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頁 » 羅馬教廷 » 究竟十月的主教會議有甚麼爭論?(2)

究竟十月的主教會議有甚麼爭論?(2)

在上一篇文章,筆者談到以德國樞機 Walter Cardinal Kasper 為首的一班歐洲主教﹝以德國及比利時為主,例如慕尼黑的Reinhard Marx 樞機﹞提出了一個違背天主教教理的處理離婚後再婚的方法。1

Reinhard Cardinal Marx

Reinhard Cardinal Marx (Wikimedia)

在教會出現這些混亂的聲音之際,當然也會有一些忠於信仰的聲音同時出現。日子越接近2014年10月的主教會議,就有不同的主教及樞機在訪問中強調教會現行的做法才是真正保守著仁慈、正義及信理的路線。

其中一位最為英語世界注目的就是美國的 Raymond Burke 樞機,他是當時的最高法院院長,曾在不同場合解釋離婚後再婚的問題。但就在9月,網絡上已盛傳2他很有可能在主教會議前後被人「開刀」,甚至有人在推測如果他在會議前失去了法院院長的地位,他能夠參加該主教會議嗎?(雖然到最後 Burke 樞機能夠參與主教會議,然而在過後不久便被調離最高法院了,我們當時也有提到。)

Raymond Cardinal Burke

Raymond Cardinal Burke

在2014年10月,即主教會議的前夕, Ignatius Press 出版了一本由多位樞機所合著的一本書,名為《Remaining in the Truth of Christ》,作者包括:

  • Walter Brandmüller 樞機:歷史研究宗座學院主席 (Pontifical Committee for Historical Sciences)
  • Raymond Burke 樞機:當時教延最高法院主席 (Prefect of the Apostolic Signatura)
  • Carlo Caffarra樞機:博洛尼總主教 、宗座家庭委員會成員、於1980年是若望保祿二世家庭及婚姻宗座學院的校長(President of Pontifical John Paul II Institute for Studies on Marriage and Family)(我們曾引述過他的一篇訪問)
  • Velasio de Paolis 樞機
  • Gerhard Müller 樞機:信理部部長
  • 以及另外幾位主教及有關問題的專家

這本 Father Z 稱為 Five Cardinal BookTM 的書由歷史、信理、法學等不同的角度去解構 Kasper樞機 在《The Gospel of the Family》所提出的建議,指出那個建議的「歷史根源」源自錯誤的理解,也陳述了教會一直對離婚後再婚的信理及處理手法是一致的。筆者特別提到這本書是有原因的,它將在會議中點出了一個怪現象。但暫且按著不提。

如果你沒有時間,只能看一本有關教會對婚姻及聖體的關係,就是這本

現代教友必定要看的

有關兩者的爭論,由以下一件事情可見一斑:由於非洲的主教們都在大力維護家庭及婚姻3,他們對於 Kasper 樞機等人提出的建議非常反對。在一篇 Zenit 跟 Kasper 樞機做的訪問4中, Kasper 樞機竟然表示在有關家庭的問題中,非洲主教的意見在西方世界不必理會。這是很過份的言論。雖然 Kasper 樞機後來曾作出解釋,但都不能使人相信他並沒有為了保護自己的觀點而選擇性地將某些聲音過濾掉。

另一方面,會議的出席名單在9月公開了之後,也被發現了一些重要的機構沒有被邀出席,例如本身就在羅馬的若望保祿二世家庭及婚姻宗座學院5、波蘭華沙旁的 Cardinal Stefan Wyszyński University (UKSW) 的家庭研究學院、和同樣在波蘭的盧布林若望保祿二世天主教大學的家庭研究學院。它們都是一些教會內對家庭及婚姻研究很重要的學院,卻神奇地沒有被邀參加。

對不少教友來說,教會內的樞機主教們竟然對於一些基礎的信理問題會出現這麼大的分歧是難以接受的,這分歧甚至大到其中一方必然性地違反信仰。這的確使不少人感到失望的。而事實上,有些教會人士甚至將2014年的特殊主教會議及2015年的主教會議跟教會初期的亞略異端相比較6,這點出了一個可怕的事實,就是當代教會是否像面對亞略異端時一樣,在家庭、婚姻、及性方面背離了教會訓導的人由平信徒到教會高層都有,甚至佔了大多數?

