[讀者來函]愛國會主教都「法外開恩?」

《樂山樂水》最近收到一名國內「地下教會」的信友投稿,表達他對現時梵中談判的看法。筆者認為他的這篇文章應處於近期盛傳梵中即將建交的背景。陳日君樞機一向熟悉國內地下教會事情,他也曾表示他對梵中談判持悲觀態度,現在這位國內的信友觀點也貼近陳日君樞機的看法。

同時,繼續歡迎各位讀者也來函分享,以示大公教會之多元。大家可將文章投寄到 mountainandwater2014@gmail.com,詳細內容可按這裡參閱。


《愛國會主教都「法外開恩?」》

作者:雪鷹
2017.3.7

中國人一向是聰明的,正如聖父曾不只一次在公開場合中,大加贊賞中國人智慧,例如中國弄出「愛國會」這東西來,以至於上個世紀八十年代,當時前教宗本篤十六,也就是當時拉青格樞機 (Joseph Cardinal Ratzinger; 或譯拉辛格樞機) 領導的聖座信理部時候,經過一番攪盡腦汁,研究愛國會的主教案例,最後他們得出結論是:「沒有教宗任命的中國主教祝聖都是『有效的』。」 (瓦倫特《當拉格教宗說:中國主教都是「有效的」》; Gianni Valene, The time Ratzinger said, “Chinese bishops are all “valid”)

china-patriotic-church-meeting

中國內地愛國會

如果瓦倫特閣下在他的文章裏沒有斷章取義的話,那麽教廷所判斷的結論,似乎有效的,筆者願意在本文裏,不妨大膽地假設一下:

繼續閱讀

[讀者來函] 天使神父:《沉默》之再思

電影《沉默》上映後,天使神父(Father Angel)早前談論過這部電影,並引起各方的激烈評論。但神父今次再度來函,再詳細談及一些基本大公教會的要理,希望能透過教會的角度,為各位讀者提供多一份的見解,喚起各位讀者對信仰作深入的反思,而非旨於爭論。

以下有顏色和底線的部份是筆者認為值得深思的地方,誠邀各位讀者一起細味和作出反思。如果各位讀者對此文有任何問題,歡迎提問,也希望能解答各位心中的疑問,以免引致任何爭議。

同時,繼續歡迎各位讀者也來函分享,以示大公教會之多元。大家可將文章投寄到 mountainandwater2014@gmail.com,詳細內容可按這裡參閱。


我必須承認,這一回做了標題黨。其實筆者並不想再次談論該電影,要說的,前文已說了。本文想談的,是因為這部戲引發的一些討論,牽涉到信德某些基本內容,閱後有感,自覺有責再作分享。

Paramount Pictures

繼續閱讀

[讀者來函]在失望中持守信德

剛剛的周日是香港的特首選舉日。讀者 Didymus 來函分享他在這次選舉的反省。 Didymus 提到我們作為基督徒,應以基督徒的目光看待社會中的事務。

同時,繼續歡迎各位讀者也來函分享,以示大公教會之多元。大家可將文章投寄到 mountainandwater2014@gmail.com,詳細內容可按這裡參閱。


本屆香港特首選舉落幕,有人歡喜有人愁。若果依據傳媒進行的民意調查,愁者應佔多數,筆者亦不例外。然而,在失望的同時,究竟我們作為基督徒,應該如何看待選舉結果?

HKCE-election-2017

BBC 

上次執筆的時候,原來已是一年多以前。重新執筆,事緣筆者的一位朋友在社交平台上載了一段她與來自內地朋友的對話。這位朋友嘲笑說:「既然妳沒有票,為什麼仍然這樣關心選舉?妳根本沒有選擇權。」是的,我們沒有選票;是的,我們沒有話事權。但是,為什麼我們不能關心選舉?彷彿,在這次選舉的過程裡,很多人顯得漠不關心,表示選舉結果與他們無關。小圈子選舉的確違反民主社會的期望;然而,就是這種漠不關心的態度,使這個小圈子更小圈子。從何時開始,我們連關心社會的職責也自願放棄?

有人可能會反駁:「既改變不了事實,何不將精力放在其他事上?反正在投票前已經知道結果。」事實上,我們作很多事情,都看似是徒勞無功的;但作為基督徒,我們不能失去應有的信德。我們必須牢記,「天主自會照料」、「你的父在暗中看見,必要報答你」。明知事情沒有轉變的餘地,依然選擇相信我們所求的會到來,正正就是基督徒的信德。世人或許會說,這些是盲目的迷信,甚至嘲笑我們「愚蠢」、「天真」;但我們清楚知道,在適當的時候,我們所求的必定會得到。

這就像上星期五,數以千計市民齊集在愛丁堡廣場,為一位大家都知道不可能當選的候選人打氣。即使改變不了現實,但仍然堅持要做。當然,有部份市民相信選委們會「暗票轉軚」,筆者也有一刻幻想該名候選人反敗為勝的景象。然而,隨著電視台的「目測點票」數字高速上升,懸念亦隨之升到高空;失望及低落的情緒剎那間湧現,相信不少讀者也有如此的體驗。有網民說:「香港無望」、「香港末日」等等,又是另一缺乏信德的例證。

一個人生病了,我們會想盡辦法為他治療。即使只有半點生機,醫生們依然努力不懈進行搶救。我們的城市亦然:只要一天我們仍有言論自由,只要一天我們仍有表達意見的自由,我們定必要持守不懈,堅守夢想。我們從前經常聽說:「我們上街,未必可以改變現狀;但若我們不上街,就一定改變不了當權者。」大家還記得嗎?

