聖事有效就夠了嗎?(續)

上次,筆者嘗試就討論「聖事是否有效」是一種很奇怪的想法,表示這個問題一開始就問錯了,因為聖事必須有效才是聖事,是最根本作為聖事的條件 (sine qua non),但我們要追求的是我們在禮儀中能否透過全心的準備及參與慶典,達致自己及他人靈魂的得救。

但不知怎地,有讀者將這種討論拉扯到兩個筆者沒有提及的議題:

  1. 禮儀用品的金錢價值1
  2. 羅馬禮普通及特殊形式的優劣2

老實說,很多人都誤以為禮儀要好看就一定要花很多錢,雖然這不是事實,但這個題目走出來筆者也算能夠理解,所以其實早已解釋過了。但筆者完全不明白為甚麼談到聖事是否有效及聖事的外在隆重性會突然跳到羅馬禮新舊禮的比較呢?筆者認為,新舊禮最大的分別根本就不在它們兩者的隆重程度,而是在它們實際禮儀年曆、禱文等等的分別。這個題目出現實在令筆者摸不着頭腦。3

我用一件剛剛發生的事情來解釋為何這兩個問題是完全的離題。

繼續閱讀

聖事有效就夠了嗎?

近日,香港教區出版了新的教區牧民指引。其中有關彌撒聖祭的指引列出了不少細節,清楚列明神父開彌撒的種種要注意之處。有些教友會有疑問:「為甚麼這樣麻煩呢?最重要不就是要有效嗎?」

這個問題的確問得很好。其實不少神學家、禮儀專家、甚至聖人也解釋過,筆者不打算在眾多專家前班旦弄斧,用甚麼大道理解釋,但筆者嘗試以一些身邊的小事情作比喻。

00138_illuminated-manuscript-decorated-leaf-crucifixion-scene

繼續閱讀

教宗本篤十六世給羅馬教廷的2005年聖誕賀詞 (一)

早前收到讀者的來函鼓勵,《樂山樂水》的幾位筆者都感到十分鼓舞。同時,來信也希望我們能翻譯本篤十六世於2005年的一篇聖誕賀詞

然而筆者卻十分抱歉,因為家庭及工作繁忙,起初打算在聖誕前譯好,變成到現在只譯到一半,令讀者及他的堂區教友失望,實在是筆者的失信。因此,筆者改變了些許計劃,將整段講辭分為兩至三個部分,逐段刊登。

筆者其實也提過這篇賀詞,但一直都沒有翻譯。然而這篇賀詞非常重要,因為在其中,本篤教宗清楚地指出我們該如何理解梵蒂岡第二次大公會議,就是討論何謂真正的「梵二精神」。筆者願意稍盡綿力,翻譯這篇賀詞。我的重點[筆記]。另外,可在這裡下載足本譯文,沒有我的筆記的。


2005年教宗本篤十六世
向羅馬教廷致聖誕賀詞

可敬的樞機,
各位可敬的主教及神父,
親愛的兄弟姊妹:

PopeBenedictXVI_portrait-NataliaTsarkova

Expergiscere, homo: quia pro te Deus factus est homo" – 「醒來吧,人啊!因為天主為了你而成了人」 (聖奧斯定.講道集.185)。聖誕的慶祝將要來到,羅馬教廷中親愛的合作者,我先以聖奧斯定對理解基督誕辰的真正意義的邀請,去開始跟你們的會面。

我自你們每一個人致以最由衷的致意,而我感謝你們的虔敬及熱情,你們的樞機長 (Cardinal Dean) 都把這些感情告訴了我,我也感謝他。

繼續閱讀

領聖體,點領?——一點個人反思

早陣子,身邊的朋友都爭相傳閱一篇文章,內容大致是在說口領聖體還是手領聖體的爭論。筆者因為學識淺薄,一直不太關注這些禮儀上的爭論,所以筆者其實不太知道這些爭論到底是從何而來,又是因為什麼而開始,可是單單看畢該篇文章,有些許個人感受想跟大家分享。

首先,筆者看到該篇文章將參與拉丁彌撒和口領聖體劃上等號,好像只有參加拉丁彌撒/提倡拉丁彌撒的人才會口領聖體似的,不禁感到十分奇怪。筆者年紀也算不上大,可是小時候去的堂區不是拉丁彌撒,也不是所謂的舊禮彌撒,而是用廣東話舉行的彌撒,教友們都是口領聖體的。(筆者也跟父母確認過,絕對不是筆者年紀小而記憶有所偏差,亦不是毫無根據將口就來),而筆者本人的初領聖體也是口領的,所以記憶猶深。後來筆者因為城市規劃原因而搬家,該堂區亦同時被清拆。還記得當年筆者轉往其他堂區參與彌撒的時候,還十分驚訝別的堂區原來都是手領聖體,而且獻禮的時候原來不用跪下等等,後來本著入鄉隨俗(其實就是羊群心理)筆者才漸漸也跟著變成手領聖體。近年筆者再往不同堂區參與彌撒,想起小時候的口領聖體,感覺比起手領聖體,跪下口領聖體令筆者感受更深,更能以一個更崇敬、謙卑的心去迎接聖體,領聖體的同時更能鞭策自己不要容易又犯錯,又陷於誘惑,僅此而已。與什麼爭論,誰更正統誰更正確誰是對的錯的跟我完全無關。

