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宗的決策和自身的信仰

RNS-Pope-Francis-back-waving

近日關於教宗的外交決策引起廣泛討論,甚至不是信徒的一般人市都「加上兩嘴」評論分析一番,因為有關中國大陸所以一眾報紙媒體甚至 KOL 都相當敏感,討論度更高。有人支持,有人反對,有人說教宗做了個錯的決定,有人說一切都是天主的旨意,有人因為這個決定而對教宗甚至整個教會心灰意冷,亦有人毫無保留地支持教宗認為所有決定都有其意義。

關於教宗的決定是否「有錯」還是天主自有安排,信眾能否認為神父主教甚至教宗「有錯」,還是盲目地相信所有神父都「不會錯」就是所謂「信德」,筆者並不打算在本文深究。筆者打算說的是,看到近日一些教友,或者熱門時事評論員,甚至一些非教友都紛紛說教宗的決定是「將天主教變成惡魔、末路、助紂為虐。。。。」「這個教的信徒從此蒙羞」的一些個人感想。

繼續閱讀

聖灰星期三——「你憐憫眾生,因為你是無所不能的」

「你憐憫眾生,因為你是無所不能的,你假裝看不見人罪,是為叫罪人悔改。的確,你愛一切所有,不恨你所造的;如果你憎恨什麼,你必不會造它。如果你不願意,甚麼東西能夠存在?如果你不吩咐,甚麼東西能夠保全?愛護眾靈的主宰! 只有你愛惜萬物,因為都是你的。」智慧篇 11: 24-27

PaulVI-receivingash

1966年聖灰禮儀中,保祿六世由 Archpriest Paul Cardinal Marella 手中領聖灰。

四旬期是我們為準備復活節的日子。我們在這四十天,按自己的身體狀況和能力,效法耶穌守齋四十天,我們克己、守齋、補贖、協助窮人。我們平日都應該有做這些事情,但四旬期更提醒我們要更加熱切地克己守齋。

聖伯爾納鐸 (St. Bernard of Clairvaux) 寫道:「impassibilis est Deus, sed non incompassibilis」 ——大概就是「God cannot suffer, but can suffer with. 天主本身不能受苦,但能夠一起受苦」。正正是這原因,「厄瑪奴爾」——天主與我們同在——就是天主親自和我們一起受苦。天主和我們一起受苦,是因為愛。我們相信,祂既願與人一起受苦,就是祂願意我們都能走到祂前,和祂在一起。

耶穌的整個傳教生涯,以四十天嚴齋開始,直到十字架上,祂以聖詠22/21 進入了人性最痛苦之處:「我的天主, 我的天主,你為什麼捨棄了我?」聖子是天主聖三的一位,祂永遠與聖父、聖神同在,即使在十字架上,聖三都保持共融。但耶穌在十字架上的呼喊,是以人類最高大司祭的身份向天主呼喊:對人來說,還有甚麼比和天主分離更為痛苦?

聖子本身不能受苦,但祂也卻降身成人,與人受苦。我們每一個個別的人,也不能受盡所有的苦難,但我們能藉著在教會內克己守嚴齋做補贖幫助窮人,稍微參加基督的身體——教會與世人共同受苦的功勞。

jean-leon-gerome-christian-martyrs-last-prayer-full

跟受苦受迫害的教會在一起

今年,我們尤其能夠將這四旬期的一切克己補贖,獻給中國教會。中國教會的苦難看似永不完結。我們可能失望,但不能絕望。一如保祿宗徒所說:

但我們是在瓦器中存有這寶貝,為彰顯那卓著的力量是屬於天主,並非出於我們。我們在各方面受了磨難,卻沒有被困住;絕了路,卻沒有絕望;被迫害,卻沒有被棄捨;被打倒,卻沒有喪亡;身上時常帶著耶穌的死狀,為使耶穌的生活也彰顯在我們身上。(格林多後書 4:7-10)

我們不是每一個人都能走到中國教會受苦,或親自幫助及安慰忠貞的教友神職。但我們每個人都能為他們獻祈禱、做補贖。

2013年2月11日 教宗本篤十六世宣佈退位

Benedict16-abdicate

2013年2月11日 本篤十六世宣佈退位 (圖:羅馬觀察報)

“Quapropter bene conscius ponderis huius actus plena libertate declaro me ministerio Episcopi Romae, Successoris Sancti Petri, mihi per manus Cardinalium die 19 aprilis MMV commissum renuntiare ita ut a die 28 februarii MMXIII, hora 20, sedes Romae, sedes Sancti Petri vacet et Conclave ad eligendum novum Summum Pontificem ab his quibus competit convocandum esse."  — Benedictus XVI 11 februarii MMXIII

 

不要做約伯的友人!

