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rdinal Caffarra – RIP

昨夜知道了 Cardinal Caffarra 過世了,終年79歲。

凡諸信者靈魂,賴天主仁慈,息止安所。

In paradísum dedúcant te ángeli: in tuo advéntu suscípiant te mártyres,Et perdúcant te in civitátem sanctam Jerúsalem.
Chorus angelórum te suscípiat, et cum Lázaro quondam páupere.

carlo-caffarra-cardinale-arcivescovo

Cardinal Carlo Caffarra

樞機本名 Carlo Caffarra,於 1938年6月1日出生於意大利北部的菲登扎 (Fidenza)。1961年7月2日被祝聖為神父,先成為修院教授,後來被召參與聖座的神學委員會,負責向教宗給予神學意見。

聖若望保祿二世親自選了他作「若望保祿二世婚姻及家庭學院」 (John Paul II Institute for Studies on Marriage & Family) 的創院主席。

繼續閱讀

教宗本篤十六世給羅馬教廷的2005年聖誕賀詞 (二)

我們在這裡將繼續研讀教宗本篤十六世於2005年給教廷成員的聖誕講辭。在上文,我們已一起看了教宗講及關聖體及朝拜的課題。

今次我們開始進入了這篇講詞的精華:教宗本篤集中於我們該如何理解梵蒂岡第二次大公會議。正正是這裡談及的內容,使這篇講詞為本篤整個的教宗任期 (pontificate) 建立了建礎。我的重點[筆記]


[繼上文]

我希望反省的今年最後的一件事情是,梵蒂岡第二次大公會議閉幕40周年的慶祝。這回憶提出一個問題:這大公會議的結果是甚麼?它有被良好地接納嗎?在承認大公會議的前題下,甚麼是做得好的而甚麼是不足或做錯了的?有甚麼還未做嗎?沒有人能否認在教會大部分地方,大公會議的推行都有點困難,都不希望就如一個偉大的教會聖師聖巴西略在尼西亞大公會議後所,形容那數年間所發生的情況:聖巴西略將教會的情況比喻為在黑暗中風暴的一場海軍戰事,這樣說:「互不同意的刺耳呼聲此起彼落,那聽不明白的耳語、沒有停止的爭吵發出令人混亂的嘈音差不多充斥著整個教會,以那些多餘的或錯誤的誤導著信仰的正確教義……」(De Spiritu Sancto, XXX, 77; PG 32, 213 A; SCh 17 ff., p.524) [到了今天,我們不應存有幻想:梵蒂岡第二大公會議並沒有被完整地執行。或者就如十一年後薩拉樞機所說,我們還未見到大公會議所預期的果實。]

我們不想將這戲劇性的描述套在梵蒂岡第二次大公會議後的那段時間,但的確在那時間所發生的一些事情值得反思。這問題出現了:為甚麼在教會的大部分地方執行大公會議都這樣困難?

梵蒂岡第二次大公會議

那就要在乎正確理解大公會議的方法——或如我們今天會說的——就是它的詮釋法 (hermeneutics),就是去理解及應用它的正確鑰匙。執行大公會議的困難在於,事實上,有兩種相反的詮釋法,它們對立而彼此爭論。一種導致混亂,而另一種,靜默的,卻越變得可見,並不斷結出果實。[如何理解大公會議將成為我們如何執行它的基礎。錯誤的理解只會導致錯誤的執行,使信友混亂,聖召下降,教會失去她的活力。]

繼續閱讀

教宗本篤十六世給羅馬教廷的2005年聖誕賀詞 (一)

早前收到讀者的來函鼓勵,《樂山樂水》的幾位筆者都感到十分鼓舞。同時,來信也希望我們能翻譯本篤十六世於2005年的一篇聖誕賀詞

然而筆者卻十分抱歉,因為家庭及工作繁忙,起初打算在聖誕前譯好,變成到現在只譯到一半,令讀者及他的堂區教友失望,實在是筆者的失信。因此,筆者改變了些許計劃,將整段講辭分為兩至三個部分,逐段刊登。

筆者其實也提過這篇賀詞,但一直都沒有翻譯。然而這篇賀詞非常重要,因為在其中,本篤教宗清楚地指出我們該如何理解梵蒂岡第二次大公會議,就是討論何謂真正的「梵二精神」。筆者願意稍盡綿力,翻譯這篇賀詞。我的重點[筆記]。另外,可在這裡下載足本譯文,沒有我的筆記的。


