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片故事]愉快的修道生活

又到沉悶的星期一,筆者看到幾張圖片想和大家分享一下。

未知這些修道人面上的喜樂,會否吸引年輕人認真考慮一下為主獻身的聖召。筆者在這裡先請大家為自己及年青人的聖召祈禱,另外也可以考慮購買這些修道人的產品,支持他們專務祈禱的生活。

Summit-WIMPLE-NewJersey-DominicanNuns.jpg

以上是美國新澤西洲的玫瑰聖母修院,她們是道明會修女。她們仍保持道明會的傳統配帶著會衣及頭巾。

如果想支持她們的話,可以到她們的網上商店買蠟燭、肥皂、洗澡液、護膚品、書等等。


以下則是早前介紹過的在意大利的本篤會士,他們受地震影響,現在正慢慢重新維修他們的修院。早前禮儀及聖事部長薩拉樞機 (Cardinal Sarah) 探訪他們的修院,並祝福了他們臨時修院的小聖堂、抄經閣 (scriptorium)、廚房等等地方。

薩拉樞機更說:

我肯定教會的將來就在隱修院中……因為哪裡有祈禱,就有將來。
(I am certain that the future of the Church is in the monasteries… because where prayer is, there is the future.)

Norcia 的本篤會士都有網上商店,售賣本篤傳統的啤酒及他們咏唱禮儀的 CD。小弟未試過這樣郵購買啤酒,未知會否打碎酒瓶,讀者可以試試。另外他們的 CD 相信也能讓各位讀者更加明白禮儀音樂,大家不妨支持。他們也有地震重建專頁

monksofnorciawithcardsarah

monksofnorcia_cardsarahblessing

能力、責任、聖召

“With great power comes great responsibility"
「能力越大,責任越大。」

早幾年電影《蜘蛛俠》上映後,以上的對白馬上流行起來。

當然能力越大的人,就應背付起更大的責任,就如耶穌「塔冷通」的比喻之中,一個遠行的人按各個僕人的才能,給予不同的數目的「塔冷通」打理。

天國又如一個要遠行的人,將自己的僕人叫來,把財產托付給他們:按照他們的才能, 一個給了五個「塔冷通」,一個給了二個,一個給了一個;然後動身走了…… (瑪竇福音 25:14ff)

parable_of_talents

塔冷通的比喻


然而天主的做法往往超乎人的想象。筆者也算是個很貪睡頗懶散的人,但自從兒子出世後,能夠連續睡8個小時的夜晚寥寥可數,早前兒子病倒進醫院筆者也陪了他好幾天,累得不能筆墨形容。

在閒談間,同事說到做爸爸需要很有能力,筆者反省後卻覺得事實正正相反:

不是因為我們強大有才幹才能負起家庭的責任,反而是因為家庭的責任給予我們能力

不是單單能力使人負起責任,而是願意背負起責任這個意向使我們有能力。而這能力的來源,是聖事。

繼續閱讀

名不正則言不順——《樂山樂水》的命名考慮及天主教法典第300條

《樂山樂水》成立之初,筆者和其他作者都考慮過這裡的名字。筆者打算分享一下我們命名這網誌的考慮,包括意義天主教法典的問題。

BannerFirenze

《樂山樂水》名字出處

名字《樂山樂水》1 取自「論語.雍也」:

子曰:「知者樂水,仁者樂山;知者動,仁者靜;知者樂,仁者壽。」

筆者相信,智慧/知識 (sapiens),以及仁愛 (caritas)均是實踐天主教信仰的重要元素。

繼續閱讀

愛聖體和愛近人 — 十字架節反省及聖德蘭修女的啟示

大病初癒,連帶小孩子也病到不能上學,這兩三周好像有點荒廢了《樂山樂水》,實在有點抱歉!

早前在默想「光榮十字架」的奧秘,筆者是平信徒,最關注的當然是「光榮十字架」的牧民幅度,我們該如何實踐。另外,這也關係到我們該如何更有力量去以天主的愛去愛近人。

exaltationholycross

十字架的愛

基督在十字架上捨身,成全了「愛」。有些接近解放神學的人總把耶穌形容是一個失敗了的改革者,或祂是「革命尚未成功」便被權力殺死。這種想法錯了。瑪竇福音中,耶穌這樣說:

耶穌遂對他說:「把你的劍放回原處;因為凡持劍的,必死在劍下。你想我不能要求我父,即刻給我調動十二軍以上的天使嗎?若這樣,怎能應驗經上所載應如此成就的事呢?」 (瑪竇福音 26:52-54)

耶穌是自行決定祂要應驗經上所載,成為「除免世罪的天主羔羊」(依撒意亞先知書 53:7; 彌撒中的 Agnus Dei /「羔羊頌」)。耶穌是全權控制著自己生死,祂以完全的自由將自己完全獻給父,以滿全祂對教會的愛。這就是十字架的意義,這是十字架的光榮。這就是聖歌 Crux Fidelis 為甚麼說十字架是「甜美之木」,因為這十字架是耶穌基督主動捨身的標記。

707px-Ghent_Altarpiece_D_-_Lamb

天主的羔羊自願捨身,成全了愛德 (Ghent Altarpiece by van Eyck)

繼續閱讀

婚姻和社會的迷思:閱〈為婚姻辯護〉後有感

wpid-wp-1426747472321.jpeg

筆者的文章,很少涉及一些社會時事或其他較「認真」的課題,不是不關心或有冷感,其實是筆者總希望逃避,因坊間的文章不時有很多很多的謬誤,但筆者不似這網誌其他作者有精力去回應或評論。(說穿了就是懶惰!)故筆者的文章多是輕輕鬆鬆的吧:煮煮飯,談談情,說說愛,一些無聊的對話。很久以前,有朋輩給我分享了一篇名為〈為婚姻辯護〉,與近年流行光說「愛」的潮流不同,是少有乎合天主教教理又顯淺易明的文章,就在這兒引述一些選段與大家作點分享吧。

現代社會錯誤的論調,就是在於宣揚婚姻是可被重新定義,以適應時代的改變。這其實是不理性的,並忽視了婚姻的本質。……

真的每一樣事都能重新定義嗎?道路或許可以有很多,但真理只有一個!

真的每一樣事都能重新定義嗎?道路或許可以有很多,但真理只有一個!

語言的偽術,在這個世代,特別是在香港社會,稍有留意時事的你也不會陌生吧。隨著時代的改變,的確很多客觀的情況或許已改變,但有很多東西的本質仍是不變。一個詞語或概念的定義,比大部分人的想像來得重要。但誰人有權力去定義這些詞語和概念呢? 繼續閱讀

所有人的彌撒

本來也不太想談這個題目,但因為近期又有類似的宣傳,又忍不住要寫一篇短文。

筆者說的是那些「嬰兒彌撒」、「青年彌撒」、「小朋友彌撒」。

其實筆者不太明白「青年彌撒」或「小朋友彌撒」的意義是甚麼。甚麼意思呢?事情是這樣的,筆者小時候聽神父解釋為何所謂的 Private Mass 不好,是因為每一台彌撒都是為所有人的,神父不應該單獨自己開 1

對的,每一台彌撒都是為所有人,那麼「小朋友彌撒」呢?「小朋友彌撒」適合老年人去嗎?「青年彌撒」又適合小朋友去嗎?

教宗本篤十六世給兒童送聖體,和給成人送聖體沒有甚麼分別

教宗本篤十六世在彌撒中給兒童送聖體,和給成人送聖體沒有甚麼分別

繼續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