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頁 » 惜身文化 » 由《身體神學》到《人類生命》(0)——前言

由《身體神學》到《人類生命》(0)——前言

今年2018年是真福教宗保祿六世頒布《人類生命》(Humanae Vitae, 英文)通諭50周年。這通諭對不少教友來說都是頗為陌生,就算知道也是不甚明白。

的確,很少神父會著重解釋及教導《人類生命》通諭,而慕道班導師亦很少有教導,但是我們是不可能忽略這部分的教會訓導。因為在1968年,保祿六世藉《人類生命—論節制生育》,相反世界潮流,堅持教會二千年來不變的訓導:「人工抗孕是違反人類的性,是不道德的」。保祿六世在強調「負責任父母」 (responsible parenthood) 的同時,強調人工抗孕是違反道德的,相反應利用造物主在人身上奧妙的安排,以自然可孕期的周期區間孩子的來臨。而事實上,這種日漸成熟的「自然家庭計劃」發展到今天,成功率既高,而且亦為夫婦二人帶來不少其他身心靈的好處。

LOsservatoreRomano-HumanaeVitae

羅馬觀察報於1968年8月8日刊登《人類生命》通諭

這樣的教導對深受現代文化影響的信友及教外人來說,都是難以理解的,尤其是現代社會將性方面的享樂推為不可侵犯的天條。

事實上,教宗本篤十六世在他最後的訪問《The Last Testament》中也談及他在起初閱讀《人類生命》時所遇到的困難:

在我當時所在的情況,在我當時所持的神學背景,《人類生命》對我來說是一篇困難的文件。當然,它所說的本質上是正確的,但對我們來說,對我自己亦言,理由是不足夠的。我要尋找一個更完整的人類學觀點。事實上,是若望保祿二世為這通諭,以個體的出發點,補足了一個自然律的觀點。

In the situation I was then in, and in the context of theological thinking in which I stood, Humanae vitae was a difficult text for me. It was certainly clear that what it said was essentially valid, but the reasoning, for us at that time, and for me too, was not satisfactory. I was looking out for a comprehensive anthropological viewpoint. In fact, it was John Paul II who was to complement the natural-law viewpoint of the encyclical with a personalistic vision. (Benedict XVI, Last Testament, Boomsbury (2006) pp. 157)

TheLastTestament-Benedict16

本篤十六世《The Last Testament》

教宗本篤的意思就是,《人類生命》道出了教會訓導的論點,但論據則要由之後的聖若望保祿二世才得到詳細的解答。因此在詳細解釋保祿六世的《人類生命》之前,我們必須由聖教宗若望保祿二世的訓導出發。聖教宗曾由1979年9月5日到1984年11月28日,約130篇的星期三講道 (General audience) 中講論人的「愛」及「性」,這就是現在我們稱為「身體神學」的講道。聖教宗在1984年7月11日,他「身體神學」的第118篇中開始中說:

如果我們不嘗試看它們在配偶間及家庭中倫理的實質執行,我們一直對天主神聖計劃中「人性愛情」的反省將在某程度是不完整的。我們希望就踏出這一步,它會帶領我們走到現在的,長遠旅程的總結——這旅程是在近代訓導當局的重要宣告所引導的,即教宗保祿六世在1968年7月所頒布的通諭《人類生命》。(TOB 118)

The reflection about human love in the divine plan carried out so far would remain in some way incomplete if we did not try to see their concrete application in the area of conjugal and familial morality. We want to take this further step, which will bring us to the conclusion of our, by now, long journey, under the guidance of an important pronouncement of the recent magisterium, the encyclical Humanae Vitae, which Pope Paul VI published in July 1968. (John Paul II, Man and Woman He Created Them – A Theology of the Body, Pauline Book & Media (2006) pp. 617)

Pope-John-Paul-II-0315-copy-720x388

教宗聖若望保祿二世

聖教宗若望保祿二世自己也親自說,他自己的《身體神學》要在夫婦二人中的應用及實現,就是保祿六世的《人類生命》通諭。我們要真正地在婚姻中、家庭中活出天主的愛、要在教會生活中真正地慶祝真福保祿六世及聖若望保祿二世的訓導,我們必須學習天主在人的「愛」及「性」中的恩寵。

可惜,《人類生命》通諭頒布了50年,聖若望保祿二世的《身體神學》講道也面世了30多年;然而教會內宣講這喜訊的人卻不多。其實,當我們明白了《身體神學》及《人類生命》的道理以後,我們就能明白「性」確實是一個天主賜予的寶物,為每一個人——已婚、未婚、為天國守貞的人——也是一個珍貴的寶物。讓我們慢慢跟隨聖若望保祿二世、真福保祿六世、以及歷代聖人教父的腳步,一起由天主的聖言中尋找人性的喜樂,打破世俗對性的枷鎖。

One thought on “由《身體神學》到《人類生命》(0)——前言

  1. 引用通告: 由《身體神學》到《人類生命》(1)——人是身體及靈魂 | 樂山樂水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