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頁 » 禮儀 » 聖座禮儀聖事部部長 羅伯特.薩拉樞機 — 「邁向真確落實《禮儀憲章》」中文譯本 + 導讀 (4)

聖座禮儀聖事部部長 羅伯特.薩拉樞機 — 「邁向真確落實《禮儀憲章》」中文譯本 + 導讀 (4)

上文中,聖座禮儀聖事部部長薩拉樞機清楚表明了,梵蒂岡第二次大公會議的會議教長並不是要重建一個新的羅馬禮,而是讓羅馬禮儀能夠有機地發展,以配合現代信友的需要,並以基督徒合一及全球人類進入教會為福傳目標。


丙、《禮儀憲章》頒佈後,發生了甚麼事?

我之所以提出,應該重新檢視《禮儀憲章》及其後的改革,是因為我不認為,我們今天可以坦誠光看《禮儀憲章》的首節,便大家自滿已達成了它的各項目標。我的兄弟姊妹們,會議教長們所提到的信徒們,去了那裡?眾多的信徒們,今天已經變成了無信者:他們根本已經不再來參與禮儀了。引用聖若望保祿二世的話:「忘記天主令人放棄人類。因此,難怪今天日常生活,已大為開放給毫無限制的哲學懷疑論、價值觀與道德的相對主義、實用主義、甚至乎玩世不恭的享樂主義。歐洲文化予人『靜默背教』的印象,使人以為自己可以完全自給自足地生活,猶如天主不存在一樣。」(《教會在歐洲》宗座勸諭 2003年6月28日,9節)大公會議所追求的合一,去了那裡?我們仍未達成合一。我們已召叫到全人類加入教會的家庭裡,取得真實的進展嗎?我就不敢苟同了。可是,我們卻對禮儀,做了極多的事!

Cardinal_Robert_Sarah

薩拉樞機

[1970 年代是開始了禮儀改革,但同時間教會出現了「逃亡潮」:隱修院人數急降、聖召大幅下跌、領洗教友逐年減少……筆者聽過很多人,包括一些很有聖德的神父都認為這是世界大環境影響,和禮儀毫無關係。真的可能嗎?這個逃亡潮的發生時間,正正就係 1960’s 後段開始變得嚴重,恰巧就是禮儀改革的時間。退一萬步來說,即使當時大環境的確對教會非常不利,但就如樞機所言,禮儀改革不正正是為了「配合現代人的需要」嗎?為何禮儀改革執行為,對維持教友及修道人的信仰生活顯得如此無力?]

在我晉鐸四十七年及三十六年主教牧職生涯中,我可以確認,不少公教團體及個人,確實能夠在梵二會議之後改革的禮儀之中,熱情與歡樂地生活和祈禱,獲取了很多,就算不是全部,會議教長們所渴求的善果。這是梵二會議一個極大的果效。不過,按我的經驗,我亦知道—現在我身為是禮儀聖事部部長—今天教會上下,禮儀被重重扭曲,而且很多情況其實是可以改善,致使大公會議的目的,得以達成。[樞機為何指出他在禮儀聖事部的工作?因為他指出禮儀被扭曲的情況出現在「教會上下」,當中可能有些地區或個別堂區很有果效,但我們也要看到那些有負面影響的地方。] 在我思量一些可行的改良措施之前,讓我們首先反思一下,《禮儀憲章》頒布後,到底發生了甚麼事。

Council_of_Trent

特倫多大公會議

十六世紀時,當時的教宗,把特倫多大公會議所尋求的禮儀改革,交託給一個特殊委員會手中,以編纂禮儀書的修訂本,供教宗日後公佈。這是一個完全正常的程序,而真福保祿六世沿襲這個程序,於1964年成立禮儀憲章執行委員會 (Consilium ad exsequendam constitutionem de sacra liturgia)。[筆者相信,樞機刻意指出保祿六世沿襲着十六世紀的傳統,是要強調禮儀改革的合法性,是由教會的合法當局,按合法的程序來進行的。當然合法性不能代表完美及沒有缺憾,但起碼這就在堅持着一點:現在絕大部分拉丁禮教友參與的新禮彌撒是合法有效的,以這禮儀祝聖的神職是合法有效的。這似乎是在反對某些裂教團體聲稱新禮彌撒非法或無效。] 因着委員會秘書,步毅尼總主教 (Annibale Bugnini) 所出版的回憶錄 (The Reform of the Liturgy: 1948-1975, Liturgical Press, Collegeville 1990),我們對這個委員會,認識匪淺。

