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譯薩拉樞機於「神聖禮儀2016」座談會致辭後感

[20160805 更新]: 官方中文譯本已正式出爐!請到這裡

花了好幾個晚上,和幾位「神人」合作,終於譯好了禮儀及聖事部部長薩拉樞機 (Robert Cardinal SARAH, Prefect of the Congregation of Divine Worship and Discipline of Sacraments) 在7月初倫敦舉行的「神聖禮儀2016」(Sacra Liturgia) 開幕辭。稿件已交到大會指派的神長審批,翻譯小組的工作也暫告一段落。

CardinalSarah_SacraLiturgia2016

薩拉樞機 (圖: Sacra Liturgia 2016)

繼續閱讀

《歷任教宗》九周年的一點反思

九年前,2007年7月7日,教宗本篤十六世頒布了《歷任教宗》自動手諭,並附帶一封給全球主教的信函。讓全球拉丁禮司鐸能夠無須特殊批准地自由選擇按1962年版本及2002年版的《羅馬彌撒經書》舉行彌撒,稱前者為「羅馬禮特殊形式」,後者為「羅馬禮通常形式」。這一舉動,確認了所謂的新禮和舊禮彌撒都同是羅馬禮,只是表達形式有別。

這可算是羅馬官方推動「新禮儀運動」(New Liturgical Movement) 的重要一步。

感謝本篤教宗!感謝天主!

Gratias tibi, Papa! Deo Gratias!

PopeBenedictXVI_portrait-NataliaTsarkova.jpg

本篤十六世 (by Natalia Tsarkova, 2007)


碰巧,今年在英國的禮儀研究會 Sacra Liturgia 2016 ,聖禮部的薩拉樞機 (Robert Cardinal SARAH) 在開幕演說中表示,彌撒的方向應是向著(禮儀的)東方。不少人都懷疑這種方向的轉變是否改變了梵二的訓導。

說「向東舉祭」是違反《禮儀憲章》的說法真令人摸不著頭腦。因為單看保祿六世的《羅馬彌撒經書》,禮書本身是預期神父向著祭台舉行彌撒,到某些時候才會按禮書規定轉身望著教友,例如在「弟兄們,請你們祈禱…」的時候。而薩拉樞機亦曾明言主祭及教友望著同一方向舉祭符合《禮儀憲章》。

禮儀方向的改變,怎樣也比不上整本禮書的改變。然而教宗本篤在解釋將傳統羅馬禮正常化時,他這樣說:

首先,有人懼怕這份文件削弱了梵蒂岡第二屆大公會議的權威,使是次會議的重要決定——禮儀改革——受到質疑。 這種恐懼是沒有根據的。

在這方面,我們必須重申:由 教宗保祿六世頒佈,並其後由若望保祿二世再出兩版的彌撒經書,顯然是感恩禮儀的通用方式 (Forma ordinaria), 而且將繼續如此。由若望二十三世在1962年、梵二之前授權出版,並在是次大公會議期間被採用的《羅馬彌撒經書》,由現時起,可採用為舉行禮儀的特殊方式 (Forma extraordinaria)。將《羅馬彌撒經書》的兩種版本說成「兩種禮儀」並不恰當。反之,這是同一禮儀的雙重應用。

——教宗本篤十六世 附於《歷任教宗》的信函

筆者認為很多有這種恐懼,源自他們錯誤理解梵蒂岡第二次大公會議。他們認為教會應分為梵二前及梵二後兩個階段,認為兩者有著決定性的分別。然而,教宗本篤多次指出,這種想法只是媒體的謊言,教會在會議前後的教導是一樣的,教理、禮儀、倫理都有著連貫性。

[補充] 有人說「向東」、「使用拉丁文」是後人扭曲梵二的意思?要記得的一點是:本篤十六世當年是以神學顧問的身份參與梵蒂岡第二次大公會議,那筆者認為他的觀點不是可以忽視的。

羅馬彌撒經書的兩個版本之間,並無矛盾。在禮儀史中,有成長和發展,卻沒有決裂。我們的前輩所視為神聖而 予以保存的事物,至今仍然是神聖的,且為我們亦是偉大 的——它們不可能突然被完全禁止或被認為有害。教會的信仰和祈禱所發展出的寶庫,我們務必加以保存,並讓它們享到應有的地位。

——教宗本篤十六世 附於《歷任教宗》的信函

羅馬不一定是對的 — 翻譯問題

有些教友總有點誤解,以為來自羅馬教延的決定就必定是對的。其實不然。教會也是由人組成,受著人性的限制。在非信德及道德訓導下,教延的決定也出錯的可能。

事緣筆者看到以下 Notitiae 期刊在 1970年,有關於祝聖聖血時的翻譯:

Notitiae-6-1970-promultis

在1970年,聖禮部回覆有關 pro multis 的英文翻譯時,他們說英文當年譯作 for all (而非字面的 for many) 是合理的 (justified) ,基於:

