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頁 » 社會 » 與 Cardinal Burke 的訪問.二:教會及男性新福傳

與 Cardinal Burke 的訪問.二:教會及男性新福傳

在上篇的訪問記錄中, Cardinal Burke 提到現代社會男性遇到的問題。然後樞機會集中於這些問題對教會的影響,及開始談論樞機自己心中的解決方法。

Cardinal Burke (Rorate Caeli photo)


Matthew:樞機閣下,那麼這天主教的「男性危機」對教會有何影響?

Cardinal Burke:教會變得非常女性化。女人當然是很好的。他們很自然會回應邀請而活躍於教會。除了神父以外,至聖所變得全是女人。很多地方的堂區的活動甚至禮儀都被女人影響而變得非常女性化,而使男人都不想參加。[對。就好像當一大班女人在談天,男人也不想參與一樣。如果你想教會多點男生,你需要讓男生有一個屬於他們的地方。]

男人便很抗拒在教會主動。這女性化的環境及教會缺乏對男人的配合導致男人索性離去。

舉個例子,現在談論「祭台騎士1」變得非常政治不正確,這其實是對年輕男性非常有吸引力。「祭台騎士」強調年輕男子要在祭台獻上他們騎士精神的服務,去保衛教堂中聖體內的基督。今天這種思想在很多地方都不受歡迎。[讓我們看看自己所在的堂區:我們鼓勵男孩子輔彌撒嗎?我們有強調在聖體中的基督嗎?我們有鼓勵年輕人保衛聖體嗎?]

教會生活中有,著重敬禮及犠牲的男性品格的各方面都被漠視。對時間及付出都有所要求的敬禮被放棄了。所有東西都變得容易,而當事情變得容易時,男人就不覺得值得付出努力去追求。[請去問問你家中的男孩子,他們願意現哪一個電子遊戲:玩五分鐘過關三十分鐘爆機,還是一個要不斷嘗試玩一兩個月都未爆到機的?]

一直發生,而仍在發生的禮儀犯規也令男士們失望。

在很多地方的彌撒變得非常「以神父為中心」,變得好像是「神父show」。這些犯規導致了「神聖感」消失了,將彌撒重要的奧秘取走了。基督親自降到祭台上重現他在加爾瓦略上的祭獻的現實被遺忘了。男人是被基督祭獻的奧蹟所吸引,但卻對變成「神父 show」或平庸的彌撒沒有興趣。[各位的堂區的神父講道很風趣嗎?像表演嗎?你因為這種風趣的表演所以來參加彌撒嗎?真正的熱心教友寧願神父在彌撒講道中講解要求高的道理,將這風趣的表演放在彌撒後的聚會!]

梵二後激烈的禮儀實驗,將彌撒禮節中經歷多個世紀發展出來,對神聖奧蹟的巧妙表達都奪去了,其實當中有很多都沒有梵蒂岡的批准。[禮儀不是表演,不需要所有教友明白所有東西。這是不可能的。誰說他完全明白甚麼是彌撒、甚麼是聖體、甚麼是奧蹟,都只是在說謊。]彌撒表面看來變得是很熟悉的事,由人來做的;神聖奧蹟中深切的超性感覺變得不再明顯。

神聖的失落導致男人和女人都減少參與。但我想男人深深地因為這神聖的失落而失望。這明顯看出很多男人現在沒有被引導到一個更深層次的禮儀靈修;今天,很多男人都沒有被引到祭台的服務去。

年輕男子和男人很追求嚴格、精準及優秀的事。當我接受輔祭訓練時,那個訓練長達幾星期而你需要背誦台下經的經文。2這是很嚴格及要求很用心的服務。突然之間,就在梵二之後,禮儀的舉行在很多地方變得很草率。因為這變成很馬虎,它對年青人越來越沒有吸引力。[切勿以為梵二後所有改動都是好的。其實當中有很多改動背離了梵二的意思,也破壞了信仰,違背了教會之心。]

