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活動介紹]耶穌顯聖容瞻禮–聖樂及禮儀

中學時期聽音樂時總有個疑問:究竟CD 中的彌撒曲或其他的聖樂作品是否真的可以在彌撒中詠唱。即使經常在書中讀到這些曲目在那些作曲家在世的時候是在禮儀中出現,但現實生活中卻很少這些機會。

到了後來,在外國的彌撒、互聯網的片段中慢慢理解到一些曲目純粹是作曲家以彌撒曲為題材,卻不能實際應用;也明白到有些曲目卻是真的在禮儀中能夠應用的。當然,親身在真實的禮儀中聽到這些悅耳的作品是令人十分感動的。

朋友告訴筆者有以下活動。筆者覺得各位音樂愛好者、堂區聖詠團成員都可以藉此活動,一面欣賞悅耳的音樂,同時更體驗到彌撒和傳統聖樂的配合如何實踐著梵蒂岡第二次大公會議的禮儀訓導:

聖樂越和禮儀密切結合,便越神聖,它能發揮祈禱的韻味,或培養合諧的情調,或增加禮儀的莊嚴性。——《禮儀憲章 112條》

Transfiguration_MissaCantata

耶穌顯聖容瞻禮彌撒
日期:2017年8月6日
時間:下午12:30
地點:九龍進教之佑堂
內容:唱經彌撒及降重聖體降福,當中將獻唱額我略讚 (Gregorian Chants)、及不同作曲家的聖樂作品。

上主,我舉心向你

上主,我舉心向你;我的天主,我要全心倚靠你。懇求你不要使我蒙受羞恥,也不要容許我的仇人歡喜。凡期望你的人,決不會蒙羞。(聖詠 25:1-3)

這是是筆者其中一首最喜歡的進台詠。在將臨期的第一主日,整台彌撒的第一句話就是提醒我們要先將自己交托給上主,全心倚靠祂。然後我們再求天主拯救我們。

這首聖詠實在配合在將臨期中,我們準備基督的第一次降生及日後第二次的再來。

能夠享受美妙的聖樂,確是開展新禮儀年的好方法。

[圖片故事]愉快的修道生活

又到沉悶的星期一,筆者看到幾張圖片想和大家分享一下。

未知這些修道人面上的喜樂,會否吸引年輕人認真考慮一下為主獻身的聖召。筆者在這裡先請大家為自己及年青人的聖召祈禱,另外也可以考慮購買這些修道人的產品,支持他們專務祈禱的生活。

Summit-WIMPLE-NewJersey-DominicanNuns.jpg

以上是美國新澤西洲的玫瑰聖母修院,她們是道明會修女。她們仍保持道明會的傳統配帶著會衣及頭巾。

如果想支持她們的話,可以到她們的網上商店買蠟燭、肥皂、洗澡液、護膚品、書等等。


以下則是早前介紹過的在意大利的本篤會士,他們受地震影響,現在正慢慢重新維修他們的修院。早前禮儀及聖事部長薩拉樞機 (Cardinal Sarah) 探訪他們的修院,並祝福了他們臨時修院的小聖堂、抄經閣 (scriptorium)、廚房等等地方。

薩拉樞機更說:

我肯定教會的將來就在隱修院中……因為哪裡有祈禱,就有將來。
(I am certain that the future of the Church is in the monasteries… because where prayer is, there is the future.)

Norcia 的本篤會士都有網上商店,售賣本篤傳統的啤酒及他們咏唱禮儀的 CD。小弟未試過這樣郵購買啤酒,未知會否打碎酒瓶,讀者可以試試。另外他們的 CD 相信也能讓各位讀者更加明白禮儀音樂,大家不妨支持。他們也有地震重建專頁

monksofnorciawithcardsarah

monksofnorcia_cardsarahblessing

聖座禮儀聖事部部長 羅伯特.薩拉樞機 — 「邁向真確落實《禮儀憲章》」中文譯本 + 導讀 (3)

上文跟各位讀者分享了聖座禮儀聖事部部長薩拉樞機 (Cardinal Sarah) 願意大家先重溫禮儀的本質,明暸清楚才正式研究《禮儀憲章》,否則只會做成誤讀。

樞機在之後的篇章,將看看 1.Where were we ——教長們的意向、 2.Where are we ——教長們的意向至今如何被實踐、以及 3.Where can we go ——樞機的建議。今次讓我們先看會議教長們的意向:


乙、梵蒂岡第二屆大公會議的教長們有何意向?