Bugnini_col.jpg

步毅尼總主教

委員會落實《禮儀憲章》的工作,肯定受到《禮儀憲章》以外的勢力、意識形態、和新建議所影響。例如,即使大公會議並未提出引入全新的感恩經,這個意見卻出現了,並且被採納,而這些新的經文,也被教宗權威地公佈了。 [感恩經是禮儀傳統用於襯托聖體的最華麗最莊嚴的禱文。它是整個禮儀傳統的結晶。因此不同的禮儀傳統發展出各自的感恩經,每個禮儀傳統的特色在各自己的感恩經中表露無遺。羅馬正典是羅馬禮唯一的感恩經,有超過1500年的歷史。新寫新編的感恩經又如何表達羅馬禮的特點呢?] 步毅尼總主教自己也明言,有一些經文和儀式,是根據當代的風氣撰寫或變更的;這包括合一運動思緒的考量。我們必須研究,到底當時的所作所為,是否過猶不及;又或者,是否真的有助達成《禮儀憲章》的目標,而非阻礙其達成。我樂見今天的學者,深入地研究這些事項。 [今天有越來越多的學者以比1970年代更豐富的經驗去重新檢視當年的禮儀改革。很可能在禮儀改革後初期的學者因著時代的風氣對禮儀改革過於樂觀,現在正好是重新檢視的時機。] 儘管如此,一個重要的事實是,真福保祿六世,的確判斷了委員會所提出的改革為合適,進而公佈。他運用了自己的宗座權威,使改革變成了規範,同時又保證了其合法和有效地位。[樞機再一次重申禮儀改革的合法性。]

Ugly Vestment

禮儀走錯了路便要改 (起碼祭衣連聖爵蓋布是一套的…)

不過,改革的官方工作進行之際,一些對禮儀非常嚴重的誤解逐漸浮現,並且在世界各地落地生根。這些對神聖禮儀的妄為,受生於一種對大公會議的錯誤理解,導致禮儀慶典,流於主觀,注重個別團體的訴求,而非對全能天主的祭獻朝拜。我在禮儀聖事部的前任者,阿林澤樞機 (Francis Cardinal Arinze),就曾把這東西,稱為「自助彌撒」(“the do-it-yourself Mass”)。就連聖若望保祿亦不得不在其通諭《活於感恩祭的教會》(2003年4月17日)中寫道:

「教會的訓導當局致力於宣講聖體奧蹟,在基督徒團體中相對有了內在的成長。當然,大公會議所開始實施的禮儀改革,也大大有助於信友更有意識、更積極、更有效果地參與聖祭。在許多地方,朝拜聖體也是一個重要的每日敬禮,而且成為成聖的無盡泉源。信友在基督聖體聖血節時虔誠地參與聖體遊行,是天主所賜的恩寵,每年都能給參加的人帶來喜樂。

對聖體聖事的信德與愛德,還有許多正面標記,也都頗值一提。可惜的是,跟著這些光明面而來的,也有一些陰暗面。有些地方幾乎完全廢除了朝拜聖體的敬禮:教會的許多方面都曾有陋習發生,使教友對於這奇妙聖事的健全信仰以及天主教教義感到困惑:有時我們會遇到極度貶低對聖體奧蹟的了解的情況。例如把感恩聖祭中犧牲祭獻的意義除去,只當做一種友愛的盛筵來慶祝。更有甚者,從宗徒傳下來的公務司祭職,其必要性有時卻被遮掩,聖體聖事的聖事性質也眨為只有宣講的功效而已。這使得許多地方的合一運動,儘管有好的意向,卻用違反教會對信仰表達的方式,來舉行聖祭,而且樂此不疲。對這一切我們怎能不深表憂心呢?感恩祭是一項厚禮,不能讓它的意義變得模糊,並受到輕視。

我希望這篇通諭能有效地幫助我們,驅除那些我們所不能接受之教義和習慣的烏雲,使感恩聖祭能繼續散發這光輝奧蹟的所有光芒。」(10節)

[聖教宗若望保祿二世指出,單單將彌撒當為友愛的盛筵、削弱公務司祭職 (神父的祭司職)、彌撒變為宣講……這些做法,即使有好的意向,卻是違反教會對信仰的表達方式。惡果就是教友對彌撒的信仰及教義感到困惑。]

BishopConley_MassElevation

新禮彌撒——絕對同樣有效及合法 (林肯教區)

除了侵害禮儀的做法之外,也有人對官方公佈的改革,反應敵視。這些人認為,改革過度及過急,也有人甚至認為官方的改革,有違反教義之嫌。還記得1969年出現的爭議:當時,奧提維 (Alfredo Cardinal Ottaviani) 和巴捷 (Antonio Cardinal Bacci) 兩位樞機,寫了一封信給保祿六世,表達他們一些非常嚴重的憂慮,而之後教宗亦判斷,為此作出一些教義上的澄清是合適的。這類問題,同樣,需要仔細分析。

可是,這裡也有一個牧民現實:無論有否適當的理由,有些人就是不參與、或者不願參與改革後的禮儀。這些人遠離禮儀,或者只參與他們找到的、未被改革的禮儀,即使這些禮儀是未經批准舉行的。這樣,禮儀竟成為教會分裂,而非大公教會團結的標誌。大公會議從未希望禮儀分化我們!聖若望保祿二世,下了苦功去醫治這個創傷;在拉辛格樞機,即日後的教宗本篤十六世的協助之下,又嘗試推動教會內部必要的修和;後者的自動手諭《歷代教宗》 (Summorum Pontificum) (2007年7月7日) 訂明,更古老的羅馬禮,應毫無阻隔地,開放予那些希望從中獲取其豐富寶藏的個人或團體。在天主的眷顧下,我們現在可以在慶祝我們大公團結的同時,尊重甚至乎歡欣鼓舞於禮儀儀式的合法多元。

