色情文化的傷害——聖若望保祿二世的啟示

筆者剛剛開始閱讀 卡羅爾.華廸卡主教 (Bishop Karol Wojtyla)1 所著的《愛與責任》(Love and Responsibility)。這本書可以說是為將來華廸卡主教成為教宗後,連續一百多篇的星期三講道 (Wednesday Audience) 講論「身體神學」(Theology of the Body)2 的思想基礎。

pope_john_paul_ii_01_710804

聖教宗若望保祿二世

 

《愛與責任》並不是「閒書」,讀每一頁都需要花盡腦汁細味咀嚼。然而能夠站在巨人的肩膀上看這世界卻是賞心樂事。華廸卡主教在書中一開始提到,人不但是自己行動(act)的主體 (subject),也是受體 (object),即使這個行動的受體主要是他人,但自己自然地會先成為行動的受體。華廸卡主教提醒了我們一個重要的訊息:我們不要誤以為我們的行動可以不影響他人,更不可能不影響自己。

華廸卡主教的教導,正好就和世俗的想法相反:有些行為只要不影響人就可以做,例如人的性行為只要不影響到他人,別人無權判斷。又或者是一個人關上房門看色情產物,只要不影響人不傷害人,就沒有問題。然而,真的有行動不影響自己嗎?這行動真的不會帶來傷害?


早幾前看到端媒的一篇報導:《在網絡色情裏度過整個青春期:男孩和他們的女伴們,會經歷什麼?》。文中報導的事情正正表達了色情產物可不是「不會傷害人」的東西:越來越多的年輕男士因為在青少年時期不停地浸淫在色情文化當中,慢慢變得有勃起障礙,不能正常地進行性行為。

靈性方面,耶穌在山中聖訓警告我們:

注視婦女,有意貪戀她的,他已在心裏姦淫了她。若是你的右眼使你跌倒,剜出它來,從你身上扔掉,因為喪失你一個肢體,比你全身投入地獄裏,為你更好 (瑪竇福音5:28-29)

保祿宗徒也嚴厲告誡格林多信友:

你們務要遠避邪淫。人無論犯的是什麼罪,都是在身體以外,但是,那犯邪淫的,卻是冒犯自己的身體。難道你們不知道,你們的身體是聖神的宮殿,這聖神是你們由天主而得的,住在你們內,而你們已不是屬於自己了嗎?你們原是用高價買來的,所以務要用你們的身體光榮天主。(格林多前書 6:18-20)

現在越來越多的醫學證據顯示,色情物品也帶來身體方面的傷害!由於我們的腦袋本身的設計就是讓我們記住我們性歡愉的情景。如果這時我們面對的自己的丈夫或妻子,我們就越發加深夫婦二人彼此的關係;但如果我們是坐在電腦前,每次有新的刺激,我們的腦袋則變得越來越麻木,最後麻木得不能進行正常的性行為。最終,這些「不傷害人的」私人享樂,成了「咆哮的獅子巡遊,尋找可吞食的人」(伯多祿前書 5:8),擊敗了無知的青少年。


教會由起初便強調人性的高貴,「性」是其中的一部分,不能當作物品般用以取樂。「性」的價值在於它和愛及生命的緊密關係。

本性而言,性行為產生新的生命,讓人參與天主的創造工程;於靈性而言,性行為讓夫婦二人不停地加深關係;於超性而言,性行為更反映著基督和教會互相完全為對方奉獻自己。但當我們背離性行為的真正意義,我們的身體和靈性都受著傷害,只是我們沒有發現。

creation-of-eve

天主創造了厄娃,亞當並不以她為滿足自己的工具,而視她為自己「骨中之骨,肉中之肉」!

聖教宗若望保祿二世雖是守獨身的人,卻憑著他牧民的經驗透徹地理解到「性」如何使人、家庭達致完滿,「性」的誤用又如何令人和家庭受到傷害。教會不是落後,而是比我們的認知看得更深、更透徹。

在這玫瑰月,今天也是玫瑰聖母紀念,讓我們特別為求我們個人、眾信友、以及世界的貞潔獻上玫瑰經。望至潔之后、玫瑰之后能扶助我們渡一個潔德的生活!

