面朝東方舉行彌撒——聖禮部長的建議

早幾天,一名熱愛禮儀的神父給筆者一篇文章。筆者讀後覺得也可以和各位讀者分享一下。

這文章原文是法文,是聖禮部長薩拉樞機 (Cardinal Robert SARAH) 的一個訪問。筆者的法語只限於「今晚打老虎」(Comment allez-vous?),唯有用英文譯文再翻譯為中文。雖然不是很理想,但也希望這譯上譯的文章能給大家一點反思。如果有法語專家的讀者,不妨修正筆者的翻譯。

CardinalSarah

薩拉樞機 (Photo: Alberto Pizzolli /AFP)

薩拉樞機可說是字字珠璣,他在很短的訪問中說出了很大的道理。很多意思其實已隱含在字裡行間。筆者的重點[評論]


問:最近幾個星期,你說希望看到聖體會「被理解為聖事中的核心聖事」。為甚麼呢?

薩拉樞機:我希望我們能夠在這課題上有更多的反省,去將聖體放在我們生活的中心。我留意到我們很多的禮儀都成了娛樂。很多時神父都不再以基督的祭獻去慶祝祂的愛,卻變成一個跟朋友的聚會、溫暖的聚餐、一個兄弟的時刻。為了尋找並創造有創意和慶祝氣氛的禮儀,我們便有危機將朝拜變得太過著重人,為求配合當刻的意向和潮流。一點一點地,教友被奪去了那賜予生命的禮物。對基督徒來說,聖體是生死大事!

問:如何將天主放在中心?

薩拉樞機:禮儀是我們跟天主相契合的大門。如果感恩慶典變成人的自我慶祝,那就非常危險,因為天主消失了。我們必須將天主放在禮儀的中心。如果人在中心,教會就變成了純粹屬人的團體,就如教宗方濟各所說的,變成 NGO (非政府組織的慈善團體)。如果相反,天主成了禮儀的中心,那教會就會重新獲得動力及生命力!「我們跟禮儀的關係中就是信德及教會的終向」拉辛格樞機[即後來的教宗本篤十六世]曾這樣預言了。

pope-benedict-distributing-the-eucharist-to-a-child1

教宗本篤十六世送聖體

繼續閱讀

[讀者來函]波蘭的聖體奇跡

筆者 H:讀者 Waverly 早前寄來了一段小新聞,筆者覺得也很值得和各位分享:


波蘭的Legnica 萊格尼察教區主教克林渥斯基 (Bishop Kiernikowski) 近日對外宣佈,教會經過審慎檢驗,現在正式承認2013 年在聖傑克堂 (St.Jack’s Parish) 所發生的聖體奇跡。

Legnica_StJack

發生聖體奇跡的 St. Jack

繼續閱讀

聖體櫃的位置 — 莫連魯主教的指引

美國 威斯康辛州麥廸遜教區 (Diocese of Madison)的莫連魯主教 (Bishop Robert Morlino) 最近宣布,在他教區內的所有教堂須於2018年之前將聖體櫃搬回聖堂的中心。

Bishop-morlino_wdptrs

Bishop Robert Morlino (圖片: Fr. Z’s Blog)

近年很多新興建的聖堂都常把聖體櫃放置於不在聖堂中軸。雖然《羅馬彌撒經書總論》表示聖體可以不放在主祭祭台而放在另一個專門恭敬聖體的祭台,就是有聖體小堂的概念。然而在執行上,不少聖堂卻不是把聖體櫃放在另一祭台,而是把聖體櫃放在不顯眼聖堂側,有時甚至是聖堂外的地方。

很多大教堂都將聖體放在聖體小堂,主要的一個原因是因為那裡經常都有旅客到訪,而當那些訪客並不是教友的時候,他們都不懂得向聖體櫃下跪致敬;而當信友要到聖體櫃前祈禱時又會受到普通旅客的打擾。故此一個方法便是把祈禱和參觀的地方分開。筆者多年前到威尼斯旅遊時,甚至見過有些教堂需要收費參觀,但信友可由側門免費進入聖體祭台祈禱。這也可以平衡兩者需要。有時我們抄襲各地的主教座堂或大殿,以此作本地小堂區的設計,其實並沒有考慮到兩者要照顧的信眾類別不同,是忽視了兩種教堂的獨特需要。

繼續閱讀

幾耐辦一次告解?

