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頁 » 羅馬教廷 » 本篤十六世悼邁斯納樞機

本篤十六世悼邁斯納樞機

德國邁斯納樞機 (Cardinal Joachim Meisner) 於2017年7月5日安息主懷,享年83歲。願主接納他的靈魂,按祂的仁慈賞報祂忠信的僕人!

Kardinal_Meisner_ÖlLwd._Gerd_Mosbach_2010

Joachim Cardinal Meisner (Gerd Mosbach, 2010)

英國蘭開斯特教區 (Diocese of Lancaster) 的主教 坎貝爾主教 (Bishop Campbell) 翻譯了榮休教宗本篤十六世給邁斯納樞機的悼詞。這簡短的悼詞是在7月15日樞機的安魂彌撒中由本篤的秘書喬治.根斯凡總主教 (Archbishop Georg Gänswein)宣讀的。

本篤和邁斯納樞機二人私交甚篤,由這短短的悼詞便能看到二人確是屬靈的好友及好戰友。


在這時刻,當科隆教會及信友再一次向若亞敬.邁斯納樞機道別,我的心神及思慮均和他們在一起,而很欣慰地按沃爾基樞機 (Cardinal Woelki) 的願望,向他們講幾句反省的說話。

當我上星期三在電話中聽到邁斯納樞機去世,我起初感到難以置信。我們之前的一天才對話過。他在說話中表達出他在假期中感到高興,因他在之前的星期日 (6月25日) 在維爾紐斯 (Vilnius) 出席了 Bishop Teofilius Maturlionis 的宣福禮。他愛著鄰近的東部的教會,她們受了共產主義的逼害;他也感謝她在這受難時期所展靈的堅忍,這給他留下了終身不忘的印記。他為了一個信仰的見證者作了一生最後的出訪,這實在毫不意外。

在和這已回家了的樞機的最後對話中,最觸動到我的是他尋覓到的那自然的喜樂,內在的平安以及保證。我們知道對他這位熱情的牧羊人、靈魂的牧者來說,要離開他的工作崗位是很困難的,尤其是在現在教會正急需一些牧者,要能夠拒抗時代思潮霸權 (dictatorship of zeitgeist) 、完全地以信仰的角度行動及思考。但更令我感動的,是在他生命的最後階段他學到了放手,活出這信念:上主並沒有離開他的教會,即使到了這船已滿了水差不多要翻船的時刻。

在這最後的階段,有兩件事情讓他變得越來越喜樂及得保證:

第一是他經常告訴我使他深深的充滿喜樂的,就是經驗出年輕人,尤其是年輕人,如何在告解聖事中體驗到寬恕的仁慈、天主賜給他們的禮物讓他們尋到生命。

第二,這不斷重覆地觸動他而使他喜樂的,就是越來越多的朝拜聖體。這為他來說,是在科隆普世青年節的核心主題——在那裡有朝拜,有靜默,在這當中唯獨天主向人心說話。有些牧民及禮儀的權威認為,在這樣的靜默中這一大群人默想上主不能達成甚麼。有些認為這樣的朝拜聖體應該被取代,因為上主希望在聖體中被領受而不是被看著。但事實是,人不能單單當是一些滋養品般吃這餅,而在聖體中「領受」上主包括我們存有的所有幅度 (to “receive" the Lord in the Eucharistic Sacrament includes all the dimensions of our existence) ——領受必定要是朝拜,現時這變得越來越清晰。因此,在科隆普世青年節的朝拜聖體成為了一個永誌難忘的內在事件,這不單是對樞機而言的。這時刻對他來說,之後一直在他內裡伴隨著他,成為他的明燈。

當在最後的早上,邁斯納樞機沒有如常出席彌撒,他被發現在他的房內過世了。日課經由他手上滑下了:他在祈禱中過世了,他面對著上主,在和上主對話。他被賜予了這種死亡的方法正正示範著他一直如何生活:他的面朝著上主,和祂對話。所以我們可以滿懷信心地將他的靈魂交托給上主的美善。上主,我們為你這位僕人若亞敬的見證感謝你。讓他現在為科隆及普世的教會代禱吧!願他安息!

Empfang_fur_Joachim_Kardinal_Meisner_-_Abschied_aus_dem_Amt_nach_25_Jahren-7071_810_500_55_s_c1

[完]


這裡還有當時宣讀悼文的短片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