耶穌卻隱沒了

50 St Mary's Amsterdam NY

美國 紐約州 阿姆斯特丹 聖瑪利亞堂 (NLM photo)

傳統上,在四旬期尾二的主日,聖堂的十字苦像、聖像及畫像都會用紫布覆蓋著,代表四旬期進入下一階段:在傳統羅馬禮,這稱為「苦難期」 (Passiontide)。在新禮中,苦難主日和聖枝主日是同一天,但在傳統上,苦難主日是四旬期的第五個主日,而聖枝主日則是再下一個主日,是分開的。但這個分別不是筆者今天要談的重點。

在這個主日教會覆蓋十字苦像及聖像,也回應了傳統羅馬禮今天福音的最後一句話。今天的福音選讀了聖若望福音 8:46-59,就是耶穌對猶太人說「我就是」,猶太人明白他自比天主,決意要用石頭擲死祂。福音最後的一句就是:

他們就拿起石頭來要向他投去;耶穌卻隱沒了,從聖殿裏出去了。
Iesus autem abscóndit se, et exívit de templo.

既然耶穌「隱沒」了,我們在禮儀中也再看不到耶穌及祂聖人的標記了。而在世界停擺、各地也實施檢疫的期間,我們信仰的標記也同樣「隱沒」了。

繼續閱讀

記住死亡

「你既是灰土,你還要歸於灰土。」(創世紀 3:19) 天主這樣對犯了罪的人說。這也是在聖灰星期三禮儀中的一句話。「亞當」這個字,原文就是由「土」變化而成,更強調人的出處本是灰土。如果不是有著天主的氣息,人根本就是「地底泥」。

我們現在害怕瘟疫的蔓延、害怕因疫症死亡。害怕死亡是人之常情,我們應該愛惜自己的生命,因為這是天主的賞賜。但是我們更應該害怕屬靈的瘟疫、害怕屬靈的疫症、害怕屬靈的死亡。世界的享樂主義、色情文化、扭曲人性的理論、對權力的追求……這些都是屬靈的瘟疫,是我們更應該害怕的瘟疫。

四旬齋期不是自虐的時間。教會是以四旬期提醒我們要重新尋找天主的氣息,這才是我們生命的最終根源。四旬期的克己就是要我們「 Memento mori, 記住死亡」,讓我們戴上屬靈的防具,盡力抵抗屬靈的疫症。我們每個人都必然經歷肉身的死亡,但我們卻能選擇依靠天主避開永恆的死亡。四旬期正正就是協助我們抓緊天主的氣息,以日後能獲到永恆的生命。

記住死亡,直直地看著它,好使我們能夠尋到永恆的生命。

665px-Francisco_de_Zurbarán_053

Saint Francis in Meditation by Francisco de Zurbarán

危機中的四旬期

香港近八個月可說是翻天覆地,沒有人能夠獨善其身。筆者雖說是安好,但同時像是喪失了寫作能力,長時間未能寫作。現在希望由這神聖的四旬期開始,重拾寫作的習慣。

過去的大半年,香港社會一直賴以生存的社會基礎被刻意破壞:法治、公平、自由。破壞香港價值的人依著外在的勢力,試圖奪取香港的權力,建立一個以外地勢力為核心的新霸權。然而,不少香港人不甘自己的土地如此被人強搶,奮起保衞自己土地恆久以來的法律及規則。然而,面對外地勢力,香港人似乎都處於下風,眼看外地的勢力將要重新定義「香港」。

Cardinal-StephenLangton-3

Cardinal Stephen Langton, 英國的《大憲章》(1215) 就出自他的手筆

不單是世俗社會,自從楊鳴章主教於2019年1月逝世,香港一直都沒有正權主教。在這一年多的時間,不時就聽到各方面的傳言,推測下一任的主教人選。教會內馬上也有爭議,擔心下一任主教能否帶領香港教會對抗共產主義政權的入侵,繼續維持教會在香港的道德影響力,甚至害怕香港的信友成為教廷為了討好某強國的犧牲品。

繼續閱讀

四旬期第一主日講道分享

temptation_christ-san_marco

耶穌受誘惑 (威尼斯 聖馬爾谷大殿)

