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分享]訪問桑普爾總主教 (2) – 聖樂及禮儀

上文,本文繼續 Catholic World Report 和 美國俄勒岡州波特蘭教區總主教 (Archbishop Alexander Sample) 的訪問

接著下來,桑普爾總主教開始談論禮儀及聖樂。

2014+Pontifical+Mass-06-3106437749-O

桑普爾主教正準備禮儀 (Photo: New Liturgical Movement / Marc Salvatore)


 

CWR:在馬凱特教區,你的繼任人多伏爾主教 (Bishop John Doerfler) 最近頒布了一封信,名為《普世大地,請向上主謳歌!》(Sing to the Lord, All the Earth!)1 ,他說這信是建基在你自己還在馬凱特教區時的一封牧函《應當常常喜樂》(Rejoice in the Lord Always)2 。多伏爾主教的信特別提到教友要學習詠唱彌撒中的額我略調,及堂區需要使用教區批准的歌集。你有沒有計劃在波特蘭教區推出有關聖樂的指引,就好像你在馬凱特教區般一樣?

總主教:我還未看多伏爾主的的信函,但我們兩人都同意聖樂是禮儀重要的一部分。我很高興我在馬凱特教區所嘗試奠基的,他現在已建設起來。

繼續閱讀

重建聖樂傳統

筆者很早前提過,禮儀中用的音樂應是聖樂,最理想是使用教會建議的聖樂,即《 Graduale Romanum 》中的不同對經。筆者也就這個問題和讀者討論過,現在香港教區所用的頌恩雖然是教區所批准,但始終離《禮儀憲章》及《羅馬彌撒經書總論》的要求很遠,有很大的改進空間。

教會以額我略曲為羅馬禮儀的本有歌曲,所以在禮儀行為中,如果其他歌曲條件相等,則額我略曲佔優先。《禮儀憲章 n. 116》

繼續閱讀

[活動介紹] 特敬聖母頌唱彌撒

澳門即將舉行特敬聖母的頌唱彌撒。

喜歡音樂的讀者可能都聽過不少的彌撒曲,今次將是一個很寶貴的經驗去看看彌撒曲在禮儀中的真正應用。這也是澳門多年來的第一台傳統羅馬禮彌撒。

主祭是去年晉鐸的澳門教區司鐸劉偉傑神父

日期:2015年9月5日
時間:下午4時30分
地點:崗頂聖若瑟修院聖堂
主祭:劉偉傑神父 (Rev. Cyril J Law, Jr)

VotiveMassMacau

音樂黑名單

1922 年,美國 Society of St. Gregory of America (聖額我略協會),據筆者所知是 Church Music Association of America (美國教會音樂協會) 的前身,在一次會議中,訂明了一些音樂是與教宗庇護十世及庇護十一世的禮儀訓導相違背,不適合用在禮儀中。

雖然這指引並不是教廷文件,但筆者認為這還是非常有參考價值。

Disapproved_music_1922

其中提到,R. Wagner 在 Lohengrin 的 Wedding March 及 F. Mendelssohn 在 Midsummer Night’s Dream 中的 Wedding March 都是不適用於教堂及禮儀的。

讀者們可思考一下,為甚麼這兩首常用的音樂都不適合。


有關文件可按這裡

 

文章分享:彌撒中的「本有部分」 的音樂

Graduale Romanum

Graduale Romanum

早前我們在 Facebook page 提過,在 Views from the Choir Loft 網誌有位作者 Andrew Leung 是來是香港的。現分享一下他的一篇文章。原文是英文,筆者自行翻譯做中文,如有修正歡迎指出。

原文其實是 VftCL 的一個系列文章的其中一篇,談論在彌撒中的「本有部分」 (Propers) 的音樂。

先簡單解釋一下,每次彌撒可分為不變的「常用部分」 (Ordinary) 及因禮儀年曆變更的「本有部分」或 (Propers) 。例如致候詞、悔罪經、垂憐經、信經等就是「常用部分」,集禱經、獻禮經、進台詠、領主詠就是「本有部分」。

繼續閱讀

唱彌撒和在彌撒唱歌

筆者過去的一星期,家中三代同病,忙於照料,故現在才發文一篇。

Camaldolese Friars in Choir, by Zanobi Strozzi

筆者曾參加過不同的歌詠團,包括堂區的歌詠團,特別彌撒的 ad-hoc 歌詠團。根據筆者個人經驗,很多歌詠團成員,甚至神職都彌撒中的音樂有一個錯誤的觀念,他們認為他們要在彌撒中唱歌

其實不是。一個好的歌詠團不是在彌撒中唱歌,而是要唱彌撒。

繼續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