聖教宗若望廿三世 — 《躬行克己》通諭

今天(10月11日)是聖教宗若望廿三世的瞻禮。他在位時年紀也不輕,已接近77歲。然而在位4年多,他召開了梵蒂岡第二次大公會議,參與了第一會期;在1962年頒布了《羅馬彌撒經書》的修訂,即現行羅馬禮特殊形式所用版本。

johnxxiii-mass-1

聖教宗若望廿三世開彌撒

聖教宗於 1962年7月1日頒布「躬行克己」通諭 (Paenitentiam Agere) ,邀請信友以克己補贖來為大公會議祈禱。

繼續閱讀

聖座禮儀聖事部部長 羅伯特.薩拉樞機 — 「邁向真確落實《禮儀憲章》」中文譯本 + 導讀 (4)

上文中,聖座禮儀聖事部部長薩拉樞機清楚表明了,梵蒂岡第二次大公會議的會議教長並不是要重建一個新的羅馬禮,而是讓羅馬禮儀能夠有機地發展,以配合現代信友的需要,並以基督徒合一及全球人類進入教會為福傳目標。


丙、《禮儀憲章》頒佈後,發生了甚麼事?

我之所以提出,應該重新檢視《禮儀憲章》及其後的改革,是因為我不認為,我們今天可以坦誠光看《禮儀憲章》的首節,便大家自滿已達成了它的各項目標。我的兄弟姊妹們,會議教長們所提到的信徒們,去了那裡?眾多的信徒們,今天已經變成了無信者:他們根本已經不再來參與禮儀了。引用聖若望保祿二世的話:「忘記天主令人放棄人類。因此,難怪今天日常生活,已大為開放給毫無限制的哲學懷疑論、價值觀與道德的相對主義、實用主義、甚至乎玩世不恭的享樂主義。歐洲文化予人『靜默背教』的印象,使人以為自己可以完全自給自足地生活,猶如天主不存在一樣。」(《教會在歐洲》宗座勸諭 2003年6月28日,9節)大公會議所追求的合一,去了那裡?我們仍未達成合一。我們已召叫到全人類加入教會的家庭裡,取得真實的進展嗎?我就不敢苟同了。可是,我們卻對禮儀,做了極多的事!

Cardinal_Robert_Sarah

薩拉樞機

繼續閱讀

聖座禮儀聖事部部長 羅伯特.薩拉樞機 — 「邁向真確落實《禮儀憲章》」中文譯本 + 導讀 (3)

上文跟各位讀者分享了聖座禮儀聖事部部長薩拉樞機 (Cardinal Sarah) 願意大家先重溫禮儀的本質,明暸清楚才正式研究《禮儀憲章》,否則只會做成誤讀。

樞機在之後的篇章,將看看 1.Where were we ——教長們的意向、 2.Where are we ——教長們的意向至今如何被實踐、以及 3.Where can we go ——樞機的建議。今次讓我們先看會議教長們的意向:


乙、梵蒂岡第二屆大公會議的教長們有何意向?

我們必須更仔細地探究會議教長們的意向,尤其是如果我們今天渴求更忠於他們的意向。他們究竟意向藉著《禮儀憲章》帶來甚麼?

讓我們先由《禮儀憲章》的首段開始;該段開宗明義:

神聖公會議,既然計劃日漸加強信友的基督化生活,使可以改變的制度更適應我們現代的需要,促進一切有利於信仰基督人士的合一,鞏固一切召叫眾人加入教會的途徑。 (1節)

教宗若望廿三世主祭 Papal High Mass

讓我們記得當大公會議開始時,禮儀改革已是之前的幾十年的一個特點,而會議教長們已是對這些改革非常熟悉。他們不是毫無背景地,純理論地考慮這些問題。他們預期將會繼續那本身已開展了的工作而去考慮 “altioria principia,即聖若望廿三世在1960年7月25日所頒布的自動手諭《禮節指引》(Rubricarum Instructum) 中提到的禮儀改革中更高或更基礎的原則。

繼續閱讀

聖座禮儀聖事部部長 羅伯特.薩拉樞機 — 「邁向真確落實《禮儀憲章》」中文譯本 + 導讀 (2)