Job rebuked by his friends (by William Blake)

約伯傳是聖經中一部很引人深思的書。

約伯是個義人,聖經作者在一開始也說他「為人十全十美,生性正直,敬畏天主,遠離邪惡」。他卻遭遇到極大的人生挫折,可說是家破人亡。最後自己亦患病,生不如死。

他向天主抱怨,咀咒自己的生命。他的朋友來勸說,向他說天主不會違背公義,他不應埋怨天主云云。約伯不服,認為自己不應受這苦難,這苦難對他不公義。這樣,約伯和他的朋友展開了爭論。

冗長的辯論後,靜默多時的天主終於出聲。最後,

上主對約伯說完這些話,就對特曼人厄里法次說:「我應向你和你的兩個友人發怒,因為你們講論我,不如我僕約伯講論的正確。」(42:7)

出乎意料,天主比較認同埋怨自己的約伯,反而要求約伯的朋友獻祭作賠補。


近日梵中關係引起激烈討論。陳日君樞機站在中國忠貞教會的立場上喊冤,好些教友也為中國的忠貞教會可能要受的背叛和教難感到悲痛。另一方面,也有些教友表示我們要信賴天主,不要對教廷的外交政策存疑,並要對天主有信心。

繼續閱讀

《蛇》——談《帕羅林樞機談“我們為什麽與中國對話”》

《蛇》——談《帕羅林樞機談“我們為什麽與中國對話”》

文:小劍
2018.2.2

[編按:小劍是一位屬中國地下教會的信友。以下文章是他對近日梵中建交的傳聞,尤其是梵蒂岡國務卿帕羅林樞機 (Cardinal Parolin)最新文章的回應。有關的新聞在這一貼文中集中收藏,以方便重閱。]


那古老的蛇,從牠舌信偷偷吐出壹毒汁,滴落在兩位白衣主教的酒杯中,一個差點要了教會的命,另一個似乎要了這位主教的使命,其實我以這樣文字,形容當前將要發生的事實不為過分。
昨日,梵蒂岡內部通訊發表一篇中文版 《帕羅林樞機談“我們為什麽與中國對話”》該文在國內忠貞教會引發喧然大波,我們從帕羅林樞機 (Cardinal Parolin) 這篇訪談錄中可以看出來,大致上跟教宗方濟各基本想法和對華政策相吻合,但有壹點,筆者註意到,帕羅林樞機說:「如果要求某個人做出犧牲,無論大小,就應該讓所有人都清楚這不是政治交換的代價,而是在為了更大益處、基督的教會的益處這壹福音前景之中。 」這位樞機又如是說:「本著孝愛的服從,即便是當並非壹切都立刻十分明朗和可以理解時。」誠然,這已經很清楚表明:教宗不敢說或不做的事,要完全「犧牲」掉國內地下教會,而帕羅林堅決的捨棄地下教會而換取對華以最大的利益,大概這就是,他與方濟各教宗的求同存異吧。

PopeFrancisCardinalParolin

教宗方濟各及國務卿帕羅林樞機

在該文中,這位國務卿似乎要把客觀歷史非要說成是圓的,他指出:「眾所周知,隨著『新中國』的到來,教會在那個偉大國家的生活曾經經歷了嚴重對立……」難道中國教會六十多年以來遭受嚴重迫害,是教會的錯?跟國家對立?成了反動組織?按他的定性,那些主教、神父和眾多教友,因為信仰的原故,為了忠於宗座,效忠聖伯多祿和他的繼承人——羅馬教宗而迫害,甚至殉道,都是死有余辜嗎?

繼續閱讀

陳日君樞機的公開信、梵蒂岡新聞稿、柏羅林樞機回應——立此存照 [With Updates]

此帖引述了陳日君樞機的公開信中英文版,以及同日梵蒂岡新聞處的回應。不評論,立此存照。

[更新]:加上了陳樞機的最新回應
[再更新]:加上國務卿帕羅林樞機的回覆
[再再更新]:加上陳日君樞機幾篇的回覆


cardinal_zen_stpeters

陳日君樞機

陳日君樞機的公開信 (中文版)

繼續閱讀

由《身體神學》到《人類生命》(2)——起初,墮落,得救贖

1978 FILE PHOTO FROM ELECTION OF POPE JOHN PAUL II

1978年10月16 沃以蒂瓦樞機成為第264任教宗,取名若望保祿二世

我們開始了新系列,研讀聖若望保祿二世的「身體神學」及保祿六世的「人類生命」。

上文我們開始提到,我們首先要記得我們是靈魂及肉身兼備的受造物。接著在這裏,我們先很廣泛地看看聖若望保祿二世如何將人類的救贖史分為「在起初」、「墮落後」、及「被救贖」的階段。

聖若望保祿二世在解釋我們的身體時,他回到創世紀的敍述。因為聖教宗想和我們一起看,天主「在起初」的計劃是怎樣的。一如前文所述,「在起初」天土創造天地萬物,而「天主看了他造的一切,認為樣樣都很好。」(創世紀 1:31)

然而在這萬物當中,人是特別的。這不是因為人能夠比其他動物跑得快或舉起更重的物件。人是特別的是因為「天主於是照自己的肖像造了人,就是照天主的肖像造人:造了一男一女。」 (創世紀 1:27)

「在起初」在聖若望保祿二世的整個「身體神學中」有著重要的角色。因此我們要先理解聖教宗如何看待這詞語。聖教宗將整個人類歷史分為三個階段:「在起初」、「墮落後」、「被救贖」。

繼續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