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次告解聖事的感想

記憶是一樣可以很有趣,可以很甜蜜,但也可以是一個惡夢。而往往最影響我們的記憶,正正是那些我們不希望回憶的事。

剛剛早前我們過了聖若望.維雅納的瞻禮 (St. John Vianney, Cure d’Ars),他為甚麼是堂區神父的主保呢?因為他明白天主的意思,理解司鐸的職份,關心他的教友,為他們苦己做補贖。佔他的牧民工作一個很大的部分就是聽告解。他有聽告解有特別的神恩,可以在懺悔者未說來之前,或懺悔者刻意隱瞞的事都知道得清清楚楚。有次他還更正一個懺悔者,指出他說三十年沒有辦告解是錯的,而是三十三年沒有辦告解。

聽告解是聖若望.維雅納的重要牧民工作

聽告解是聖若望.維雅納的重要牧民工作

你問:「老實說,三十年前的罪和我們現刻有甚麼關係?事情都過了這麼久,還提來做甚麼?」很教理的回答是,我們的罪如果沒有被赦免,也一直將存留,也在我們的審判時決定我們的最終歸向:天堂還是地獄。所以,告解給予罪赦的恩寵,讓人能夠重獲因領洗後的罪而失去的寵愛(sanctifying grace)。然而,筆者這次想由一次個人經驗來看一看告解的另一種恩寵,也是告解針對人性的一面。

繼續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