pope-benedict-distributing-the-eucharist-to-a-child1

教宗本篤十六世給兒童送聖體

繼續閱讀

愛聖體和愛近人 — 十字架節反省及聖德蘭修女的啟示

大病初癒,連帶小孩子也病到不能上學,這兩三周好像有點荒廢了《樂山樂水》,實在有點抱歉!

早前在默想「光榮十字架」的奧秘,筆者是平信徒,最關注的當然是「光榮十字架」的牧民幅度,我們該如何實踐。另外,這也關係到我們該如何更有力量去以天主的愛去愛近人。

exaltationholycross

十字架的愛

基督在十字架上捨身,成全了「愛」。有些接近解放神學的人總把耶穌形容是一個失敗了的改革者,或祂是「革命尚未成功」便被權力殺死。這種想法錯了。瑪竇福音中,耶穌這樣說:

耶穌遂對他說:「把你的劍放回原處;因為凡持劍的,必死在劍下。你想我不能要求我父,即刻給我調動十二軍以上的天使嗎?若這樣,怎能應驗經上所載應如此成就的事呢?」 (瑪竇福音 26:52-54)

耶穌是自行決定祂要應驗經上所載,成為「除免世罪的天主羔羊」(依撒意亞先知書 53:7; 彌撒中的 Agnus Dei /「羔羊頌」)。耶穌是全權控制著自己生死,祂以完全的自由將自己完全獻給父,以滿全祂對教會的愛。這就是十字架的意義,這是十字架的光榮。這就是聖歌 Crux Fidelis 為甚麼說十字架是「甜美之木」,因為這十字架是耶穌基督主動捨身的標記。

707px-Ghent_Altarpiece_D_-_Lamb

天主的羔羊自願捨身,成全了愛德 (Ghent Altarpiece by van Eyck)

繼續閱讀

缺乏對聖體的崇敬就是反見證

近日有讀者建議《樂山樂水》能夠分享 The Catholic Herald 的一篇文章,筆者覺得這文章也很有意思。文章提到我們教會欠缺了對聖體應有的尊敬其實是對教外人一種反見證。原文


文中提到 Apologist 1 Patrick Madrid 的一本書 Fifty Things I Learnt in My First Fifty Years ,其中 Madrid 提到有一次講解天主教信仰的講座後,有一個摩門教徒跟他談話:

在他們一段有關聖體及在聖體櫃保留聖體做法的對話中,那個摩門教徒說:「我真的不太覺得大部分天主教徒相信你談到有關『聖體』的信理。」

Madrid 有點嚇一跳,他評論說:「作為一個天主教徒我以為我比他,一個摩門教徒,更清楚天主教徒相信甚麼,尤其是這麼核心的一個課題……就如聖體。」這個摩門教徒解釋他曾去過幾次天主教的婚禮和其他天主教彌撒,「我見到的天主教徒看來都不像相信你給我說的,耶穌在聖體中。」

他繼續說:「我曾見過有天主教徒邊嚼香口膠邊前去領聖體……有些天主教徒看來悶得起。我也見到他們出去時在跟旁人揮手打招呼。」,甚至在領聖體後「他們看來都不感興趣及不是甚麼一回事。」

BishopRobertBarron_WYD2016

美國 Robert Barron 主教於 2016 波蘭世界青年節主禮朝拜聖體 (圖:Bishop Robert Barron Facebook)

繼續閱讀

[圖片分享] 三台彌撒的異同

昨天的兩張圖片好像也很受歡迎。筆者決定今天又玩多一次「找異同」。

大家可去 Sacra Liturgia 看他們整個論壇的高清圖片集

以下是論壇中三台彌撒的圖片,示範著同一彌撒,同一羅馬禮的不同表達。大家不妨分享一下你們看到的異同。

CardinalSarah_SacraLiturgia2016_Consecration.JPG

2016年7月6日 薩拉樞機 – 主教大禮彌撒 – 羅馬禮普通形式

ArchbishopCordileone_SacraLiturgia2016_Consecration

2016年7月7日- 郭德麟總主教 – 主教隆重大禮彌撒 – 羅馬禮特殊形式

MonsignorNewton_SacraLiturgia2016_Consecration

2016年7月8日 – 牛頓蒙席 – 主教隆重大禮彌撒 – 羅馬禮安立甘傳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