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頁 » 禮儀 » 保祿六世與禮儀改革——一本新書的看法

保祿六世與禮儀改革——一本新書的看法

在羅馬其中一名最重要的英語教廷新聞記者 Sandro Magister 最近有一篇文章,他介紹了一本新書《Paolo VI. Una storia minima》﹝即《保祿六世。一個小故事》﹞,作者是曾任教宗府代理總管兼教廷法庭首席書記的 薩皮恩扎蒙席(Monsignor Sapienza)。薩皮恩扎蒙席收集了保祿六世時代的教宗禮儀禮節司 Monsignor Virgilio Noe的一些筆記。書中引述了一些故事,包括關於保祿六世和他在1969年所批准並推行的禮書。

很多人都知道,一直推動梵二後「禮儀改革」的是 博格尼蒙席 (Monsignor Anniable Bugnini) 。他在推行新禮儀期間每次遇到別的禮儀專家的反對,就說:「這是教宗的意願。 (The pope wants it.)」

但現實中,保祿六世真的渴望博格尼蒙席所編的新禮書嗎?之前已經寫過了一篇保祿六世驚覺五旬節八日慶期被取消而黯然落淚的事情,今次這本新書又講述了數個保祿六世和新禮書的事蹟。

777px-Second_Vatican_Council_by_Lothar_Wolleh_001

梵蒂岡第二次大公會議期間的保祿六世 (圖片:Lothar Wolleh)

其中提到,在1971年6月3日,紀念若望廿三世的彌撒後,保祿六世說:

「怎麼為死者的禮儀中不再提及罪惡及贖罪?這樣完全缺少了對上主仁慈的祈求。這天早上也一樣,在[梵蒂岡]墓園的彌撒中,雖然那些文字很漂亮,它們亦缺少了對罪惡的意識及對仁慈的意識。但我們卻需要它!當我最後的時辰來到時,請為我祈禱上主的仁慈,因為我非常需要它!」

而在1975年,另一台紀念若望廿三世的彌撒中,保祿六世再一次嗟歎禮儀中缺少了死亡及審判的主題。

Magister 提到,雖然保祿六世沒有明確提到,但他指出追思亡者彌撒中,新舊禮儀的彌撒其中一個很大的分別就是新禮儀缺少了繼抒詠《Dies irae

《Dies irae》的確強調了人的罪惡以及人對天主仁慈的渴求,這正正配合了為安魂彌撒的主題。如果為亡者祈求上主以仁慈看待我們,我們在為亡者祈求甚麼?


另外,書中也提到,保祿六世每次穿上祭衣主舉彌撒時,都會在穿上每一件禮儀服飾時,頌唸舊禮禮書中規定司祭穿祭衣時所唸的經文 (“cum sacerdos induitur sacerdotalibus paramentis"),即使當時這些經文已不再出現在新的禮書中。

1972年9月24日,保祿六世問他的禮節司 Noe:「有沒有禁止一個神父在穿祭衣時唸這些經文?」「沒有禁止,聖父,如果想的話也可以唸。」教宗續說:「但這些經文不再出現在禮書中:祭衣房中也不再有這些祈禱咭……這些禱文會被遺忘的!」


Monsignor Noe 自己寫道:「教宗看來對禮儀改革的結果不完全滿意……他不是完全清楚禮儀改革所推行的事。他可能在準備及後來批准的時候,看漏了一些事情。」

當然,新禮儀完全是有效、合法的。但他又多少代表了保祿六世以及其他梵蒂岡第二次大公會議教長們的意願呢?在保祿六世在1969年批准,而在1970年代他一直觀察新禮儀的進行,他的想法又如何呢?希望這本新書能夠早日有英文版或中文版,讓我們能夠更深入地探究保祿六世的想法和反省。


以下是保祿六世提到,穿祭衣時所唸的禱文,中文譯文大部分來自號角報文祖賢神父的一篇文章

1. Cum lavat manus, dicat:
Da Da, Domine, virtutem manibus meis ad abstergendam omnem maculam: ut sine pollutione mentis et corporis valeam tibi servire.
1. 洗手時:
天主啊!賦予我手美德,因我雙手已洗去所有汚點,好讓我以純潔的身心侍奉祢。

2. Ad amictum, dum ponitur super caput, dicat:
Impone, Domine, capiti meo galeam salutis, ad expugnandos diabolicos incursus.
2. 戴領布/肩衣時:
主啊!把這救贖的頭盔放上,讓我能克服魔鬼的衝擊。

3. Ad albam, cum ea induitur:
Dealba me, Domine, et munda cor meum; ut, in sanguine Agni dealbatus, gaudiis perfruat sempiternis.
3. 穿長白衣時:
主啊,令我潔白,洗滌我心扉;羔羊的血潔白了我,或許給我帶來永恆的回報。

4. Ad cingulum, dum se cingit:
Praecinge me, Domine, cingulo puritatis, et extingue in lumbis meis humorem libidinis; ut maneat in me virtus continentiae et castitatis.
4. 以聖索束腰時:
主啊,請用這純潔的聖索把我束緊,抑制我心中的慾火,使我能緊守自制和貞節這些美德。

5. Ad manipulum, dum imponitur bracchio sinistro:
Merear, Domine, portare manipulum fletus et doloris; ut cum exsultatione recipiam mercedem laboris.
5. 戴手帶時:
天主啊!請允許我擔承哭泣和哀痛的手帶,好讓我日後能喜悅地享受辛勞的回報。

6. Ad stolam, dum imponitur collo:
Redde mihi, Domine, stolam immortalitatis, quam perdidi in praevaricatione primi parentis: et, quamvis indignus accedo ad tuum sacrum mysterium, merear tamen gaudium sempiternum.
6. 帶領帶時:
上主,求給我再穿上因原祖背命所喪失的永生長袍;我雖不配去參與祢的神聖奧蹟,但求賜我能分享永恆的福樂。

7. Ad casulam, cum assumitur:
Domine, qui dixisti: Iugum meum suave est, et onus meum leve: fac, ut istud portare sic valeam, quod consequar tuam gratiam. Amen.
7. 穿祭披時:
上主,祢說過:我的軛是甘飴的、我的擔子是輕省的。求賜我擔負起來,以獲享祢的恩寵。阿孟。

祭衣房中可放一張祈禱咭,方便穿著祭衣時頌唸禱文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