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頁 » 家庭 » 2015年世界主教會議 (3.5) – 前信理部長 Cardinal Arinze 談家庭及世界主教會議

2015年世界主教會議 (3.5) – 前信理部長 Cardinal Arinze 談家庭及世界主教會議

雖然在上文文末答應了讀者分享有關世界主教會議中,有與會者提議將離婚後再婚者領聖體的規定放到地區教會處理。但筆者看到這一篇前聖禮部長尼日利亞樞機 Cardinal Francis Arinze 的一篇訪問,便打算先跟讀者分享一下。

Cardinal Arinze 現時已80歲,過了可選教宗的年齡,否則的話他會是筆者其中一個心水人選。雖然他現時在教廷沒有公職,但這不代表這位既有聖德又有智慧 (而且很風趣!) 的樞機會就此停下來。最近他也有份寫作《Christ’s New Homeland – Africa: Contribution to the Synod on the Family by African Pastors》。非洲的教會受著貧窮、內戰、伊斯蘭教等等不同的威脅,卻比歐洲的教會更為忠貞、發展得更蓬勃。

非洲教會會拯救我們嗎?

來自非洲的牧者在新書談家庭的主教會議

最近,Cardinal Arinze 接受了 Crux 雜誌的邀請,在羅馬聖伯多祿大殿附近做了一次訪問。有興趣請到原網站看看。筆者的重點[意見]


Crux非洲人希望在這主教會議看到甚麼?
樞機我想他們希望見到主教會議清楚地說出,婚姻來自天主,是一男一女的結合。天主創造了一個亞當,一個厄娃。當基督來時,祂降福了婚姻的結合。祂去了在加納的婚宴,並行了祂第一個被記錄的神蹟——將水變酒,這表示了祂贊同(婚姻)!婚姻來自天主,不是來自人類,所以人不能重新創造或重新定義婚姻。

Crux你認為邀請離婚後民法再婚的天主教徒領聖體是不可能的嗎?
樞機正確,這是配合基督所說:「凡天主所結合的,人不可拆散。」[(瑪竇福音19:6)],而天主教會傳統上將這演繹為一個因聖事被聖化的已遂婚姻不能被任何權力所解開

Crux包括教會的權力嗎?
樞機對,甚至教會的權力也不能解開它。就是如此,如果一個男人離開一個女人或叫她離去,或她做同樣的事,而後來找到一個新的伴侶,這是不能被允許的。基督用了這一詞語去形容做這事的人:「通姦者」。我們不可能改善基督所說的。我們不可能比祂更有智慧,或說「有些情況是祂沒有預期的」[現在經常都有一種論調,說耶穌的說話都是因著祂當時的社會背景所說的,所以當社會變了,我們便要變通。這種說法無疑地是否認了耶穌就是天主,祂的話是天主的聖言,祂是超越時代、超越地域、超越文化的。耶穌的說話有時非常生硬,這不是因為天主聖言生硬,而是因為我們的心硬。]我們不可能比基督更加仁慈。

我們必須找一個方法去幫助那些離婚後再婚的人,但我們對他們說「來,並領聖體」並不是在幫助他們。[我們不能以為給他們領聖體就代表解決了問題。這是一種偷懶的想法。]

聖體不是我們擁有的東西,可以給我們的朋友和我們同情的人……[所以聖體能給誰是天主所訂,而並非教會所訂。教會只能在傳統及教理中保存天主的指示]罪的概念不是教會內一些現代保守人士的新發明。這是基督自己叫這做罪,而祂用了「通姦者」這一詞。祂知道祂在說甚麼。在不背離基督的前題下,我們怎能改變祂的說話?

記住,只有天主執行最後審判,不是我們,也不是六七個在梵蒂岡的樞機 [Cardinal Kasper 和 Cardinal Marx 也不是審判的人,他們說可以不代表真的可以]。天主將按每人的情況審判,但客觀上我們不能贊同離婚後再婚。

第一次尼西亞大公會議:即使是大公會議都不能改變天主的法律(Wikimedia)

第一次尼西亞大公會議:即使是大公會議都不能改變天主的法律 (Wikimedia)

Crux有些非洲的主教說了如果教會改變了離婚後再婚者領聖體的做法,有些有著多名配偶的人就會問為何這不能應用在他們身上。你也有這顧慮嗎?
樞機對。這不是個壞的論據,因為那些有多個配偶的人會說:「看,我自己的情況比那些拋棄自己第一估妻子而再娶的人更好。我沒有拋棄第一個妻子,她仍在這裡,我只是找了第二個。天主在舊約也容忍了多妻制!」[的確,很多時在受歐美社會的人有盲點,看不到離婚後再婚就是在違背了第一段婚姻的承諾。而在基督徒的婚姻中,這更是違反了在天主前所作的承諾,不是說兩個人都同意就能夠不當一回事。]