第一次尼西亞大公會議:教會又再一次面對分裂危機嗎?(Wikimedia)

第一次尼西亞大公會議:教會又再一次面對分裂危機嗎?(Wikimedia)

其實,當大家好像經常在重覆若望廿三世說梵蒂岡第二次大公會議是為教會打開窗,流進新鮮空氣;然而,我們也不能忘記 1972年保祿六世教宗也曾說過「由一些隙縫中,撒旦的煙進入了天主的聖殿」。我們不能理所當然地聽從教會中個別人士的說話,而應找尋呼應著聖經、教會傳統及訓導當局所堅持的信理;這些教訓多數是最困難而且不動聽,卻往往是真理所在。

同時在教會的大危機中(對,我們正面對近代教會史一個最大的危機),作為信友我們不能失去望德,我們確實知道基督在十字架上已獲得了勝利,祂也許諾過:

我再給你說:你是伯多祿(磐石),在這磐石上,我要建立我的教會,陰間的門決不能戰勝她。(瑪竇福音16:18)

基督沒有許諾過教會不受試探,但教會絕不會被陰間的門所戰勝。保祿宗徒也提醒著我們,即使有地位超然的人說了,但如果這違背了原本的福音,我們都不能改變我們的信仰:

我真奇怪,你們竟這樣快離開了那以基督的恩寵召叫你們的天主,而歸向了另一福音;其實,並沒有別的福音,只是有一些人擾亂你們,企圖改變基督的福音而已。但是,無論誰,即使是我們,或是從天上降下的一位天使,若給你們宣講的福音,與我們給你們所宣講的福音不同,當受詛咒。我們以前說過,如今我再說:誰若給你們宣講福音與你們所接受的不同,當受詛咒。那麼,我如今是討人的喜愛,或是討天主的喜愛呢﹖難道我是尋求人的歡心嗎﹖如果我還求人的歡心,我就不是基督的僕役。(迦拉達書 1:6-10)

如果我們確信基督已得勝,我們就應該義無反顧地跟隨基督的教導,尤其在現世這個淫亂的世代(參考馬爾谷福音8:38),我要更要緊抱著基督對家庭及婚姻的訓導。先要學習基督及教會對家庭及婚姻的訓導,同時要在實際生活中將這訓導活出來。不管某些教會高層及世俗媒體如何試圖改變基督的訓導,我們都必須擇善固執。

基督羔羊已獲得了勝利 (Ghent Altarpiece by van Eyck)

基督羔羊已獲得了勝利 (Ghent Altarpiece by van Eyck)

終於到了 10月5日至19日為期兩周的特別主教會議,那時又發生甚麼事呢?筆者會談談這主教會議的秘書長 Lorenzo Baldisseri 樞機、有問題的中段報告、及聖母如何藉她的忠僕使真理在黑暗中照耀。

去看下集


1. 有推測說德國主教硬推這種違反教理的原因是由於德國政府有所謂的「教會稅」,而德國教友數目在減少中,這影響教會的財政收入。有估計說這誘使德國主教採取一種「更包容性」的做法以保持教會收入。由於筆者不太熟識德國教會,所以未能評論這種說法是否合理。如果有讀者是有關專家,煩請賜教。

2. 這裡這裡這裡等等

3. 這篇報導談及一名非洲主教在讀到會議中一些有問題的報告時甚至哭著說:"they’ll prefer to become evangelicals or even Muslims than remain Catholic! What are they doing in Rome? Oh my God, oh my God!"。會議中的報告有甚麼問題?下篇續談。

4. 在Zenit的原 link已經被剷除了。為甚麼呢? 部分內容可由其他網站看到:這裡 和這裡。記者 Edward Pentin 後來也將聲帶和訪問文字稿公開了:這裡

5. National Catholic Register 的報道

6. 亞略異端是教會初期的一個異端,宣稱聖子是受造物,比聖父低。這異端曾宣揚至超過半個教會,最後這說法被尼西亞大公會議正式否定。以正統信仰及禮儀著名的哈薩克 Athanasius Schneider 主教波蘭華沙 Praga 總主教Henryk Hoser 都曾將現在教會就婚姻的問題跟亞略異端比較。

2 thoughts on “究竟十月的主教會議有甚麼爭論?(2)

  1. 引用通告: 究竟十月的主教會議有甚麼爭論?(1) | 樂山樂水

  2. 引用通告: 究竟十月的主教會議有甚麼爭論?(3) | 樂山樂水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