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頁 » 羅馬教廷 » [內地教友來函] 我為上主萬軍的天主憂心如焚

[內地教友來函] 我為上主萬軍的天主憂心如焚

[編註:《樂山樂水》收到來自中國地下教會信友的來函,他在文中表達了他對內地敎會的憂心,以及他對普世教會未能協助內地教會的哀號。這位內地信友文筆流露著對聖座在中國事務歎慢板的不滿,這也呼應著陳日君樞機一向的立場,似乎證實了樞機的悲觀是很有事實根據的。]

Declaration-BishopShao

文:小劍

近日來,從新聞媒體報導中得知:聖座對邵主教的失聯發表聲明,它僅僅只是梵蒂岡對邵祝敏主教1 的情況「十分憂慮」 (profoundly saddened) [編註:梵蒂岡電台最新的中文報道用詞為「深感傷痛」],這能向中國政府傳達出一個什麼樣的力度?僅是一個聲明,而這樣聲明是在記者被逼問下才發表出來,我覺得,我們地下教會完全地被梵蒂岡給愚弄了,而這樣聲明就是在作秀。聖座可以不厭其煩的多次為敘利亞基督徒和其他地區飽受困境的弟兄,呼籲世人不忘記他們,為他們祈禱,為那裡的天主教徒向世界大聲疾呼,可是我們呢?中國的苦難教會,這個飽嘗多災多難的中國忠實信徒,今天,有誰問過?又有誰道義上的聲援?真是悲哀啊!我真的憎惡那些跳樑小丑的政客,他們為了跟中國政治和經濟上合作,為了金錢的利益,拋棄普世價值,什麼維護人權啊,捍衛信仰自由啊,這些白人說得多麼虛偽啊,看看劉曉波至所以落到今天的悲劇,都是西方社會背棄道義的結果,他們為了金錢利益,把信仰自由和人權都出賣給中國,所以說,蔚和平神父2 的死,跟西方和梵蒂岡有著不可推卸的責任,我說這些是懷著極其悲憤的情緒……

BishopShao

溫洲教區主教 – 邵祝敏主教

此時此刻的邵祝敏主教的狀況還會有更多人來關注嗎?他的痛苦掙扎,他將會帶著悲情般抉擇。也許,沒有人會俯耳細聽,這來自一片祥和的燕歌笑語下呻吟,是啊,在刻意掩飾下,只能、也只願意聽到那詩情般讚美,正如還有多少人留意,從痛苦的教會,發出低沉的啜泣,這啜泣就是今天厄里亞在天主面前說的:

「我為上主萬軍的天主憂心如焚,因為以色列子民背棄了你的盟約,毀壞了你的祭壇,刀斬了你的先知,只剩下了我一個,他們還要奪取我的性命!」(列王紀上19:10)

今天距離「中華諸聖節」還有十天的時間 [中國殉道諸聖及真福慶日為7月9日],主耶穌曾在真福八端告訴過祂的門徒說:「為義而受迫害的人是有福的,因為天國是他們的。」(瑪竇福音 5:10)想想看,那些先我們榮登天國裡的中華殉道者們,真是我們極大的安慰,他們的喜樂是給我們最好的獎賞,「你們歡喜踴躍罷!因為你們在天上的賞報是豐厚的,因為在你們以前的先知,人也曾這樣迫害過他們。」(瑪竇福音 5:12)這也讓我想起羅馬第一批殉道烈士(Martyrs of Rome, I),歷史詳細的記述這段初期教會的痛苦:六四年(羅馬尼祿皇帝 (Emperor Nero) 執政第十年)七月,羅馬發生大火。尼祿借機開始大肆迫害當時的基督信徒,羅馬帝國對初期教會的斷斷續續的迫害達到300年之久。

我們方濟各教宗也曾不止一次說過:當今教會的殉道者比初期教會要多。而且,教宗在最近的講話中再次指出:

「即使在今天,仍然有人迫害基督徒。」
Even today persecution against Christians is present

他早前在6月25日在誦念《三鐘經》祈禱前,向在聖伯多祿廣場的朝聖者講道。教宗沒有列出具體的迫害情況,例如,近日披露的中國溫州教區邵祝敏主教被帶走一案,但教宗指出:

「讓我們為我們仍然受迫害的兄弟姊妹祈禱和讚美天主,因為,儘管這樣,他們憑著勇氣和忠誠繼續為信仰作證。」

例如中國寧夏教會地下神父蔚和平,在2015年11月6日,失蹤幾天後,人們在山西省太原汾河中發現了他的屍體,警方指出:蔚和平是自殺,大家都知道,一個天主教徒怎麼可以會自殺?更何況是一位良好的天主教會神父,天主在十誡中第五誡,是禁止殺人的,包括自殺,因為人的生命是來自天主,人沒有權力結束別人或自己的生命權,對於警方這種自圓其說是很難讓人相信的結果,這或許警方比外界想要知道更清楚的真相,因為,警方至今並沒有給外界一個合理的解釋,尤其在當前對待忠貞教會不寬容的政策下。

FatherWei

蔚和平神父

當今中國教會所面臨的困境,如保祿宗徒說過的那樣:「又多次行路,遭遇江河的危險、盜賊的危險、由同族來的危險、由外邦人來的危險、城中的危險、曠野裡的危險、海洋上的危險、假弟兄中的危險」(格林多後書 11:26)這遭遇的危險,是無時無刻都有可能發生的,我們正經歷著,我們每天不得不面對各種各樣的危險:來自政府的迫害,來自假弟兄的汙告、陷害,社會上誤解和歧視等等。因此,我希望真正熱愛中國教會的人士和願意關注她的命運的有識之士,請多為我們教會祈禱吧,要讓更多弟兄姊妹參與這祈禱當中,也不僅僅只是祈禱,讓大家知道:這裡還有比敘利亞基督徒更需要大量的祈禱、被世界所遺落的一弱小群體——中國地下教會,感謝你們還能記得,讓我們在主內互相代禱,阿們!

於羅馬首批殉道紀念日前夕


1. 邵祝敏主教現年54歲,2007年11月教廷任命為助理主教,屬於非官方教會,他是梵蒂岡任命的溫州教區主教,但是沒有得到中國政府的承認。今年5月,邵主教被警方帶走,至今沒有被釋放

2. 蔚和平神父1974年12月24日生於山西朔州熱心教友家庭、 十二歲時隨父母遷居到到內蒙古烏海市;1993年3月1日進入寧夏教區備修院;2000年8月1日在哥倫比亞布卡拉曼加教區修院接受哲學和神學陶成,遂轉學西班牙;2001年9月11日在西班牙撒拉曼卡宗座大學繼續攻讀。2004年晉鐸成為地下教會司鐸。2015年11月被發現失蹤,及後公安稱尋到他的遺體,驗屍後宣稱他自殺而死,但疑點重重。陳日君樞機曾為他獻彌撒,在講道中稱他為「出色的兄弟」、「偉大的勝利者」。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