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生常談性教育?

picsart_12-15-10.33.01.jpg

這陣子生活真的很繁忙,抱歉還未能好好安排恆常寫文章。現分享前陣子在良友之聲的家長專欄內有關孩子的情性教育的小文章。這個課題看似老生常談,性應是情感的進一步表達方法,但成人往往未能好好地教育孩子這方面的知識。這不是單單生理知識的傳授。如果我們未能好好認識並管理自身的情緒,又怎能談性呢?


原文載於2016年11月良友之聲

性教育彷彿總是帶點禁忌。坊間一般的性教育只談器官認知、避孕、性病等等的性愛教育。然而,性教育應是全面的「情、性教育」,是全人教育不可或缺的部分。

父母在孩子的德育和情感教育上應有自主權,不能單靠學校,甚至「外判」給不良的社會媒體,灌輸偏差的資訊。父母和家庭正是孕育良好品格和心智成熟孩子的關鍵,正確的教導,亦有助提高兒童的自我警覺及自我保護意識。

父母常見的問與答

我從哪裡來?
小孩子成長到一個階段就自然會問:「我從哪裡來?」這時,就是開始小孩子情性教育的好時機。
視乎小孩子的認知能力,父母可以簡單解釋嬰兒在母親體內成長的生理知識。但更重要的是,父母應同時解釋,小孩子的出現是由於父母相愛,是天主降福這家庭的禮物。這方面比單純的生理知識更為重要,因為這在小孩子心中留下了一個重要的訊息: 父母及天主都愛著自己。

對性好奇是「咸濕」嗎? 或是應毫無禁忌?
小孩子詢問與性相關的問題不是「咸濕」,而是他們對世界的一切都感好奇。性敎育是生命教育的一部分,没有性,就没有家庭,社會也没有下代。但這也不代表講性就毫無禁忌。正正是因為性跟生命緊密地連結在一起,我們更應教導小孩仔保護自己。

我們要教導小孩子尊重自己的身體,也要尊重别人的身體。小孩子要學懂保護自己,有些身體的部分是隱蔽的,不能讓外人碰觸,自己也不能碰觸別人的那些部分。這不是單單的生理教育,而是教導小孩以正確的方法愛自己、愛他人。 繼續閱讀

對痛苦的反思

甚麼是痛苦?人生在世,總少不免要面對不同形式的苦痛:生病、失敗、人與人的關係破列、身邊人的生離死別……正正因為人生苦難多,佛教思想中生老病死皆苦。連「生」在世上都已經是苦,配合他們有著輪迴的觀念,他們的目標就是要修行,最終脫離輪迴,不再經歷生和死。在現代社會,雖然真正的佛教徒不多,但絕多數人也視痛苦為必定要擺脫的事物,而人生目標則是為自己爭取最大的享樂及盡量擺脫痛苦

然而對基督徒而言,痛苦在基督的行實、苦難、死亡、復活中,得到了全新的意義。當耶穌基督被問到一些人遇到意外身亡的人是為因為他們的罪時,他卻否定這種因罪過而意外死亡的說法 (路加福音 13:1-4);甚至在一次奇蹟之前,祂明確地說出拉匝祿的病苦是為彰顯天主的光榮 (若望福音 11:4) 。

ga777_paralytic

耶穌的面容是圖中最痛苦的,祂承擔著眾人的痛苦

繼續閱讀

[讀者來函]可敬者安多妮安達.梅奧

編者H:讀者 Waverly 很慷慨地給我們翻譯了以下文章。小編看畢之後,只能嘆一句,自己的信德是多麼的小…… Ex ore infantium

由赤子乳兒的口中,你取得完美的讚頌 (聖詠8:3)


原文:Heather Konerman ;譯:Waverly

可敬者安多妮安達.梅奧 (Venerable Antonietta Meo)將自己的癌症病苦奉獻給耶穌, 她在世上只活了六年, 如果有朝一日她被封聖的話, 她將是天主教會最年輕的聖人(非致命, 是精修聖人)。

Antonietta_Meo

安多妮安達.梅奧在1930年12月15日生於義大利的羅馬。 三歲開始到天主教學校讀書, 人們都知道她是個善良且充滿喜悅的孩子。每當遇到窮人, 她總想把自己的錢拿出來周濟他們。她在玩遊戲上特別聰明。

當她4歲的時候,父母發現她的右腿有個地方腫起來。他們起先以為只是因為摔跤後的小傷,再經過多次的就診之後,醫生最後告訴他們,安多妮安達腳上的腫脹是由於骨癌對身體的侵襲所造成的情況。五歲的她進行了截肢,後來裝上義肢,她又再回到學校學習。每到傍晚,她的媽媽會為她朗讀天主教教理,在這段時間,她也會寫信給耶穌,聖母瑪利亞和聖人們。她總共寫了100 封書信。她將這些信件放在她房間的耶穌聖嬰像座前,純真信賴在她心中,她相信晚上小耶穌可以讀信。在信中她告訴耶穌她所犯的罪,也告訴耶穌,要把自己奉獻給祂。

