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頁 » 羅馬教廷 » 究竟十月的主教會議有甚麼爭論?(3)

究竟十月的主教會議有甚麼爭論?(3)

承接上文,2014年的特殊主教會議 (Extraordinary General Assembly of the Synod of Bishops) 終於在各方的爭論中開始。其中筆者想特別提到主教會議秘書長 (Secretary General of Synod of Bishops) Cardinal Lorenzo Baldisseri。這位意大利樞機在2013年被教宗方濟各升為樞機後,便擔任主教會議秘書長一職。

Cardinal Baldisserri, Secretary General of Synod of Bishops (Photo: John-Henry Westen / LifeSiteNews)

Cardinal Baldisserri, Secretary General of Synod of Bishops (Photo: John-Henry Westen / LifeSiteNews)

在以往的主教會議,當中的發言都會公開在每天的《羅馬觀察報》及網站,公眾都可以知道誰在會中說過甚麼。然而在 2014 年的這次主教會議,秘書長卻改變了規則,不公開會議中的發言。

主教會議

主教會議

這當然是減低了會議的透明度,他解釋說這是由於教宗希望保持與會者的「言論自由」,而既然與會者可以在會後接受訪問,他們願意的話仍可讓公眾知道自己的立場。記者們當然對此規則不滿意,而當秘書長 Cardinal Baldisseri 被記者追問為何有這限制透明度的規則時,他竟然這樣答記者

「如果你甚麼都知道你不如上來,可能你應該成為一個與會教父。」

“You should come up here if you know everything, maybe you should be a Synod Father."

這樣的回答當然並不恰當,但既然  Cardinal Baldisseri 是秘書長,規則也就此訂了下來。

其實在會議期間發生過一段小插曲,這在會議過後幾個月才被記者 Edward Pentin 報道出來。原來當時主教會議秘書長 Lorenzo Baldisseri 樞機私自下令將信友寄會與會主教的 200本《Remaining in the Truth of Christ》的書籍抽起,而與會主教及寄出者並沒有被知會。這是嚴重侵犯了與會主教的通訊自由,也便寄書者蒙受損失,這是盜竊,違反了他作為會議秘書長的誠信。Baldisseri 樞機表示這些書是從不正常途徑寄來的,會影響會議進展。這回應就證實了 Baldisseri 樞機確實知到有書本寄來,並確認了斷絕了書本的郵遞。然而出版社 Ignatius Press 的 Father Joseph Fessio, SJ 卻表示書本是經意大利及梵蒂岡郵政以正常途徑寄去的,使事情更加耐人尋味。美國法典專家 Dr. Edward Peters 更表示這不單是一個錯誤,也是一個法典中的罪行。

為何這本書會使希望改變信理的人這樣失態?因為它說出真理

為何這本書會使希望改變信理的人這樣失態?因為它說出真理

到了近期更有人指出 Kasper 樞機認為他應該先檢視該書才讓其他與會者閱讀1。(為甚麼?) 甚至有目擊者指出 Kasper 樞機因為這本書在會議其間呼喝 Burke 樞機。這些種種細節都顯示出主教會議其間,支持及反對 Kasper 樞機建議的兩邊陣營的衝突甚大。

在 10月13日星期一2,總括了主教會議第一周會議的中段報告出爐。這中段報告馬上引起很多支持傳統家庭及生命的團體很大的迴響。其中一段大家甚為關注的就是第50節:

Homosexuals have gifts and qualities to offer to the Christian community: are we capable of welcoming these people, guaranteeing to them a fraternal space in our communities? Often they wish to encounter a Church that offers them a welcoming home. Are our communities capable of providing that, accepting and valuing their sexual orientation, without compromising Catholic doctrine on the family and matrimony?

