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頁 » 社會 » 母親是誰?

母親是誰?

近期,《樂山樂水》的另一位作者分享她作為母親的不同感想(這裡&這裡&這裡),筆者覺得也值得深思。碰巧最近得知有認識的人的胎兒沒有了,故此筆者也另一個角度反省一下,究竟母親是誰?而母親的角色在現代教會及社會又有甚麼重要性?

筆者認為,母親的身分就是生命的守護者。她孕育她的子女,滋養他們,引導他們成長。母親是生命的至聖所 (tabernacle),而正正如此,「母親」是教會對抗「死亡文化」不可或缺的重要角色。我們教友必須明白「母親」的尊嚴,否則我們不能對抗這「死亡文化」。

pope_john_paul_ii_01_710804

教宗聖若望保祿二世在他的通諭《生命的福音》(Evangelium Vitae)中訓導我們,現在我們正面對「死亡的文化」:

事實上,泛濫成風的道德不確定性,雖然多少可以用今天社會問題的繁雜和嚴重來解釋,而這些社會問題有時會減輕個人主觀的責任;但同樣的,我們也面對一個更大的現實,這現實可以說是一個名副其實的罪的結構。而這現實的特色,則是出現了一種否定與他人「休戚相關」的文化,而且在許多情況下,是以真正的「死亡的文化」的形式出現。死亡文化受到強大的文化、經濟和政治潮流積極的助長,所鼓勵的是一種過度重視效率的社會觀

從這個觀點來看目前的情況,從某個意義來說,這可以說是一場以強對弱的戰爭:一個更需要人接納、愛與關懷的生命,卻被視為一無用處,或無法承受的重負,而遭人以各種方式捨棄。一個人因為有病、殘障,或簡單地說,只因為這人的存在,會連累那些較幸運者的幸福或生活方式時,就容易被視為應該反對或應被消滅的敵人。就這樣,一種反對生命的陰謀開始猖獗。這種陰謀不但牽連到個人的人際、家庭或群體關係,同時更有過之,甚至波及到國際層次,破壞和扭曲民族之間和國家之間的關係。 (《生命的福音》n. 12)

pope-st-john-paul-ii-at-wyd-featured-w740x493

聖教宗更在通諭稍後的部分直接點名批評人工抗孕和墮胎是有密切的關係,就如同一棵樹的兩個果子 (《生命的福音》n.13) 。而醫學變成了嬰孩的死刑:

產前檢查,如果是為了查明胎兒或許需要做那些治療,則在道德上沒有異議,但是產前檢查卻往往成了建議和實行墮胎的機會,這叫做優生保健。輿論根據一種錯誤的心態,將其合理化,為使它符合「治療手術」的要求。這種心態是只在某些條件下才接受生命,而只要這生命有任何缺陷或疾病,就可以拒絕這生命

根據同樣的邏輯,那些生來即有嚴重缺陷或疾病的嬰兒,甚至連「餵食」這項最基本的照顧都得不到。而目前基於與墮胎權合理化的同樣主張,某些主張建議連殺嬰的行為都應合理化,這現象更令人心驚。這樣,我們又回到了落後的野蠻時代,那是我們曾經希望永遠拋在身後的。(《生命的福音》n.14)

墮胎問題是如此的嚴重,因為這行為完全違反了母親作為她子女生命的聖所這個高的召叫。天主是一切生命的創造者,然而祂卻選擇了讓人和祂合作,母親就是天主創造生命工程的合作者。「母親」本身就不能和「新生命」分割。沒有母親就沒有新生命,沒有新生命母親也不算母親。

墮胎的選擇就是,一個母親在這個新生命還要完全依賴她的時候,背棄這生命的托付,放棄這生命的任何希望,剝奪這生命見到陽光或吸第一口氣的權利。墮胎就是優生學,說生命的價值由外人而定,而你的價值更比我低,故此我能決定你的死活。正正是這種想法,促成了二戰時的納粹主義。

然而,如果我們明白母親是天主的合作者,而非生命的創造者,卻是生命的至聖所,一切就變得合理。我們就能明白聖珍安娜.莫拉 (St. Gianna Molla) 的最終極決定:St. Gianna 作為一個女醫生,深深明白她為了保障她胎中女兒的生命,她極有可能要放棄自己的生命。但是她作為「母親」選擇了「生命」,她將自己交托在天主的手中:

「如果你只能選擇我或孩子,不要猶疑:選擇孩子——我堅決是這樣。救這個嬰兒。」
“If you must decide between me and the child, do not hesitate: choose the child–I insist on it. Save the baby."

StGiannaMolla

St. Gianna 和她的子女

這不是叫自殺,這正正就是「人若為自己的朋友捨掉性命,再沒有比這更大的愛情了。」(若望福音 15:13)。母親就是這一句說話的具體實現。從古到今,母親都是冒著生命危險把生命帶到世上來,不知有多少母親難產而死;直到今天,母親在整個懷孕過程及生產期間的風險仍然不低。但母親就是這樣用自己的生命換來她子女的生命。

母親是生命的至聖所,教會對此深信不疑。因此教會傳統對新母親有特別的 Churching 祝福、也有對準備生產的母親的祝福、堂區也會特別為團體中懷孕的母親祈禱……甚至女士傳統上戴上頭紗,也是因為她是生命的至聖所(tabernacle),和聖堂內放著真生命——聖體——的聖體櫃(tabernacle)同樣應該被蓋住,以表其保存生命的神聖角色。

所以各位讀者,請為各位母親祈禱!我們要在這「死亡文化」站穩腳,首要就是要認清「母親」這特殊的召叫及尊嚴。

聖若望保祿二世,為我等祈!
聖珍安娜.莫娜,為我等祈!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