上文提到,聖座禮儀聖事部部長 羅伯特.薩拉樞機於 《神聖禮儀 2016》研究會中致開幕辭,讓我們今次繼續研讀樞機的看法。﹝全文PDF請按這裡下載,或看澳門《號角報》﹞


簡介

2014年2月18日,教宗方濟各在慶祝梵蒂岡第二屆大公會議《禮儀憲章》 (Sacrosanctum Concilium) 50周年的研討會中提到,頒布《禮儀憲章》50周年之際,正應促使我們「重燃決心,以更完滿的方式接受及落實[《禮儀憲章》的]訓導」。教宗接著說:

有需要去團結一個更新的意願,邁進會議教長們所指出的道路,因為,為使信友及教會團體正確及完整地融會貫通《禮儀憲章》,還有很多事情需要做。我所指的,尤其是需要一個穩固及有機的禮儀導論及培育的決心,這對平信徒及神職和獻身修道者同樣重要。

 

pope-francis-closingmass-synod2015

教宗方濟各

 

教宗是對的。如果我們要理解梵二大公會議教長們對教會禮儀生活的願景,我們有很多事情需要做。如果我們要在今天——會議結束後五十多年——去「正確及完整地融會貫通《禮儀憲章》」,我們有很多事情需要做。[「邁進會議教長們所指出的道路」是甚麼意思?就是會議教長心中的方向,不是後來的人自行創作的方向。的確要達致這方向,無論是神長及禮儀負責人都必須再花功夫先學習再實踐。]

在這致辭中,我希望提供給你們一些考慮,研究西方教會如何能夠達致更忠誠地落實《禮儀憲章》。因此,我提出以下問題:[1]「到底梵二大公會議教長們在禮儀革新中有何意向?」然後,我會考慮在會議後[2]他們的意向如何被實踐。最後,我會就現今教會的禮儀生活給你們提供[3]一些建議,使我們舉行禮儀的做法,能更忠誠地反映會議教長們的意向。

甲、甚麼是神聖禮儀?

繼續閱讀

聖座禮儀聖事部部長 羅伯特.薩拉樞機 — 「邁向真確落實《禮儀憲章》」中文譯本 + 導讀 (1)

2016年7月初,「神聖禮儀.英國 2016」研討會 (Sacra Liturgia 2016) 於英國倫敦舉行,並邀請到聖座禮儀聖事部部長 羅伯特.薩拉樞機作開幕致辭。筆者較早前也有幸和幾位信仰上的前輩 (指信仰上修為,跟年齡無關)一起翻譯聖座禮儀聖事部部長薩拉樞機的講辭,獲益良多,覺得有必要讓其他信友都能讀到樞機這充滿智慧的說話。

《樂山樂水》很榮幸能夠和澳門的《號角報》一同刊登樞機講辭的中文譯本。《號角報》是實體報紙,限於篇幅將於未來數期分段刊出講辭,而《樂山樂水》則可以以連結形式刊出。雖然網上版有其方便之處,但有實體報紙能夠刊登如此重要的一篇講辭,實在有助於記錄教會禮儀發展,也更有利讀者仔細咀嚼。這篇講辭的中文譯文能同時在實體報紙和網上媒體出現,實在是讀者之福。

樞機在研討會發言後不久,網絡上贊成及反對的聲音都有,然而很多人都沒有讀到樞機的開幕辭,某些名為天主教的媒體也選擇性地片面報導,只集中於講辭最後的禮儀方向議題,而忽視了整個講辭中以教會文憲所支持的禮儀神學。有些報導更過分地將方濟各教宗、薩拉樞機、教會傳統訓導放在對立的位置上,筆者認為這些意見一來沒有反映現實,對樞機不公平,另外也在傳播着錯誤的禮儀觀,誤導信友。因此,筆者希望,各位的禮儀觀無論如何,都請平心地讀畢整篇講辭,不要讓媒體的取材或偏見影響,而親自讀讀樞機的想法。

CardinalSarah_SacraLiturgia2016

另外,如果讀者願意的話,也不妨和筆者一起閱讀這篇講辭,筆者會以數篇文章和大家一起慢慢閱讀,並附有筆者的重點[點評]


全文可在這裡下載:(請記得買《號角報》,好好收藏,仔細閱讀)

