聖座禮儀聖事部部長 羅伯特.薩拉樞機 — 「邁向真確落實《禮儀憲章》」中文譯本 + 導讀 (5)

上文中,聖座禮儀聖事部部長 羅伯特.薩拉樞機表達了他對現在教會禮儀的困惑:這困惑來自不少人心中對梵蒂岡第二次大公會議的誤解,導致梵二教導未能真正落實。在以下的部分,樞機願意分享他的幾個建議,讓教會、讓神職、讓平信徒重新出發。

CardinalSarah_SacraLiturgia2016

樞機就是在這最後的部分提到邀請他的司鐸兄弟於將臨期時開始朝東獻祭 (ad orientem),這建議引起了不同的反應,不少人感到驚喜,但更多人被嚇人跳。據某位當時在場的神父所說,當時西敏教區的尼古拉總主教 [更新:] 禮節司嚇得呆了一下,大概下巴都掉在地上。但要首先一提的是,在樞機的建議中,朝東彌撒仍屬次要,他首要的建議是要加強禮儀培育的質素深度。可見,樞機要求的,是一種由內而外的禮儀參與,而並不是梵二後禮儀改革中,某些倡導者只著眼於改變禮儀,卻忽略了培育信友的信理及靈修。

薩拉樞機即使在建議的部分,亦呼應着他在講辭最起初對「神聖禮儀」的解釋,顯示他對禮儀的認知並非基於個人喜好,而是紮實於傳統的禮儀觀。


丁、今時今日,我們應怎樣邁向更忠實落實《禮儀憲章》?

按梵二眾教長本意,及梵二後所出現的不同情況來看,我希望提出一些實在的建議。它們是關於怎樣在現今世代更忠實地落實《禮儀憲章》。我雖身任禮儀聖事部部長,我全然謙遜地作為一位司鐸和主教來提案 [樞機明確地表明,他在這裡的呼籲是他以個人身份的呼籲,而非作為禮儀聖事部部長。這點令筆者想起教宗本篤十六世寫《納匝肋人耶穌》也是以個人身份,而非教宗身份去寫。這一點就看得出,樞機並不希望以權力壓人,反而願意讓禮儀的吸引力作主導。這謙遜的表現的確是所有禮儀人員都需要學習的:自己只是禮儀的僕人,讓禮儀在教會的心中發展。],但願它們在教會內能有利於推廣成熟的反省、學術研究,及良好的禮儀做法。

繼續閱讀

[活動快訊]羅敬業執事及阮金山執事領受司鐸聖秩聖事

ignatius_paul_pio_diaconate.jpg

(右起)羅敬業執事、阮金山執事及方濟會 伍允行執事 (圖:聖修修院網站)

教區羅敬業執事及阮金山執事將領受司鐸聖秩聖事,詳情如下:

日期:8月20日 (星期六)
時間:下午3時正
地點:聖母無原罪主教座堂

首先恭喜兩位執事。香港的年輕神父不算多,我們的確需更多年輕的神父,否則二十年後我們便要關閉半數的堂區了。

繼續閱讀

有時間的話,看看你身邊的神父吧!

聖秩聖事領受人於誦唱諸聖禱文時俯伏在地

聖秩聖事領受人於誦唱諸聖禱文時俯伏在地

網上久不久便流傳一篇文章,名為《A priest is always wrong》,內容大概是這樣的:

《神父永遠都是錯》

如果他準時開彌撒:他的手錶快了;
如果他遲了一分鐘開彌撒:他經常要別人等;
如果他講道太長:他悶壞了教友;
如果他講道太短:他沒有好好準備;
如果他有車:他太奢侈;
如果他沒有車:他不與時並進;
如果他去探訪家庭:他總不留在堂區;
如果他不去:他不關顧他們;
如果他請人捐款:他只顧搵錢;
如果他不這樣做:他太懶惰及驕傲;
如果他在告解亭時慢慢來:他總是太慢;
如果他在告解亭時很快:他不照顧懺悔者;
如果他裝修教堂:他是個大花筒;
如果他不這樣做:他任由教堂變殘;
如果他跟青年在一起:他忘記了長者;
如果他跟女士在一起:他是花花公子;
如果他跟男士在一起:他不正常;
如果他年輕:他沒有經驗;
如果他年老了:他應該退休;
只要他還活著,別人總做得比他好:
但如果神父死了,其實沒有人能替代他的位置。

繼續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