首先第一個有問題的就是 “Homosexuals have gifts and qualities to offer to the Christian community" 。因為同性戀者對基督徒團體的貢獻是基於他們作為一個人,正如所有的人一樣,而不是他們的同性戀傾向,這一句話其實毫無意義但只會引起誤會了。而作為延伸,教會當然需要接納有同性戀傾向的人,但真的要重視 (value) 這不正常的傾向嗎?我們必須接納及重視這些人,幫他們過一個符合信仰要求的生活,如同所有有著不同私慾偏情的人一樣,但我們要重視私慾偏情嗎?在於這一點,在會議期間的每朝記者會上,連會議主席的匈牙利樞機 Peter Cardinal Erdő 都不能解釋這一句的意思,表示這一句不是他寫的。Cardinal Burke 在訪問中更表示這份中段報告缺乏了聖經及教會訓導的基礎。不少樞機及與會主教表示,這份中期報告並不忠實表達會議內容:這中期報告是被操控的(manipulated)。

參與主教會議的 Cardinal Burke

參與主教會議的 Cardinal Burke

當然,另外一點令人感到很可疑的就是,在梵蒂岡這個不以速度聞名的地方,竟然可以在一個周末完成並刊出一篇6000字的報告,而除了意大利原文外,更有英文、法文、西班牙文、及德文五種譯文,這種速度令人難以相信。

在會議期間,大家看到的就是會議似乎在向一個最差的方向發展,擔心著會議最終的報告會否出現背離信理的論調。到了第二周,會議繼續進行,樞機及主教們同樣以溝通語言分成數個小組進行討論。

就在10月15日的下午3,主教會議秘書長 Cardinal Lorenzo Baldiserri 突然改變一向的慣例,宣布每一個小組的討論報告均不會公開。再也忍受不了會議的資訊封鎖及對報告的操控,澳洲樞機 Cardinal Pell 首先拍桌子站出來表示信眾有權知道各個主教說過些甚麼。接著南非德班總主教 Cardinal Napier、會議主席 Cardinal Erdő 、比利時布魯塞爾總主教 Archbishop Leonard、甚至連傾向 Kasper 建議的維雅納樞機 Cardinal Schönborn 和慕尼黑樞機 Cardinal Marx 都表達不滿。雖然秘書長 Cardinal Baldiserri 嘗試解釋他想引入保密性,但這不能夠阻止17位主教及樞機輪住發言表達不滿,及為他們的勇氣所出現的鼓掌聲。最終主教會議的秘書團只能順應與會者的要求,維持原本的做法將小組的報告公開給公眾查看。

Cardinal Pell offers Mass in the Oxford Oratory

過了10月15日這一天,會議的氣氛完全改變了。主教們勇敢維護真理及信仰的行動為很多關心會議的信友打了一枝強心針:很多人由懼怕著會議的最終報告將被操控,到變成對與會的主教及樞機們能夠保衛真理抱有信心。

會議到最後將如何收場,而會議後發展又如何呢?下回繼續。


1. The Africians will Save the Synod, the Church, and the World | Crisis Magazine; 引述 Edward Pentin 的電子書:The Rigging of a Vatican Synod。這書內容豐富,筆者有時間也打算詳閱。

The-Rigging-of-a-Vatican-Synod

2. Father Z 列出了歷史中幾個 10月13日的大事:

公元54年10月13日:羅馬暴君 Nero 登位
公元1884年10月13日:教宗良十三世在彌撒後的神視中看到了魔鬼在天主的聖殿,後來因此寫了聖彌額爾天主禱文
1917年10月13日:花地瑪大陽跳舞的神蹟
1973年10月13日:聖母在日本秋田(Akita)顯現並預言:「樞機反對樞機,主教反對主教…」

3. 有關的報導:這裡這裡

2 thoughts on “究竟十月的主教會議有甚麼爭論?(3)

  1. 引用通告: 究竟十月的主教會議有甚麼爭論?(2) | 樂山樂水

  2. 引用通告: 究竟十月的主教會議有甚麼爭論?(4) | 樂山樂水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