我們必須更仔細地探究會議教長們的意向,尤其是如果我們今天渴求更忠於他們的意向。他們究竟意向藉著《禮儀憲章》帶來甚麼?

讓我們先由《禮儀憲章》的首段開始;該段開宗明義:

神聖公會議,既然計劃日漸加強信友的基督化生活,使可以改變的制度更適應我們現代的需要,促進一切有利於信仰基督人士的合一,鞏固一切召叫眾人加入教會的途徑。 (1節)

教宗若望廿三世主祭 Papal High Mass

讓我們記得當大公會議開始時,禮儀改革已是之前的幾十年的一個特點,而會議教長們已是對這些改革非常熟悉。他們不是毫無背景地,純理論地考慮這些問題。他們預期將會繼續那本身已開展了的工作而去考慮 “altioria principia,即聖若望廿三世在1960年7月25日所頒布的自動手諭《禮節指引》(Rubricarum Instructum) 中提到的禮儀改革中更高或更基礎的原則。

繼續閱讀

Miserere mei, Deus

劍橋大學國王學院歌詠團於2013年復活節詠唱 Gregorio Allegri (1582-1652) 的 “Miserere mei, Deus" ,即聖詠51 (50):

Miserere mei, Deus, secundum magnam misericordiam tuam; et secundum multitudinem miserationum tuarum, dele iniquitatem meam. (Psalmus 50:3)

天主,求你按照你的仁慈憐憫我,依你豐厚的慈愛,消滅我的罪惡。

普世教會的音樂傳統,形成了超越其他藝術表現的無價之寶,尤其配合着言語的聖歌,更變成了隆重禮儀的必需或組成要素。(《禮儀憲章》 n.112)

優美的聖樂不應只是出現在音樂會,而應真的在禮儀中應用,協助信友在祈禱中舉心向上。

[文章分享]訪問桑普爾總主教 (2) – 聖樂及禮儀

上文,本文繼續 Catholic World Report 和 美國俄勒岡州波特蘭教區總主教 (Archbishop Alexander Sample) 的訪問

接著下來,桑普爾總主教開始談論禮儀及聖樂。

2014+Pontifical+Mass-06-3106437749-O

桑普爾主教正準備禮儀 (Photo: New Liturgical Movement / Marc Salvatore)


 

CWR:在馬凱特教區,你的繼任人多伏爾主教 (Bishop John Doerfler) 最近頒布了一封信,名為《普世大地,請向上主謳歌!》(Sing to the Lord, All the Earth!)1 ,他說這信是建基在你自己還在馬凱特教區時的一封牧函《應當常常喜樂》(Rejoice in the Lord Always)2 。多伏爾主教的信特別提到教友要學習詠唱彌撒中的額我略調,及堂區需要使用教區批准的歌集。你有沒有計劃在波特蘭教區推出有關聖樂的指引,就好像你在馬凱特教區般一樣?

總主教:我還未看多伏爾主的的信函,但我們兩人都同意聖樂是禮儀重要的一部分。我很高興我在馬凱特教區所嘗試奠基的,他現在已建設起來。

繼續閱讀

重建聖樂傳統

筆者很早前提過,禮儀中用的音樂應是聖樂,最理想是使用教會建議的聖樂,即《 Graduale Romanum 》中的不同對經。筆者也就這個問題和讀者討論過,現在香港教區所用的頌恩雖然是教區所批准,但始終離《禮儀憲章》及《羅馬彌撒經書總論》的要求很遠,有很大的改進空間。

教會以額我略曲為羅馬禮儀的本有歌曲,所以在禮儀行為中,如果其他歌曲條件相等,則額我略曲佔優先。《禮儀憲章 n. 116》

繼續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