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頁 » 羅馬教廷 » 2015年世界主教會議 (3) — 多位樞機給教宗方濟各的信函

2015年世界主教會議 (3) — 多位樞機給教宗方濟各的信函

承接上文,第十四屆世界主教會議已開始了一周有多,今次的主題是「家庭在教會及在當代世界的聖召及使命」。正常來說,應該大家都要要在討論家庭的事務,但事實又是否如此呢?

筆者抽了以下事情分享一下:

  1. 有與會者拋出了女執事的題目;
  2. 有十多位與會主教/樞機致函教宗,要求教宗確保會議的內容不被分散注意,集中處理家庭問題而非開啟新的教義問題。
10月9日主教會議上午時段結束(AP Photo/Alessandra Tarantino)

10月9日主教會議上午時段結束,與會者離開會場(AP Photo/Alessandra Tarantino)


先說女執事問題。就在會議的第三天,加拿大總主教 Paul-Andre Durocher 在他的發言時間,提出了這次會議應建議按立女執事。

最後,有關於終身執事職,這次世界主教會議應建議設立一個程序,最終的目的是讓女性進入這職務,這職務按傳統來說,是 ad sacerdotium, sed ad ministerium [不指向司祭職,而為服務]

Finally, concerning the permanent diaconate, that this Synod recommends the establishment of a process that could eventually open to women access to this order, which, as tradition says, is directed nonad sacerdotium, sed ad ministerium [“not to priesthood, but to ministry”] (原文)

可敬的總主教……你知道這次主教會議的主題是「家庭」嗎?雖然你很想大家都明白你不理解天主教的教理及傳統,但有必要在這次有關「家庭」的主教會議提出一個與「家庭」無關的題目,以顯露出你的無知嗎?真的有需要嗎?

天主教教理 n.1577:

「唯有受過洗的男性 (vir),才得有效地領受聖秩」。主耶穌選立了一些男 人為組成十二宗徒的團體。宗徒們亦同樣簡選合作者繼承他們的職責。 世界主教團偕同在司祭職上與他們相連的司鐸們,使十二宗徒團體不斷臨 在並實現,直到基督再來。教會認識到她已被主自己的這個選擇所約束。為此,讓女性領受聖秩是不可能的。

如果希望有女性牧者,這位加拿大總主教不妨考慮轉到聖公會……噢,不過聖公會的女性牧職好像也是它們在瓦解的原因之一……

美國聖公會不單有女執事,連女主教也有!(Katharine Jefferts Schori) 也可以穿奇怪祭衣!

美國聖公會不單有女執事,連女主教也有!(Katharine Schori) 也可以穿奇怪祭衣!


說完了一件枝節事,筆者希望大家留意到在10月12日,即會議過了一周的時間,媒體報道了一封由主教會議流出的信件。這信件由多位樞機簽署,由澳洲樞機 Cardinal George Pell 於10 月5日交給教宗方濟各。信件內容表達了他們對主教會議程序的關注,並且認為現時的會議程序只是為了指向一些既定的結局;同時也表達了他們認為會議文件 Instrumentum labois 內容有缺憾,無力協助草擬會議最終文件。

Embed from Getty Images

流出的信件內文譯文如下:

教宗閣下:

把握著有關家庭的主教會議的開始,懷著渴望見到它能服務教會及你的牧職,我們懷著敬意請你考慮我們由其他與會教父聽到也同意的幾點顧慮。

會議的準備文件 “Instrumentum Laboris" 雖然也有可取之處,但它也有需要大規模的反省及重寫。帶領著會議進行的新程序也看來確保著這準備文件對會議的進度及最終文件有過度的影響力。基於這原因,並因著我們由很多其他與會教父聽到有關這文件不同部分的有問題部分,這 Instrumentum 不能夠有效地作為最終文件的指引文件或基礎。

新的會議程序也被不同的人視為缺乏透明度及真實的合作性。在過去,提供命題及就它們投票的程序是很有價值的,因為它能反映與會教父的思維。缺乏了命題及它們的有關討論和投題似乎在阻礙公開辯論及將討論限制在小組中;因此對我們來說,制訂命題及讓全個主教會議對其投票的程序應被恢復。在最終文件才投票將會變得太遲去做全面的檢覆及一些重大的文本修正。

再者,草稿委員會的成員缺乏了與會教父的安排也造成了一定程度的不安。委員會成員是被委任,而不是被選舉出來,也缺乏諮詢。同樣地,在小組層面,草擬任何文件的任何人也應該是被選舉出來而不是被委任。

