領聖體,點領?——一點個人反思

早陣子,身邊的朋友都爭相傳閱一篇文章,內容大致是在說口領聖體還是手領聖體的爭論。筆者因為學識淺薄,一直不太關注這些禮儀上的爭論,所以筆者其實不太知道這些爭論到底是從何而來,又是因為什麼而開始,可是單單看畢該篇文章,有些許個人感受想跟大家分享。

首先,筆者看到該篇文章將參與拉丁彌撒和口領聖體劃上等號,好像只有參加拉丁彌撒/提倡拉丁彌撒的人才會口領聖體似的,不禁感到十分奇怪。筆者年紀也算不上大,可是小時候去的堂區不是拉丁彌撒,也不是所謂的舊禮彌撒,而是用廣東話舉行的彌撒,教友們都是口領聖體的。(筆者也跟父母確認過,絕對不是筆者年紀小而記憶有所偏差,亦不是毫無根據將口就來),而筆者本人的初領聖體也是口領的,所以記憶猶深。後來筆者因為城市規劃原因而搬家,該堂區亦同時被清拆。還記得當年筆者轉往其他堂區參與彌撒的時候,還十分驚訝別的堂區原來都是手領聖體,而且獻禮的時候原來不用跪下等等,後來本著入鄉隨俗(其實就是羊群心理)筆者才漸漸也跟著變成手領聖體。近年筆者再往不同堂區參與彌撒,想起小時候的口領聖體,感覺比起手領聖體,跪下口領聖體令筆者感受更深,更能以一個更崇敬、謙卑的心去迎接聖體,領聖體的同時更能鞭策自己不要容易又犯錯,又陷於誘惑,僅此而已。與什麼爭論,誰更正統誰更正確誰是對的錯的跟我完全無關。

pope-benedict-distributing-the-eucharist-to-a-child1

教宗本篤十六世給兒童送聖體

繼續閱讀

別人的那些令人稱羨的愛情,我能擁有嗎?

近年,媒體/討論區等等都愛標籤「港女」沉迷愛看韓劇,只因愛看劇中男女主角的愛情戲。不少網民 (也許大部分還是男性)更喜歡嘲笑「港女」沉迷那些偶像劇中才會發生的「浪漫」情節,被劇中男主角迷得魂不守舍,更抱怨因為女性愛看浪漫愛情戲,才對現實中的另一半要求更高:為什麼你不能像某某劇的男主角那樣XXXX?

的確,也許大部分女生偏向喜歡看感情戲,畢竟大部分女生都愛浪漫。那些帥氣的男主角,為了女主角,或霸道或溫柔,或深情或浪漫,經過重重困難最終排除萬難幸福地相愛。劇中的那些男主角對女主角說的深情的說話,女生們也許的確會將幻想將自己當成女主角去經歷那些夢幻美好又感動的愛情,也許會羨慕那些動人美麗的愛情。可是,換個角度想,當我們羨慕電視劇裡的愛情時,有人或許會感慨現實中不會有這些夢幻似的情節,有人或許會對另一半的要求更高,可是我們有沒有想過,那些動人的愛情戲裡也包括了男女主角為對方的各種付出和成長。其實電視劇裡和現實中的愛情都一樣,需要雙方的包容、理解、遷就和付出。

79402041jw1f65h1lzt9oj21be0qo0vv

繼續閱讀

主顯節神父講道分享

1月6日是主顯節,東方三賢士來朝拜耶穌,並曾詢問黑落德王新降生的君王在哪裡。黑落德王感到害怕憤怒,但仍仔細詢問三賢士並叫三賢士找到耶穌後要回去告訴他,好讓他也去朝拜耶穌。最後三賢士跟著天上的星找到耶穌所在,朝拜衪後在夢中得到天使的指示不要回去黑落德那裡,並用另外一條路回家。這段福音我們都應該非常熟悉。

神父講道說到,很多聖人的確會像三位賢士那樣,因為全心全意地追求天主而天真和單純,就像三位賢士竟然會問黑落德新生的君王在哪裡一樣。很多聖人會看到每一個人身上的優點和長處,即使那些是十惡不赦的罪人。相反我們,總是先看到別人的缺點和罪惡,大部分時間都是在說別人的壞話,甚至輕易地判斷一個人是一個「完全沒救」的罪人、壞人。

繼續閱讀

O Antiphon – 第六天:O Rex Gentium 萬民的君王啊

12月22日 萬民的君王啊

22_ORexGentiumLogo

O Rex gentium, et desideratus earum, lapisque angularis, qui facis utraque unum: veni, et salva hominem, quem de limo formasti.

萬民的君王啊!祢是萬民的希望,使雙方合而為一的角石:求祢來拯救祢用黃土所造成的人類。

22_ORexGentium

我們應該都經常在讀經中聽到這一句「匠人棄而不用的廢石,反而成了屋角的基石。這是上主的作為,在我們眼中神妙莫測。」(聖詠 118:22-23)今天的對經再次提醒我們這句話。

繼續閱讀

幾耐辦一次告解?

筆者以往所在的堂區都會在「大時大節」 - 聖誕節、復活節前舉行集體悔罪禮,然後當天會有很多人排長龍辦告解,整個過程動用差不多6-8名神父,仍要花4小時以上才能完成。但是,在平日彌撒的前後時間,卻很少見有教友去找神父要求辦告解。

也許很多教友都曾經有疑問:到底我們應該什麼時候去辦告解?要隔多久才去一次?

是不是每次在大禮彌撒前的集體悔罪禮辦告解就可以了?可是,每次跟神父說「距離上一次辦告解的時間有…差不多大半年」時,卻又有點不好意思。

molteni-giuseppe-la-confessione

繼續閱讀

在煲劇中也是可以想到信仰的

早一陣子筆者跟其他《樂山樂水》作者訴苦說:「想不到什麼題材好寫。」然後他們的回應是:「這樣的話你應該要反省為何生活裡面竟然沒有關於靈修/信仰的部分。」這句話一聽起來感覺很苛刻,讓人下意識想反駁 — 我又不神父修女,我一個小小教友不可能每天都有很多靈修體驗感想的。(掀桌╰(‵□′)╯)

然而事隔數天,筆者在閒暇煲劇時竟然在劇情中有了一點信仰上的反思,驚覺我們的確能從生活中的小事聯想到我們的信仰,或加強我們的信望愛德,或讓我們想起天主,其實也是生活中小小的得著

繼續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