那時,耶穌被聖神領往曠野,為受魔鬼的試探。衪四十天四十夜禁食,後來就餓了……﹝瑪竇福音 4:1-2﹞

一段準備的時間過去,四旬期正式來臨。剛過去的主日,福音提到耶穌四十天四十夜禁食,受魔鬼的試探。

筆者有幸參與陳日君樞機主持的彌撒,其中他對福音的解釋、以及對教友善度四旬期的勸勉很有意思。

cardinal_zen_stpeters

首先樞機提到魔鬼以麵包引誘耶穌。

你若是天主子, 就命這些石頭變成餅吧!……
經上記載:『人生活不只靠餅,而也靠天主口中所發的一切言語。』(瑪竇福音 4:3,4)

繼續閱讀

聖灰星期三——「你憐憫眾生,因為你是無所不能的」

「你憐憫眾生,因為你是無所不能的,你假裝看不見人罪,是為叫罪人悔改。的確,你愛一切所有,不恨你所造的;如果你憎恨什麼,你必不會造它。如果你不願意,甚麼東西能夠存在?如果你不吩咐,甚麼東西能夠保全?愛護眾靈的主宰! 只有你愛惜萬物,因為都是你的。」智慧篇 11: 24-27

PaulVI-receivingash

1966年聖灰禮儀中,保祿六世由 Archpriest Paul Cardinal Marella 手中領聖灰。

四旬期是我們為準備復活節的日子。我們在這四十天,按自己的身體狀況和能力,效法耶穌守齋四十天,我們克己、守齋、補贖、協助窮人。我們平日都應該有做這些事情,但四旬期更提醒我們要更加熱切地克己守齋。

聖伯爾納鐸 (St. Bernard of Clairvaux) 寫道:「impassibilis est Deus, sed non incompassibilis」 ——大概就是「God cannot suffer, but can suffer with. 天主本身不能受苦,但能夠一起受苦」。正正是這原因,「厄瑪奴爾」——天主與我們同在——就是天主親自和我們一起受苦。天主和我們一起受苦,是因為愛。我們相信,祂既願與人一起受苦,就是祂願意我們都能走到祂前,和祂在一起。

耶穌的整個傳教生涯,以四十天嚴齋開始,直到十字架上,祂以聖詠22/21 進入了人性最痛苦之處:「我的天主, 我的天主,你為什麼捨棄了我?」聖子是天主聖三的一位,祂永遠與聖父、聖神同在,即使在十字架上,聖三都保持共融。但耶穌在十字架上的呼喊,是以人類最高大司祭的身份向天主呼喊:對人來說,還有甚麼比和天主分離更為痛苦?

聖子本身不能受苦,但祂也卻降身成人,與人受苦。我們每一個個別的人,也不能受盡所有的苦難,但我們能藉著在教會內克己守嚴齋做補贖幫助窮人,稍微參加基督的身體——教會與世人共同受苦的功勞。

jean-leon-gerome-christian-martyrs-last-prayer-full

跟受苦受迫害的教會在一起

今年,我們尤其能夠將這四旬期的一切克己補贖,獻給中國教會。中國教會的苦難看似永不完結。我們可能失望,但不能絕望。一如保祿宗徒所說:

但我們是在瓦器中存有這寶貝,為彰顯那卓著的力量是屬於天主,並非出於我們。我們在各方面受了磨難,卻沒有被困住;絕了路,卻沒有絕望;被迫害,卻沒有被棄捨;被打倒,卻沒有喪亡;身上時常帶著耶穌的死狀,為使耶穌的生活也彰顯在我們身上。(格林多後書 4:7-10)

我們不是每一個人都能走到中國教會受苦,或親自幫助及安慰忠貞的教友神職。但我們每個人都能為他們獻祈禱、做補贖。

聖灰星期三 (Ash Wednesday)

falat_julian_popielec

Ash Wednesday (Painting by Julian Falat, 1881)

今天是聖灰瞻禮四 (Ash Wednesday) ,全球天主教徒開展了神聖的四旬期,東方教會稱這時期為大齋期 (The Great Fast) ,表達出這段神聖時間最外在的表達:守齋禁食。

在四旬齋期的開端,教友們都參與彌撒領受聖灰。教會藉她的神聖禮儀提醒我們:

「你既是灰土,你還要歸於灰土。」 (創世紀 3:19)

但同時這看似悲傷的呼籲其實也有著積極的勸告:

「你們悔改,信從福音」(馬爾谷福音 1:15)

繼續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