這看來,這些事情都使人憂慮這新程序並不反映傳統精神及主教會議的目的。這些程序上改變是否有需要並沒有明確答案。有部分與會教父感到這新程序看來是為了在一些重要卻有爭議的問題上達到一些已決定好的結局。

最後並可能是最緊急的,不同的與會教長已表達了擔憂,這主教會議本身是為了回應一個重要的牧民事項——加強婚姻及家庭的尊嚴,但這會議卻變得被一些離婚後再婚者領聖體的神學 / 教理議題所霸佔了。如果是這樣,這無可避免地會引起教會該如何因應文化的變化而演譯及應用天主聖言、她的教理、及紀律的其他基礎議題。現代的自由化基督新教教會 (liberal Protestant churches)的瓦解,並因以牧民為理由而放棄基督宗教信仰及做法的關鍵原素而加速,應是我們自己主教會議討論的一個大警號。

聖父,我們在忠貞的精神內給你展視我們的想法,並感謝你能想想這些議題。

在耶穌基督內,忠信的

簽署者名單包括意大利Bologna 總主教 Cardinal Carlo Caffarra 、美國紐約總主教 Cardinal Timothy Dolan 、聖禮部部長來自畿內亞 Cardinal Robert Sarah 、南非 Durban 總主教 Cardinal Wilfrid Napier 、信理部部長來自德國的 Cardinal Gerhard Muller、來自澳洲的 Cardinal George Pell等等。雖然在最初傳出這份信件時,有些簽署者的名單後來有所修正,但無可否認,簽署者樞機的份量非同小可,尤其是包括了信理部及聖禮部兩個重要教廷部門的部長。而事實上,紐約的 Cardinal Dolan 也有簽署也給了筆者一點點的驚喜,始終他不算是那些非常傳統的樞機。

Embed from Getty Images

Cardinal Dolan 在近日也解釋了他們寫這封的原由。他說:

有些主教,其中一位是我很敬重的 Cardinal George Pell ,我們在討論一些我們都共有的關注。George 說:…為何我們不一起——我們愛教宗,我們信任他,他也叫我們要盡可能對他坦白——那為何我們不寫信給他告訴他我們很憂慮。

這封信引起主教會議內外的好些討論。其中一個原因是這封本應是私人的信件為何外流呢?Cardinal George Pell 的發言人也說了私人的信件應保持私人,而信件的實際原文是意大利文,這英文版本又如何流出呢?另外教廷發言人 Father Federico Lombardi 形容這封的流出是一個擾亂,但這也確認了這封信的存在。

但後退一萬步來說,筆者覺得即使這封流出的信件只有八成準確,它也反映著與會的主教及樞機們也對現時的主教會議有很大的憂慮。究竟這次主教會議的成果會是怎樣?

就在 1960年代,教宗保祿六世曾就人工抗孕問題諮詢過好些專家,當年很多教友或教長都認為教宗將放寬對人工抗孕的態度,甚至已指導教友使用人工抗孕。筆者便看過一本在1960年代中期的天主教書刊在為人工抗孕的倫理辯論。但結果,教宗保祿六世的《人類生命》通諭一頒布,很多教友及神長都大跌眼鏡,因為保祿教宗堅持了教會二千年以來傳統的教導。本身教宗堅持教會訓導一點也不令人出奇,但出於在通諭跟大家之前的預期有很大的落差,造成了信友很大的困擾及混亂。

教宗真福保祿六世

教宗真福保祿六世

今天的主教會議是否也在像1960年代一樣,給與不少信友及神長一個錯誤的訊息,以為教宗或一個會議能夠改變教會對離婚後再婚者領聖體的問題?然而,很多人都忽略了這個主教會議實際的目的:就是為家庭尋求更有效在現代社會活出聖召的方法。這種混亂能否在整個會議結束後完結?信友的混亂及錯誤期望所帶來的傷害又如何修補?

筆者在下文將討論一下,有些與會教長建議每個教區自行制訂離婚後再婚者領聖體的紀律問題。待續。

2 thoughts on “2015年世界主教會議 (3) — 多位樞機給教宗方濟各的信函

  1. 引用通告: 2015年世界主教會議 (2) — Cardinal Erdo 的致辭 | 樂山樂水

  2. 引用通告: 2015年世界主教會議 (3.5) – 尼日利亞樞機 Cardinal Arinze 談家庭及世界主教會議 | 樂山樂水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