[樞機再三提醒改革後的禮儀屬合法及有效!但同時樞機也指出參與更古老的羅馬禮應毫無阻隔地讓人參與。這是大公團結的合法多元!樞機一箭雙鵰,一次過提醒否認改革後禮儀合法性反對改革前禮儀都不是教會的心意。有時候,我們被我們個人的喜好蒙蔽了,因為自己不喜歡或不認識改革前禮儀就說「這是舊東西、差的禮儀,教會已廢除了!」;或因我們不喜歡改革後禮儀便說「這改革不合法!這禮儀沒有效!」我們要記得,我們的喜好還喜好,不一定代表現實。教會說:改革前的禮儀仍能舉行,且能帶給信友很多的果效;改革後的禮儀也是合法、有效。我們個人不喜歡,可以少參與,卻不能否定它們在現今教會的角色。本篤教宗更指出兩種形式的禮儀應達致互相增益 (mutual enrichment)!]

CardinalBlessing_PontificalHighMass

陳日君樞機奉獻「更古老羅馬禮」的主教大禮彌撒 — 互相增益!

最後,我也想提到,大公會議後的改革和翻譯過程 (我們知道部分工作太過倉促,以致今天我們要修訂這些翻譯,使它們更忠於拉丁原文),可能留意不足會議教長們所說、所追求,以達致有效參與禮儀的要訣:即教士們「應徹底充滿禮儀的精神和權能,進而將之教導。」我們知道,一棟大廈建築在軟弱的根基上,具有破爛、甚至倒塌的風險。

我們可能利用白話,建構了一個嶄新、現代的禮儀,但如果我們沒有鋪設正確的根基—如果我們的修生和教士不如大公會議所想,「徹底充滿禮儀的精神和權能」—他們將不能培育那些被交付給他們牧養的子民。我們要非常認真地對待大公會議本身所用的字眼:追求禮儀更新,卻無視禮儀培育,將「徒勞無功」。缺乏這種必要培育的教士們,更能破壞人們對感恩(聖體/共融)奧蹟的信德。 [使用白話、本地話不能令人在禮儀得到果效!重點是要修生和神職們先要徹底充滿禮儀的精神和權能!這當然是關乎禮儀知識的學習、不斷的參與禮儀、禮儀靈修的培育……這當然比單純用本地話更要求神職及修生下苦功,但這也是不二法門!對修道人如是,信友亦同樣。如果我們不能經驗禮儀的美,我們根本就只是在紙上談兵。]

我不想被視作無理的悲觀主義者;我在此重申:有許多、許多的男女平信徒、許多教士、修士修女,曾從會議後改革的禮儀,支取過屬神、傳信的果效;為此我是感謝全能天主的。不過,即使從我剛才簡短的分析來看,我相信你們也會同意,我們的確能夠比現在做得更好[Aim high!] 誠如教長們懇切期望,在二十一世紀初的今天,使神聖禮儀真實地成為教會生活和使命的泉源與高峰。

無論如何,這是教宗方濟各要求我們做的事:他說「有需要去團結一個更新的意願,邁進會議教長們所指出的道路,因為,為使信友及教會團體正確及完整地融會貫通《禮儀憲章》,還有很多事情需要做。我所指的,尤其是需要一個穩固及有機的禮儀導論及培育的決心,這對平信徒及神職和獻身修道者同樣重要。

[下文中,樞機將提供一些可行的建議,幫助神職及教友在自己的團體改善禮儀,幫助信友參與禮儀。]

5 thoughts on “聖座禮儀聖事部部長 羅伯特.薩拉樞機 — 「邁向真確落實《禮儀憲章》」中文譯本 + 導讀 (4)

  1. 引用通告: 聖座禮儀聖事部部長 羅伯特.薩拉樞機 — 「邁向真確落實《禮儀憲章》」中文譯本 + 導讀 (3) | 樂山樂水

  2. 非常謝謝您們的編輯並且給予重要的註解導讀,今天看到號角報已全部刊載完畢,但貴刊的註解版本更令人期待,望天主更多保佑你們的工作,儘早把註解版本全部推出!

    喜歡

    • 多謝欣賞。真心希望我們這般微小的工作能讓讀者能夠在禮儀及生活中更加接近天主。我們會加把勁的。「願上主的名受頌揚,從現今直到永遠!」主佑!

      喜歡

  3. 引用通告: 聖座禮儀聖事部部長 羅伯特.薩拉樞機 — 「邁向真確落實《禮儀憲章》」中文譯本 + 導讀 (5) | 樂山樂水

  4. 引用通告: 教宗本篤十六世給羅馬教廷的2005年聖誕賀詞 (二) | 樂山樂水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