至潔之后,為我等祈!
玫瑰之后,為我等祈!

ol_rosary_st-dominic


1. 因著書之際 (1960年) 作者還是主教,故慣例上會以著書時作者的身份稱呼。

2. 「身體神學」是聖若望保祿二世以百多篇的講道,他嘗試以現象學(phenomenology)的方法,探討人的身體如何反映天主對人的計劃,從而以一種新的目光看人的身體、性、家庭、獨身聖召。雖然這種探討的手法是新的,但聖教宗卻確認教會傳統一直相信的教理,同時也將教理發展去回答現代社會出現的新問題。其中一個重要的發展就是,聖教宗若望保祿二世確認了真福保祿六世在《人類生命》(Humanae Vitae) 通諭中,教會確立人工抗孕是一個內在邪惡,在違反天主的誡命。聖教宗甚至說整個身體神學都是在解釋《人類生命》的立論。

香港教區成立70周年

今天是2016年4月11日,70年前的今天,香港教區正式成立。

香港開教175年,1841年4月22日正式脫離澳門教區而成為監牧區,再在1946年4月11日成為香港教區。當年香港屬澳門教區,今天香港卻給澳門教區一個主教。香港教區能走到今天,確實有賴天主一直看顧。正如聖詠作者對上主的讚嘆:

若不是上主興工建屋,建築的人是徒然勞苦;若不是上主在護守城堡,守城的人人白白儆醒護守。你們極早起床盡屬徒然,每夜坐至深更圖謀打算,為了求食經過多少辛酸;唯獨天主賜所愛者安眠。(聖詠127:1-2)

如果各位讀者有去過跑馬地的聖彌額爾墳場,走到幾個傳教修會的墓看看,都可以發現香港開教之初來的傳教士都十分短命,很多都是四十歲前就過世,有些在二十多歲時便死了。對那些歐洲的傳教士來說,他們一決定踏上旅途往這遠處的亞洲小島出發,他們便是半隻腳踏進了棺材,永遠都不會再回到家鄉。

Cathedral-Immaculate-Conception

香港聖母無原罪主教座堂

 

當時的傳教士要越洋而來,來到一個氣候濕熱又水土不服的地方,服務民眾卻連語言都成問題。催逼他們來的,就是一顆救靈的心。這些傳教士知道聖教會的道理還沒有在中國廣傳,他們不願這麼多的中國人的靈魂失落,便來了這裡。這些傳教士實在地執行了耶穌升天前的命令:「你們將充滿聖神的德能,要在耶路撒冷及全猶太和撒瑪黎雅,並直到地極,為我作證人。」(宗徒大事錄 1:8) 願天主豐厚地賞賜這些傳教士,沒有他們視死如歸的決心,沒有今天的香港教區。

繼續閱讀

陳繼容博士電台短講 (12)

來到陳繼容博士整個聖事系列短講的最後一集,陳博士這一集由婚配聖事延伸到夫婦之間的愛。 一如以往,請到原文處收聽及閱讀整篇短講:第二十二集:夫妻之間的愛情


各位聽眾: 今晚是這個有關天主教會的聖事最後一次的講解,我們繼續深入看天主的上智計劃中的夫妻之間的愛情。這種愛情包括身體和本能的需求、感覺和情感的力量、心靈和意志的渴望。這種愛情要求夫妻二人要有一個決定性的彼此交付[筆者在上文也有提到了婚配中的盟約],從此既不可以拆散,又要忠貞不渝;同時保持對生育開放的態度。這種愛情是所有夫妻的自然愛情的正常特質,而基督徒的婚姻,更加以一種新的意義淨化、加強這些特質,最後提昇這些特質,使這些特質成為天主教會對夫婦的婚姻特有的價值觀的表達。

……

[留意:]最後要講的,是對生育的開放態度,當天主造了男人和女人之後,天主對他們說:「你們要生育繁殖」(創1:28)。 所以,真正的夫妻之愛,以及出自夫妻之愛的整個家庭生活制度,其目標就是使夫妻們,在不輕視婚姻其他宗旨的條件下,願意和造物主及救主的愛合作,生育兒女,因為天主正是透過夫婦的合作,使祂自己的家庭日益擴展。

由於父母是子女最主要和最先的教育者,所以夫婦對生育的開放態度不但只限於生育子女,他們也有責任在道德、精神和超性生活培養他們的子女。相信大家都會同意,對今日的社會來說,這是個非常迫切的需要。

繼續閱讀

家庭在教會及當代世界的聖召和使命」諮詢問卷綜合報告出爐

在《公教報》的面書頁及教區網站,昨天刊登了「家庭在教會及當代世界的聖召和使命」諮詢問卷綜合報告主要內容,這份問卷當時由李斌生主教帶領團隊分析及撰寫報告。

QuestionnaireReport

快速地看了一次,筆者想分享若干想法:

繼續閱讀

Blessed Paul VI and Humane Vitae – 真福保祿六世及《人類生命》

保祿六世1970年到訪香港 (SCMP Pictures)

老實說,真福保祿六世不算是我最喜愛的一位教宗,但無論如何,他的教導對現在的教會仍是非常有用。在他剛被宣福的日子,我想說的是他其中一份通諭:《人類生命》。

《人類生命》可能是二十世紀天主教會最具爭議的一份通諭,然而香港的教友卻普遍不認識這份通諭,甚至不知道這份通諭的教導。 繼續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