繼續閱讀

面朝東方舉行彌撒——聖禮部長的建議

早幾天,一名熱愛禮儀的神父給筆者一篇文章。筆者讀後覺得也可以和各位讀者分享一下。

這文章原文是法文,是聖禮部長薩拉樞機 (Cardinal Robert SARAH) 的一個訪問。筆者的法語只限於「今晚打老虎」(Comment allez-vous?),唯有用英文譯文再翻譯為中文。雖然不是很理想,但也希望這譯上譯的文章能給大家一點反思。如果有法語專家的讀者,不妨修正筆者的翻譯。

CardinalSarah

薩拉樞機 (Photo: Alberto Pizzolli /AFP)

薩拉樞機可說是字字珠璣,他在很短的訪問中說出了很大的道理。很多意思其實已隱含在字裡行間。筆者的重點[評論]


問:最近幾個星期,你說希望看到聖體會「被理解為聖事中的核心聖事」。為甚麼呢?

薩拉樞機:我希望我們能夠在這課題上有更多的反省,去將聖體放在我們生活的中心。我留意到我們很多的禮儀都成了娛樂。很多時神父都不再以基督的祭獻去慶祝祂的愛,卻變成一個跟朋友的聚會、溫暖的聚餐、一個兄弟的時刻。為了尋找並創造有創意和慶祝氣氛的禮儀,我們便有危機將朝拜變得太過著重人,為求配合當刻的意向和潮流。一點一點地,教友被奪去了那賜予生命的禮物。對基督徒來說,聖體是生死大事!

問:如何將天主放在中心?

薩拉樞機:禮儀是我們跟天主相契合的大門。如果感恩慶典變成人的自我慶祝,那就非常危險,因為天主消失了。我們必須將天主放在禮儀的中心。如果人在中心,教會就變成了純粹屬人的團體,就如教宗方濟各所說的,變成 NGO (非政府組織的慈善團體)。如果相反,天主成了禮儀的中心,那教會就會重新獲得動力及生命力!「我們跟禮儀的關係中就是信德及教會的終向」拉辛格樞機[即後來的教宗本篤十六世]曾這樣預言了。

pope-benedict-distributing-the-eucharist-to-a-child1

教宗本篤十六世送聖體

繼續閱讀

李鏡峰主教:《慈悲聖年——聖神降臨節牧函》

中國教會在近幾十年一直多災多難,不少老教友、忠信的主教神父都吃了不少苦頭。但既然「殉道者的血是信仰的種子」,那麼中國教會其實也有不少令人敬仰的神職及平信徒。陝西省鳳翔教區的李鏡峰主教當年蒙冤入獄,被囚二十年才獲釋,獲教廷認可獲升主教,後接任鳳翔教區第三任主教。

李鏡峰主教近日頒布了牧函,很值得大家跟隨李主教的訓導深思一下。原文


當真理之神來到時祂會將你們領向真理的全部(若16:13)

親愛的主內兄弟姊妹們,願復活的主基督常與大家同在!

BishopLiJF

鳳翔教區李鏡峰主教

1.大家一定還記得很清楚,我們曾用了40天的克苦補贖[四旬期]紀念了耶穌的苦難與聖死,在默哀痛苦中哭唱了耶穌苦難聖死的祈禱聲中送別了耶穌到陰府去會見元祖亞當[聖周五],救他出離暗冥的一幕;又懷著對耶穌死後第三天復活的信仰,在沉默苦痛中與普世教會一起度過了那黑暗的聖週五和聖週六之夜,終於在第三天黎明之前[復活節守夜],以歡聲不絕的阿肋路亞迎來了耶穌的光榮復活。接著又用了40天慶祝了耶穌復活與升天[復活節到升天節的40天]、最後再用10天的時間等來了耶穌預許的護衛者聖神的降臨。[升天節到五旬節的10天]相信大家還記憶猶新:曾經偷著聚會祈禱的宗徒們(若20:19,26)開始公開向外教人大力宣講復活的耶穌(宗2:14)。從此結束了耶穌救世工程的全過程,懷著期待耶穌第二次光榮來臨的喜樂,開始度我們苦世的日常生活,進入了信仰生活的常年期。[李主教在這裡不單是在描述了我們對基督的信仰,而他是解釋教會的禮儀年曆如何幫助我們朝拜天主,以及增強對基督的信仰。]

繼續閱讀

新加坡吳誠才總主教對麥當娜的評論

大概在個多兩個月前,歌手麥當娜進行巡迴演唱,香港及鄰近的新加坡也是巡迴地點。當時筆者參與的彌撒中神父也曾在講道中批評麥當娜的所謂藝術,然而卻不及新加坡總教區的吳誠才總主教 (Archbishop William Goh) 在總教區網頁以其新加坡首牧的身份勸諫信友不應支持詆譭信仰的事:

Archbishop_WilliamGoh

新加坡第四任主教:吳誠才總主教 (Archbishop William Goh) (圖:新加坡總教區)

作為他羊群的牧者,吳誠才總主教向不同的部門發表意見,表達了天主教會的嚴重關注。在天主教團體認同「政府要平衝藝術自由和公共關注是一項具挑戰性的工作」,總主教仍要點出,「在多種族多宗教的新加坡,我們不能過於寬容接受以藝術表達為名而減少尊重每個人宗教,尤其是在這些講求宗教敏感度的時代,對那些虔誠的信徒更甚。」

……

總主教提醒所有公教徒,我們有著倫理上的責任不去支持那些詆譭及侮辱宗教的事,包括反基督信仰及世俗所推廣的不道德的價值。「信仰中沒有中立;一個人要麼支持,要麼反對。出席(這些場合)本身就是一個反見證。服從天主及祂的誡命必須先於藝術。作為天主子民,我們應追求真實的藝術,真實的藝術透過對欣賞美、和諧、美善、真理和愛、尊重、合一、超越,帶領我們走向天主;並且不要支持『假藝術』,它們推廣色慾、反抗、不敬、色情、污染年輕人心智、濫用自由、以公共利益作代價換來的個人主義、粗鄙、謊話及半真實。」

繼續閱讀

很重要所以要說三次

在梵蒂岡第二次大公會議的《禮儀憲章》(Sacrosanctum Concilium)中,提到禮儀改革要「避免『不必要』的重複」。

修訂彌撒禮典時,務必使每一部分的特點及其彼此之間的聯繫,清楚表現出來,並使信友更容易虔誠而主動地參與。
因此,只要確切保存其基本要素,禮節要簡化;歷代所作的重複或無用的增添,應該除去;某些年久失用的部分,如果適宜或需要,應該按照教父們的原始傳統,恢復起來。(《禮儀憲章》 n.50)

另外,在《禮儀憲章》第50條中也提到禮節簡化是有一個目的,就是為了讓每一彌撒每一部分的特點和聯繫要「清楚表現」。問題是,重複容易定義,但何為「不必要」呢?或怎樣的重複會影響彌撒每一部分的特點和彼此間的聯繫,致使信友未能虔誠而主動地參與呢?這就有很大的討論空間了。

20150101_037-Mass_SecondConfiteor

領聖體前的第二次懺悔經是「不必要」的重複嗎?那三次的「主,我當不起…」呢?

繼續閱讀

[文章分享]訪問桑普爾總主教 (2) – 聖樂及禮儀

上文,本文繼續 Catholic World Report 和 美國俄勒岡州波特蘭教區總主教 (Archbishop Alexander Sample) 的訪問

接著下來,桑普爾總主教開始談論禮儀及聖樂。

2014+Pontifical+Mass-06-3106437749-O

桑普爾主教正準備禮儀 (Photo: New Liturgical Movement / Marc Salvatore)


 

CWR:在馬凱特教區,你的繼任人多伏爾主教 (Bishop John Doerfler) 最近頒布了一封信,名為《普世大地,請向上主謳歌!》(Sing to the Lord, All the Earth!)1 ,他說這信是建基在你自己還在馬凱特教區時的一封牧函《應當常常喜樂》(Rejoice in the Lord Always)2 。多伏爾主教的信特別提到教友要學習詠唱彌撒中的額我略調,及堂區需要使用教區批准的歌集。你有沒有計劃在波特蘭教區推出有關聖樂的指引,就好像你在馬凱特教區般一樣?

總主教:我還未看多伏爾主的的信函,但我們兩人都同意聖樂是禮儀重要的一部分。我很高興我在馬凱特教區所嘗試奠基的,他現在已建設起來。

繼續閱讀

重建聖樂傳統

筆者很早前提過,禮儀中用的音樂應是聖樂,最理想是使用教會建議的聖樂,即《 Graduale Romanum 》中的不同對經。筆者也就這個問題和讀者討論過,現在香港教區所用的頌恩雖然是教區所批准,但始終離《禮儀憲章》及《羅馬彌撒經書總論》的要求很遠,有很大的改進空間。

教會以額我略曲為羅馬禮儀的本有歌曲,所以在禮儀行為中,如果其他歌曲條件相等,則額我略曲佔優先。《禮儀憲章 n. 116》

繼續閱讀

耶穌聖名–不可妄呼上主你天主的名

滿了八天,孩子應受割損,遂給衪起名叫耶穌,這是衪降孕母胎前,由天使所起的。(路加福音 2:21)

早前《樂山樂水》分享了將臨期的 O Antiphon中提到有關耶穌的不同稱呼。而筆者在日前的耶穌聖名瞻禮彌撒中,神父的講道很有深度,筆者想就耶穌的聖名有點分享。

Holy_Name_Pic

的確,我們非常著重耶穌基督的名字,我們每次在禮儀中聽到「耶穌基督」這名字的時候都會點頭致意。

繼續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