筆者以往所在的堂區都會在「大時大節」 - 聖誕節、復活節前舉行集體悔罪禮,然後當天會有很多人排長龍辦告解,整個過程動用差不多6-8名神父,仍要花4小時以上才能完成。但是,在平日彌撒的前後時間,卻很少見有教友去找神父要求辦告解。

也許很多教友都曾經有疑問:到底我們應該什麼時候去辦告解?要隔多久才去一次?

是不是每次在大禮彌撒前的集體悔罪禮辦告解就可以了?可是,每次跟神父說「距離上一次辦告解的時間有…差不多大半年」時,卻又有點不好意思。

molteni-giuseppe-la-confessione

繼續閱讀

究竟十月的主教會議有甚麼爭論?(1)

如果有留意英文媒體的朋友,可能或多或少都知道近兩年內教會正面對一個於婚姻及家庭的大危機。在這裡筆者不知道應否說「無知是種福氣」,但香港的教友好像沒有意識到這風波。但既然十月的主教會議即將到來,筆者也想在自己反省的同時,跟大家分享一下。

Opening session of the Synod of Bishops, Oct. 6, 2014. Credit: Mazur/catholicnews.org.uk (CC BY-NC-SA 2.0).

2014年10月6日:主教會議開幕. Credit: Mazur/catholicnews.org.uk (CC BY-NC-SA 2.0).

繼續閱讀

陳繼容博士電台短講 (6) + 禮儀中舞蹈的討論

前文分享了陳博士有關彌撒的介紹的頭半篇,現在讓我們繼續看下去。

原文是第十集:領主禮第十一集:領主後的注意事項,請到原文處收聽及看全文。


……

講到領聖體,今日教友可以選擇用手或用口領聖體[不過現在的新教友都好像沒有人教如何口領聖體。其實嚴格來說,正確應是「舌領」,因為領受者是把舌頭微微伸出,讓神父或執事容易施放聖體]兼送聖體聖血的話[若!即是說,不一定要送聖血],按《羅馬彌撒經書》總論的指示,「可直接由聖爵恭飲聖血,或以浸蘸法,或用吸管,或用小杓恭領」(284號)。如果當地無用吸管或小杓的習慣,主教可以刪除這些方式,只用浸蘸法。

在東方禮中,信友可從小杓領聖血。

繼續閱讀

陳繼容博士電台短講 (5)

很久沒有再看陳繼容博士的電台短講。說完了聖洗和堅振之後,很自然地就是說入門聖事的最重要的聖事,亦是聖多瑪斯 (St. Thomas Aquinas) 稱為「聖事中的聖事」的聖體聖事。

彌撒中成聖聖體

彌撒中成聖聖體

陳博士說這個題目也說了五晚,我們也不妨分兩次看。讓我們先看頭三篇,即第七第八、及第九集


……

事實上,不論是《天主教教理》或是《禮儀》憲章都指出,感恩祭是「整個基督徒生活的泉源與高峰」。其他聖事和教會一切的職務和福傳工作,都與這件聖事緊密相連,並且都指向這件聖事[所有福傳工作均指向聖體聖事。]因為這件聖事含有教會全部的屬神寶藏:就是我們的主和救主,耶穌基督自己。

繼續閱讀

在菲律賓馬尼拉的大型彌撒中的「傳聖體」

[警告:下列短片有可能使熱愛聖體人士不適,包括頭痛、噁心、心痛、眼淚直流、失眠、與別人爭論該如何領聖體或其他症狀。敬請有關人士先考慮自己身體狀況才觀看。]

背景一:在彌撒中,只有主祭必須領聖體。而主祭可以因不同情況不派聖體給全部教友。領聖體不是教友的「權利」。沒有教友能說:「我有權領聖體!」不,沒有人有權領聖體,能夠領聖體永遠都是一種恩賜。

背景二:教友滿全主日義務是去參與彌撒,不是領聖體。如果一個教友沒能守聖體齋、有大罪在身而未辦妥告解、生病而有嘔吐可能、或其他不同的原因……而不在彌撒中領聖體,這不影響他滿全主日義務。而有時在彌撒中不領聖體可能其實也是愛聖體的做法。

以下是近日在馬尼拉的大型彌撒中傳聖體的片段:

近年,過萬人的彌撒越來越常見,尤其是國際聚會越來越多,我想我們要好好考慮一下甚麼才是在這些彌撒最佳的處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