她的母親建議她,寫信給教過她的總會長修女姆姆,請求讓她能早點初領聖體。在1936年的耶誕節,她第一次領受了耶穌至聖聖體。在痛楚中,她用義肢支撐,在整台彌撒中,雙手合十虔敬地跪著。在她的身前放置了一封她寫的信,她告訴耶穌:「沒有祂的恩寵, 她什麼都做不到」

當越來越嚴重的身體病痛,使她再也不能從床上坐起來,她的腫瘤已經蔓延到全身各處。她把承受的所有的苦痛都奉獻給耶穌。在她的信中,她說將她的腿獻給耶穌:「疼痛就像一塊布料,越強越實在,價值越高」。在信中, 她請求耶穌降福所有她愛的人,請求耶穌給她承受痛苦的恩寵。 最後她寫下這樣的話結尾: 「禰的小女孩向禰送上許多許多的親吻。」

1937 年7月3號, 她離世的那個晚上,她請求她的媽媽不要哭,告訴媽媽,聖女小德蘭已經告訴她時辰已到。在微笑中,呼吸到最後一口氣,她安息主懷回歸父家,年僅六歲

2007 年12月17號, 教宗本篤十六世將她宣為「可敬的安多妮安達.梅奧」。她的一生是受苦孩童成聖的見證。 教宗說安多妮安達. 梅奧是信德和望德的榜樣, 我們該向她學習和跟隨她的良表。

可敬的安多妮安達.梅奧,為我等祈禱!


譯者後記:3 年前到羅馬旅遊,無意在一個教堂中看到一個小女孩的祈禱卡,祈禱內容義大利文,我完全看不懂,但是心中就是有種奇妙的渴望,要我把卡片帶走, 希望能夠知道這個清秀的小孩是誰?3年後我終於在網上看到介紹她的英文文章,瞭解了她的感人故事, 她將所有的痛苦慷慨的獻給所愛耶穌,短暫的生命充滿這信德和愛德的馨香,小小年紀,有這樣的聖德,真是另人佩服。希望她的故事帶給我們每一個基督徒啟發和鼓勵。

antonietta-meo-1.jpg

續談小孩子望彌撒

20160326-1-WalkingKid

有時候真的不到我們幾位《樂山樂水》的作者不服,我們其中幾篇最受歡迎的文章都是和小孩子參與禮儀有關。不久前筆者也帶著兩歲的兒子參與聖周六的復活節守夜慶典。大家也知道這一晚的禮儀是整個禮儀年曆的最高峰,也是最長的一晚禮儀。對於一個會走動卻未有能力控制自己的小孩子來說也是一種磨練 (磨難?)。筆者也有少許經驗想跟各位分享,各位家長讀者不妨讀後也投稿分享一下你們的經驗及想法。

繼續閱讀

母親的微笑,是「贏在起跑線」的關鍵?!

wp-1457660514488.jpg

在網上看到一個韓國電視節目,其中有一個環節,讓媽媽和孩子被中間的「視覺懸崖」分隔著,天各一方,看看孩子面對著開心笑的媽媽,和木無表情的黑面媽媽的反應。孩子在那個情況可以無視眼前的障礙,克服恐懼,勇往直前呢? 繼續閱讀

子女行為失態又關我事?

wp-1457660517968.jpg

上篇談及母親如何未能欣賞小孩的心意,更不自覺地傷害孩子。很多時成人不能明瞭孩子的心思。不知道是大人太高深,還是孩子太單純?有時孩子就是單純的盡力希望為家庭作點貢獻,也會落得被罵被責怪的下場。在感情上,屢戰屢敗的還會屢敗屢戰嗎?事實是,在情感上得不到滿足和安全感的人們,愈是會斤斤計較,和對別人的「眉頭眼額」所微微表現出來的情緒,異常地敏感。孩子的思念如果往往沒人關顧理解,他亦自然不懂得如何去化解不安的情緒。這些情感上的傷害必定會在生命中留下傷痕,日積愈累成為一些難以痊癒的內傷。這有可能會在其品行方面反映出來:如無理地發脾氣、自殘、哭、尖叫、坐立不安、身體無故的痛楚、尿床、肚瀉和暈眩等,不單影響到其自身與照顧者當下的生活,日積月累也大大牽動其性格發展,學習態度,社交能力,愛情觀等各方面,大大影響未來的生活。 繼續閱讀

父母的盲點:原來是自己在誰傷害孩子?!

wp-1457582742076.jpg

早陣子的一篇文章講及小兒到沙灘的經驗和反思,自覺學習了不少新的東西和可行性,也輾轉勾起了自己藏在心裡多年的傷痛,是時候寫出來,好好梳理後,坦然面對,自己也從新出發,希望當個懂得尊重孩子位格,細心的醒目媽媽。(後按:多年後以文字記錄,心還是戚戚然,是筆者太「玻璃心」嗎?)剛好這陣子愈來愈多朋友關心學生情緒抗逆問題(實情是:成人也常壓力爆煲),其實有沒有想過部份壓力是源於家長嗎?來分享一個微不足道的小故事。 繼續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