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頁 » 樂山樂水 » 一場惡夢

一場惡夢

聲明:此文章確實是昨晚夢中所見,驚醒後有感因此馬上寫下來。事後只作某些潤筆。各位請勿對號入座。


昨晚冷得很,加上日間有事外出,晚上和太太談了一會家庭、信仰事就先匆匆睡了。

夢中自己因事前往一個偏遠堂區。堂區是簡陋的舊建築,聖堂內部卻是新穎的裝修,卻相似一個表演禮堂而非祈禱朝拜之地。

坐下等了好久,信友慢慢聚集,當中也有舊相識。但他們心神卻是集中在自己即將的表演以及舞台準備,另一些正盤算如何在禮儀推廣自己的政治立場,其他教友則無論幾早來到,也一律坐在最後。

終於彌撒開始,但在夢中,眼前的是一個宗教舞台劇,身後的人在派政治傳單。自己不知怎地決定離去,另找彌撒。

PuppetMass

並非夢中所見,但也不遠矣

走到堂區旁邊的小破屋,發現了有禮儀進行中,馬上進去。看看環境,失望竟已領聖體後、清理祭器的時候。但心想好歹也比剛才的舞台劇好,也急忙找個位置跪下祈禱。

怎料舉頭一望,發現穿著祭衣的人竟有十多個,男女均有。驚魂未定,突然還見到清理祭器的一個熟悉的面孔,是一個已婚並有一個孩兒的舊同學!

立時急忙四周觀看,發現那些其實是平信徒,他們所穿的華麗『祭衣』,其實只是搭在肩膀的披風…… 那神父呢?只見有幾位神父,戴了極為簡陋的祭帶,站在一旁無所事事,不仔細尋找也找不著。這些神父還看著那些穿華麗『祭衣』的男女平信徒開始唸禱文……轉眼禮儀完結,這些主持禮儀的平信徒卻大聲談論禮儀如何荒謬,而神父則談論待回去那裡吃飯。

接著終於見到一位年輕神父經過,他不是那種受所有人歡迎的神父,但他對彌撒的尊重及天主的虔敬卻無可挑剔的。

傾談幾句,他突然願意為未參與彌撒的我開彌撒。我們卻要躲到閣樓無人的房間開始彌撒。開始了不久,不知怎的不斷有人進來打擾,最後年輕神父決定回自己堂區才為我做彌撒。我便先行到樓下的山路找車前往年輕神父的堂區。

等了好久,車既沒來,年輕神父也沒下樓。夢中想到他大概被甚麼人抓住,不能離去了。

想到這裏便心中一驚,夢醒。自己睡在床上,四周是黑漆漆的房間。稍稍起身,時間是早上五時半,兒子還安好睡在附近。

終於發現自己剛發了一場惡夢,最終驚醒了。但惡夢感覺真的太真實,感覺即使醒了,惡夢在現實仍然繼續 。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