2005年教宗本篤十六世
向羅馬教廷致聖誕賀詞

可敬的樞機,
各位可敬的主教及神父,
親愛的兄弟姊妹:

PopeBenedictXVI_portrait-NataliaTsarkova

Expergiscere, homo: quia pro te Deus factus est homo" – 「醒來吧,人啊!因為天主為了你而成了人」 (聖奧斯定.講道集.185)。聖誕的慶祝將要來到,羅馬教廷中親愛的合作者,我先以聖奧斯定對理解基督誕辰的真正意義的邀請,去開始跟你們的會面。

我自你們每一個人致以最由衷的致意,而我感謝你們的虔敬及熱情,你們的樞機長 (Cardinal Dean) 都把這些感情告訴了我,我也感謝他。

繼續閱讀

兩周年快樂! 願聖若望保祿二世常伴《樂山樂水》

今天(10月22日)是已故教宗聖若望保祿二世的慶日,也是我們《樂山樂水》這個小小平台建立的兩周年日子。

筆者不算是主筆,所貢獻的文章也不多;而各作者都均有正職,很多時未能投放太多時間在《樂山樂水》上,為此實在感到抱歉,但我們這兩年仍得到各位讀者的支持與鼓勵,實在感謝各位,同時請大家繼續為我們祈禱。

教宗若望保祿二世於1986年11月抵新西蘭時親吻地面。

教宗若望保祿二世於1986年11月抵新西蘭時親吻地面。

兩年前的今天,我們幾位只單純在此平台分享一下大家在信仰的感受與心得,同時將所學習到的教會傳統與培育,以網絡力量分開出去。

我們也特地選擇今天(教宗聖若望保祿二世的慶日)正式成立《樂山樂水》,因為聖人的芳表、德行與教導,是我們每名基督徒的榜樣,亦請他陪伴着、帶領着我們幾位作者與各位讀者,一起透過教會的歷史、傳統和教導,學習以全心、全靈、全力、全意接近天主。

 

色情文化的傷害——聖若望保祿二世的啟示

筆者剛剛開始閱讀 卡羅爾.華廸卡主教 (Bishop Karol Wojtyla)1 所著的《愛與責任》(Love and Responsibility)。這本書可以說是為將來華廸卡主教成為教宗後,連續一百多篇的星期三講道 (Wednesday Audience) 講論「身體神學」(Theology of the Body)2 的思想基礎。

pope_john_paul_ii_01_710804

聖教宗若望保祿二世

 

《愛與責任》並不是「閒書」,讀每一頁都需要花盡腦汁細味咀嚼。然而能夠站在巨人的肩膀上看這世界卻是賞心樂事。華廸卡主教在書中一開始提到,人不但是自己行動(act)的主體 (subject),也是受體 (object),即使這個行動的受體主要是他人,但自己自然地會先成為行動的受體。華廸卡主教提醒了我們一個重要的訊息:我們不要誤以為我們的行動可以不影響他人,更不可能不影響自己。

華廸卡主教的教導,正好就和世俗的想法相反:有些行為只要不影響人就可以做,例如人的性行為只要不影響到他人,別人無權判斷。又或者是一個人關上房門看色情產物,只要不影響人不傷害人,就沒有問題。然而,真的有行動不影響自己嗎?這行動真的不會帶來傷害?


早幾前看到端媒的一篇報導:《在網絡色情裏度過整個青春期:男孩和他們的女伴們,會經歷什麼?》。文中報導的事情正正表達了色情產物可不是「不會傷害人」的東西:越來越多的年輕男士因為在青少年時期不停地浸淫在色情文化當中,慢慢變得有勃起障礙,不能正常地進行性行為。

靈性方面,耶穌在山中聖訓警告我們:

注視婦女,有意貪戀她的,他已在心裏姦淫了她。若是你的右眼使你跌倒,剜出它來,從你身上扔掉,因為喪失你一個肢體,比你全身投入地獄裏,為你更好 (瑪竇福音5:28-29)

保祿宗徒也嚴厲告誡格林多信友:

你們務要遠避邪淫。人無論犯的是什麼罪,都是在身體以外,但是,那犯邪淫的,卻是冒犯自己的身體。難道你們不知道,你們的身體是聖神的宮殿,這聖神是你們由天主而得的,住在你們內,而你們已不是屬於自己了嗎?你們原是用高價買來的,所以務要用你們的身體光榮天主。(格林多前書 6:18-20)