投票日的福音剛好是與信德有關(若望福音 9:1-41)。耶穌治癒了那個生來瞎眼的人,但法利塞人卻偏不信這人生來瞎眼,不斷審問他。這人向法利塞人連番解說後,他們依然不信,更將他趕走。耶穌問他說:「你信人子麼?」他答說:「主,我信。」我們相信,耶穌每天都在我們中間,引領我們走每一天的路,亦同時讓我們在日常生活中察覺到他的臨在。只要我們堅守原則,作一些我們認為正確的事,天主定必俯聽我們的祈求。或許少少的挫敗令我們失去動力,但休息過後應重新起程,向目標繼續進發。

福音中,耶穌向門徒說:「當我在世界上的時候,我是世界的光。」作為基督徒,我們繼承了基督的使命,在他不在世上的時候,不計較付出、成為地鹽世光。在未來的五年,讓我們一同將這個城市的命運獻到主的台前,讓祂為我們實現祂所預備的;讓我們繼續為我們的家園祈禱,一起團結向前。

「起來行走吧!你的信德救了你。」

上智之座,為我等祈!

The-Virgin-and-Child-w-st-dominic-and-thomoas

The Virgin and Child with Sts. Dominic and Thomas Aquinas (Fra Angelico, 1430)

[讀者來函] 天使神父:看《沉默》後有感

電影《沉默》剛於香港上映;而早前曾來函的天使神父(Father Angel)看過此部電影後,發現電戲中有不少錯謬,於是再次來稿。

同時,繼續歡迎各位讀者也來函分享,以示大公教會之多元。大家可將文章投寄到 mountainandwater2014@gmail.com,詳細內容可按這裡參閱。


看《沉默》這部戲後,發現當中帶不少的錯誤思想:(先此聲明,文中嚴重劇透)

繼續閱讀

[讀者來函] 家有一老、如有一寶 ——老神父是教會的寶物

[編者註:一名讀者願意分享他某次探訪一位修會老神父的經驗,當中他看到神父對救靈的重視。]


筆者與內子在新年時間去探望一位,雖已年過八十,仍未從他的工作崗位退下來的修會會士司鐸。本來打算只是一次普通的探訪,但卻又是另外一次獨特的體驗。

由於前往探望的當天是本月份首瞻禮六,特別敬禮耶穌聖心的彌撒。所以那天筆者到達該神父所在的小堂時,見到有很多年青人出出入入。但因為本身那小堂是某大學的宿舍,所以有很多年青學子進進出出本來是很平常的事。

但神父出來見到我們之後,他先抱歉地說要我們稍為等一下,因為他忘記了今天傍晚會有聖心彌撒,之前他要聽告解。他沒有更改見面時間,然而他抱歉地說要我們稍後耐心等待一下,為我和內子當然是沒有問題。並且我們亦趁此機會入去小堂先向耶穌先作祈禱。

Don-Bosco-Confess

青年慈父鮑聖聽告解

繼續閱讀

[讀者來函] 驢仔小記: 謙遜的父親 — 主業團監督蔡浩偉主教

驢仔很久沒有在這裡寫文章分享信仰生活,不過最近驢仔生活上發生各種事情,當中包括主業團監督蔡浩偉主教(Javier Echevarria)病逝的消息。《樂山樂水》的主筆知道驢仔接受主業團的培育,邀請驢仔寫一寫有關蔡浩偉主教的一些資料,驢仔出馬!(出驢?)XD

來源:opusdei.org

來源:opusdei.org

相信不少朋友都有聽到過這個新聞,主業團監督蔡浩偉主教在瓜達盧佩慶日(12月12日)病逝。他在12月5日因輕微肺炎入院,並接受抗生素藥物治療。在他去世前的數小時,他的病情突然急轉直下。他因呼吸系統衰竭而與世長辭,享年84歲。(資料來源:主業團中文網頁

蔡浩偉主教1932年生於馬德里,是主業團的創辦人聖施禮華的第二任繼承人。他在馬德里認識聖施禮華。他由1953年到1975年間擔任聖施禮華的秘書。後來,他被任命為主業團的秘書長。1994年,他被選為主業團的監督。1995年1月6日,他在羅馬聖伯多祿大殿由教宗聖若望保祿二世的手中領受主教神品聖事。

繼續閱讀

[讀者來函] 神父解答: 9個「面朝東方」的誤解(二)

上星期Prudence分享了 Father Angel 有關「面朝東方」的來函,但只刊登第一部份,今天刊登餘下的內容,希望各位讀者看畢後也能好好咀嚼內容意思,並帶到祈禱與默想當中。以下用橘色的部份是Prudence認為值得深思的地方,誠邀各位讀者一起細味和作出反思。如果各位讀者對此文有任何問題,歡迎提問,也希望能解答各位心中的疑問,以免引致任何爭議。

同時,繼續歡迎各位讀者也來函分享,以示大公教會之多元。大家可將文章投寄到 mountainandwater2014@gmail.com,詳細內容可按這裡參閱。



6. 聖教會既不會以一位樞機的建議、也不會以教廷發言人的聲明來作為正式訓導

由於教會的禮儀是教會生活的高峰和泉源,因此,教會不會隨便頒布禮儀的法則和規定。相反,教宗聖父或有關聖部必定以正式的渠道作出修改或澄清,或通諭、或手令、或訓令等。因此,教會是不會因為一位樞機在一個會議上的建議,或教廷發言人的新聞稿作為正式的訓導,並要求信友跟從。建議只是建議,新聞稿更非用以澄清禮儀問題的方式。

繼續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