梁作偉神父, FSSP 於彌撒前帶領輔祭採排,以確保輔祭能準確地職務

梁作偉神父, FSSP 於彌撒前帶領輔祭採排,以確保輔祭能準確地職務

女輔祭的引入也導致很多男孩子放棄輔彌撒。年輕男孩子不想和女孩子一起做事。這很自然。女孩子也很善於輔彌撒。所以慢慢下來男孩子離去了。我想強調一點,全男班的輔祭和教會內的男女不平等沒有關係。[Cardinal Arinze 也曾說過他個人認為引入女輔祭是錯誤的決定。而筆者也絕對支持全男班輔祭,而另設團體讓女生以更好的方式服侍禮儀。]

我想這接著導致了神父聖召的流失。輔祭在神父身邊輔彌撒需要一定程度的男性紀律,而大部分神父就是在做輔祭時有著他們首次深刻的禮儀經驗。如果我們不訓練年輕男子成為輔祭,給他們在禮儀中服侍天主的經驗,我們不應對聖召的大幅下降感到意外。[全男班輔祭將提高神職聖召,這不是需要甚麼博士學位才能明白的簡單因果關係。]

Matthew:這其實很需要一個對教會內的男人一個大型的新福傳,用我們的字眼,一個新 Emangelization 3。小修小補不太可能會對抗到現在教會男生的流失。教會內要有甚麼事,才能使以百萬計的不冷不熱的男教友回到一個火熱的天主教信仰生活?

Cardinal Burke:首先,教會必須以一個強烈、不變的訊息,表達甚麼是一個忠貞的天主教男人,集中以這訊息去向男性福傳。男人需要非常直接地接收一個具高要求及高尚的挑戰:就是服侍耶穌基督永恆君王及他的天主教會。[真正的男人不是為了舒舒服服而加入教會,而是為了接受挑戰,以獲得永生的賞報。]男人是非常渴求超越這個日常生活世界的意義。

我們生活的文化已經破產,而年輕人,特別是他們,也認出這文化的破爛。年輕男生及年輕女生希望聽到特別給他們的呼籲去為每一個人的益處使用他們的德行及天賦。

我們看到男人是很渴望那些由美國開始擴散到四周的成功天主教男性研討會。這就證明了當教會給予他們挑戰時男人就會回應。男人面對著很大的誘惑,尤其是我之前提過的由色情媒體及性混亂帶來的誘惑,他們急切需要被教導如何在基督內抵抗這些誘惑。男人需要進入祈禱,並靠著天主恩寵的扶助,男人才能克服這些嚴重的誘惑並成為有強健道德品格的男人,一個公教男人。

我們亦可以看到我們修院開始吸引很多渴望作為神父去服侍天主的堅強年輕男子。這批年輕男子的新莊稼很有男子氣慨,並對他們的身份有信心。這是很令人高興的發展,因為有一段時間加入司祭班的是一些女性化及對自己性別認同抱有疑的男人;可悲地這些有問題的男人中有一些人性侵犯了小童;這是教會因而痛苦呻吟的可怕悲劇。[有男子氣慨的神父放棄個人利益、慾望而加入神職班,他們的目標很明確:為了十字架的祭獻放棄自己的慾情。]

我們需要給男人清楚表達純潔、貞潔、謙虛以及甚至男人該如何穿衣和表達自己。男人的行為及衣著很重要,因為這影響著他們如何和世界互動而這影響著文化。男人需要穿著得像個男人,行為像個男人,以致他們在男人中間、在女人及孩子面對是值得受尊重的。

﹝待續﹞


1. Knights of the Altar。一個要求很高的輔祭組祭,由於源起自19世紀末,所以仍保持全男班,現集中於對輔祭要高較高的傳統拉丁禮。

2. 在傳統拉丁禮中,彌撒開始時神父及輔祭在祭台的最下階唸台下經,包括聖詠42﹝安魂彌撒除外﹞及悔罪經。

3. 新福傳是 New Evangelization,這個網站叫 New Emangelization。

One thought on “與 Cardinal Burke 的訪問.二:教會及男性新福傳

  1. 引用通告: 與 Cardinal Burke 的訪問.三:男性新福傳的出路 | 樂山樂水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