現在越來越多的醫學證據顯示,色情物品也帶來身體方面的傷害!由於我們的腦袋本身的設計就是讓我們記住我們性歡愉的情景。如果這時我們面對的自己的丈夫或妻子,我們就越發加深夫婦二人彼此的關係;但如果我們是坐在電腦前,每次有新的刺激,我們的腦袋則變得越來越麻木,最後麻木得不能進行正常的性行為。最終,這些「不傷害人的」私人享樂,成了「咆哮的獅子巡遊,尋找可吞食的人」(伯多祿前書 5:8),擊敗了無知的青少年。


教會由起初便強調人性的高貴,「性」是其中的一部分,不能當作物品般用以取樂。「性」的價值在於它和愛及生命的緊密關係。

本性而言,性行為產生新的生命,讓人參與天主的創造工程;於靈性而言,性行為讓夫婦二人不停地加深關係;於超性而言,性行為更反映著基督和教會互相完全為對方奉獻自己。但當我們背離性行為的真正意義,我們的身體和靈性都受著傷害,只是我們沒有發現。

creation-of-eve

天主創造了厄娃,亞當並不以她為滿足自己的工具,而視她為自己「骨中之骨,肉中之肉」!

聖教宗若望保祿二世雖是守獨身的人,卻憑著他牧民的經驗透徹地理解到「性」如何使人、家庭達致完滿,「性」的誤用又如何令人和家庭受到傷害。教會不是落後,而是比我們的認知看得更深、更透徹。

在這玫瑰月,今天也是玫瑰聖母紀念,讓我們特別為求我們個人、眾信友、以及世界的貞潔獻上玫瑰經。望至潔之后、玫瑰之后能扶助我們渡一個潔德的生活!

至潔之后,為我等祈!
玫瑰之后,為我等祈!

ol_rosary_st-dominic


1. 因著書之際 (1960年) 作者還是主教,故慣例上會以著書時作者的身份稱呼。

2. 「身體神學」是聖若望保祿二世以百多篇的講道,他嘗試以現象學(phenomenology)的方法,探討人的身體如何反映天主對人的計劃,從而以一種新的目光看人的身體、性、家庭、獨身聖召。雖然這種探討的手法是新的,但聖教宗卻確認教會傳統一直相信的教理,同時也將教理發展去回答現代社會出現的新問題。其中一個重要的發展就是,聖教宗若望保祿二世確認了真福保祿六世在《人類生命》(Humanae Vitae) 通諭中,教會確立人工抗孕是一個內在邪惡,在違反天主的誡命。聖教宗甚至說整個身體神學都是在解釋《人類生命》的立論。

由一場火災反思痛苦

痛苦是一個奧跡。這是指它是超乎我們能夠理解的事。

痛苦及死亡藉罪惡進入世界,基督在十字架上的苦難及光榮復活戰勝了罪惡,但罪惡、痛苦及死亡卻仍未完全從這世界上消滅。我們人性要在基督的再來時才能擺脫罪惡、痛苦及死亡。

昨日在牛頭角的大火,高級消防隊長張耀升sir 不幸殉職,遺下了妻子和幼女。一個盡忠職守的消防員為社會出力,貢獻自己,換來的卻是一個丈夫及父親的死亡。這不禁讓人詢問:這痛苦有何意義?為何義人受苦,要替其他人的失誤或疏忽承受後果?這符合天主的公義嗎?

MingPao_fire_20160622

(圖:明報)

繼續閱讀

家庭培育與聖召(1)–家庭的氣氛

司鐸聖召是大題目。昨天聽說,現在香港教區神父只有大概十五位以下的神父是五十歲以下的 (不計修會及傳教士)。而當有人提出以35歲以下的神父數目作為一個教會健康的指標時1,香港教區的司鐸聖召一個值得我們深思的問題。

20150704-01-CyrilOrdination

去年7月初,張樂天神父晉鐸後接受其他司鐸兄弟祝賀

「恩寵並不破壞本性,卻完滿它」2

聖多瑪斯在其《神學大全》的開頭便提出這樣的觀點。既然司鐸也是因著在神品聖事中所領受的恩寵而成為司鐸,那麼當我們在思考司鐸聖召時,就不得不考慮司鐸品位在本性中的基礎:父親的職務。

繼續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