我們要找別些方法去確保對生活在難處的人保持憐憫。你不能為了解決頭痛而割掉頭顱。[單單讓他們領聖體不代表他們沒有罪,而只是讓他們、讓教會陷入更大的問題。]

Crux在主教會議有,有聲音說要找一個「新語言」,尤其是在同性戀方面,意思是要更包容性及更歡迎。這由非洲的觀點看來怎樣?
樞機我抱有疑惑,因為我會想你希望要的新語言是甚麼。我不是應該就事情的本身來稱呼它們,稱善為「善」,稱惡為「惡」嗎?[「你們的話當是:是就說是,非就說非;其他多餘的便是出於邪惡。」(瑪竇福音5:37)]我們不判罰人,但我們不贊同那行動。

主教的其中一個責任是教導,而很重要地要確保福音不被溝淡,沒有被加鹽加加醋,但也沒有被減去任何東西。這訊息不是我們的。[聖言不是屬於教會的,而是教會屬於聖言的。]基督的訊息必須照亮甚麼才是婚姻。如果兩個男人為了生意走在一起,我們不擔心。但如果他們開始叫這做婚姻,你看不到這有問題嗎?

耶穌的教導對我們來說很生硬嗎?[Sermon on the mount, by Carl Bloch (1877)]

耶穌的教導對我們來說只是參考,或是確實的準則呢?[Sermon on the mount, by Carl Bloch (1877)]

Crux在主教會議中,有與會者談及了容許將離婚後再婚及同性戀議題的決定權力下放,由地區或國家的主教團或由個別主教決定。你感覺如何?
樞機你是否在告訴我我們可以在一個國家的主教團可以肯定一件事,但在另一個主教團會視這是一個罪?罪會因著國界而改變嗎?我們將會變成國家教會。世界上不是已有很多其他的宗教已走到這危險的邊緣了嗎?

國家主教團是很重要的而且需要有一個清晰的角色,但我不認為包含這範圍的工作。這危險地看似在國家化對和錯。

Crux在主教會議中,有些話題是教宗方濟各標籤為「意識形態殖民」(ideological colonization)。這在非洲的背景下有甚麼意思?
樞機非洲人馬上就會想到那些有更多財富、更有經濟影響力那些大國家在迫使那些所謂「第三世界」或發展中國家——雖然每個國家其實某程度上也在發展中——去接受墮胎和人工抗孕,但他們不用這些詞彙,他們叫這做「家庭計劃」。他們會說你必須在國家計劃中包含這事,否則你們會有太多人而這就是你們未能發展的原因。你應該減少你們的人口,而他們將這定為國家經濟援助的條件。

舉另一個例子,一些非洲政府已制訂針對同性戀的監禁制度。我不並支持這些做法,但如果一些富有國家說你不改變這些法律你是在違反人權,所以我們會令你拿不到經濟援助,這就變成了意識形態殖民。

Crux:很多觀察者都在說在天主教會中的「非洲運動」。非洲能給予甚麼是教會現在需要的呢?
樞機:我不會吹噓或假裝唯有非洲擁有著好的東西,然而我們能帶來好幾樣事物。非洲人能分享成為基督徒的喜樂。在非洲基督宗教是一個好消息。年輕人帶著認真的犧牲投入基督宗教。[作為基督徒,一個重要的指標是我們能為基督,為世界犠牲多少?]

當我是總主教時,我在1978年,有著三個教宗的一年,開始了一個本篤會修女的隱修院。一個意大利的修院送來了四個修女,三個意大利人一個尼日利亞人,去開始。現在那裡有120個修女。她們在尼日利亞成立了另一間修院,有50人,她們接管了意大利的另一間修院,那裡有10個修女,全是尼日利亞人。意大利籍的過身了,只有尼日利亞的剩下來。她們送她們的修女去意大利及西班牙的其他隱修院,她們在靜靜的做事。

年輕人準備好奉獻他們自己。他們在回應。年輕人並不抗拒犧牲,而非洲人能分享這一點。非洲人在分擔教會中的傳教事務。

UPDATE: 找到了另一個訪文的錄像

[完]


Cardinal Arinze 提到有些世界主教會議的與會者提議將離婚後再婚的議題下放到地區主教團決定,這問題會在下文討論。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