[此中文譯本已得「神聖禮儀 英國」批准及確認 ,並由《號角報》及《樂山樂水》共同發佈。]

繼續閱讀

面朝東方舉行彌撒——聖禮部長的建議

早幾天,一名熱愛禮儀的神父給筆者一篇文章。筆者讀後覺得也可以和各位讀者分享一下。

這文章原文是法文,是聖禮部長薩拉樞機 (Cardinal Robert SARAH) 的一個訪問。筆者的法語只限於「今晚打老虎」(Comment allez-vous?),唯有用英文譯文再翻譯為中文。雖然不是很理想,但也希望這譯上譯的文章能給大家一點反思。如果有法語專家的讀者,不妨修正筆者的翻譯。

CardinalSarah

薩拉樞機 (Photo: Alberto Pizzolli /AFP)

薩拉樞機可說是字字珠璣,他在很短的訪問中說出了很大的道理。很多意思其實已隱含在字裡行間。筆者的重點[評論]


問:最近幾個星期,你說希望看到聖體會「被理解為聖事中的核心聖事」。為甚麼呢?

薩拉樞機:我希望我們能夠在這課題上有更多的反省,去將聖體放在我們生活的中心。我留意到我們很多的禮儀都成了娛樂。很多時神父都不再以基督的祭獻去慶祝祂的愛,卻變成一個跟朋友的聚會、溫暖的聚餐、一個兄弟的時刻。為了尋找並創造有創意和慶祝氣氛的禮儀,我們便有危機將朝拜變得太過著重人,為求配合當刻的意向和潮流。一點一點地,教友被奪去了那賜予生命的禮物。對基督徒來說,聖體是生死大事!

問:如何將天主放在中心?

薩拉樞機:禮儀是我們跟天主相契合的大門。如果感恩慶典變成人的自我慶祝,那就非常危險,因為天主消失了。我們必須將天主放在禮儀的中心。如果人在中心,教會就變成了純粹屬人的團體,就如教宗方濟各所說的,變成 NGO (非政府組織的慈善團體)。如果相反,天主成了禮儀的中心,那教會就會重新獲得動力及生命力!「我們跟禮儀的關係中就是信德及教會的終向」拉辛格樞機[即後來的教宗本篤十六世]曾這樣預言了。

pope-benedict-distributing-the-eucharist-to-a-child1

教宗本篤十六世送聖體

繼續閱讀

與 Cardinal Burke 的訪問.三:男性新福傳的出路

與 Cardinal Burke 的訪問.一:男性在現代社會的危機
與 Cardinal Burke 的訪問.二:教會及男性新福傳

訪問上一段中,Cardinal Burke 提到教會想吸引男性,就必須挑戰他們以困難的方式服侍天主,以禮儀吸引他們。


Matthew:在 New Emangelization Project 的研究中,其中一個常見的主題是很多男人並不理解彌撒。男人認為彌撒被女性化,而他們不真正理解彌撒中強大的男性氣氛。這種說法對以下那些人尤其正確:就是那些佔了天主教男人中大部分的隨便的天主教男人,他們對他們的信仰都很隨便。這很重要,因為當一個男人不能理解彌撒,他不能配合在彌撒中所發生的超性恩寵。一個本身不理解彌撒的男人絕不可能教導他們孩子有關彌撒的事。

Cardinal Burke:對。一個重新吸引男人投入的方法就是恢復禮儀的尊嚴。當男人看到神父必恭必敬地以基督之名行動就會有所回應。男人不會因為神父搞一個以自己為中心的表演而有所回應。以一個恭敬的方式獻彌撒在整個教會史長久以來都在吸引著男人。[Amen! Save the Liturgy, Save the World! 將彌撒舉行得像一台彌撒,參加的男人就會成為真的男人。要睇表演,男人會選擇去其他地方,男人到教堂只有一個理由,就是祈禱、祭獻。]

我們需要給男人有關彌撒本質的教理培育。就如我所提到,教理培育一直都很差,尤其是男人的教理培育。對男人的教理培育及恭敬地舉行彌撒可以造成很大的改善。明顯地很多男性在回應著羅馬禮的特殊形式,就是梵二改革前的禮規。

繼續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