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讀者來函]驢仔小記: 告解之嘛!

以下是讀者「驢仔」看到一個網站後的分享。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又到星期一返工嘅日子,成個「阿愁」搭地鐵返工。驢仔同好多香港人一樣,鍾意喺搭車嘅途中做下低頭族,咁啱睇到一篇有關琴日嘅福音講道,又覺得幾好,所以就同大家分享一下喇!

呢篇文本身就係英文,咁驢仔獻醜、試下簡單譯一譯喇~

繼續閱讀

[讀者來函] 淺讀告解聖事

作者H按:以下讀者來函頗長,所以小弟暫作編輯,替作者加上[標題]重點


文:小彌額爾

筆者提筆之際,剛巧教宗方濟各在昨天的聖灰曕禮中派遣千多名慈悲傳教士,到各自其所屬的教區中擔任此神聖的職務,透過聖父所賜予他們的特殊權力,把以往需要由宗座處理或赦免的重罪,均可藉這些聽告司鐸來給予天主的寬恕。1

PopeFrancisConfession

教宗方濟各辦告解

從而在這慈悲禧年中,真正體驗出天主願意無條件愛罪人,寬恕罪人,時刻歡迎浪子回到祂身邊的一個最有力之標記。所以筆者亦想藉此平台分享自己對這七件聖事中,稱之為治療人心靈之聖事的一些經驗和看法。

繼續閱讀

幾耐辦一次告解?

筆者以往所在的堂區都會在「大時大節」 - 聖誕節、復活節前舉行集體悔罪禮,然後當天會有很多人排長龍辦告解,整個過程動用差不多6-8名神父,仍要花4小時以上才能完成。但是,在平日彌撒的前後時間,卻很少見有教友去找神父要求辦告解。

也許很多教友都曾經有疑問:到底我們應該什麼時候去辦告解?要隔多久才去一次?

是不是每次在大禮彌撒前的集體悔罪禮辦告解就可以了?可是,每次跟神父說「距離上一次辦告解的時間有…差不多大半年」時,卻又有點不好意思。

molteni-giuseppe-la-confessione

繼續閱讀

[非官方翻譯] 教宗方濟各就慈悲特殊禧年給予信眾大赦的信函

昨天9月1日羅馬中午時分,梵蒂岡公布了一封教宗就慈悲聖事的信函,筆者略盡綿力,做了個很粗疏的翻譯。重點[意見]


給我可敬的兄弟
Rino Fisichella 總主教
推動新福傳宗座委員會主席

jubilee-of-mercy

慈悲特殊禧年快要來臨之際,我願集中在數項我認為需要留意的重點,好讓聖年的慶祝能夠對所有信徒來說成為一個真實與天主慈悲相遇的時刻。這實在是我的願望:這禧年讓人感受到父的親近,祂的溫柔像是能夠觸摸到的,這樣每個信友的信德都能夠得以堅定,這信德的見證將更有功效。

繼續閱讀

一次告解聖事的感想

記憶是一樣可以很有趣,可以很甜蜜,但也可以是一個惡夢。而往往最影響我們的記憶,正正是那些我們不希望回憶的事。

剛剛早前我們過了聖若望.維雅納的瞻禮 (St. John Vianney, Cure d’Ars),他為甚麼是堂區神父的主保呢?因為他明白天主的意思,理解司鐸的職份,關心他的教友,為他們苦己做補贖。佔他的牧民工作一個很大的部分就是聽告解。他有聽告解有特別的神恩,可以在懺悔者未說來之前,或懺悔者刻意隱瞞的事都知道得清清楚楚。有次他還更正一個懺悔者,指出他說三十年沒有辦告解是錯的,而是三十三年沒有辦告解。

聽告解是聖若望.維雅納的重要牧民工作

聽告解是聖若望.維雅納的重要牧民工作

你問:「老實說,三十年前的罪和我們現刻有甚麼關係?事情都過了這麼久,還提來做甚麼?」很教理的回答是,我們的罪如果沒有被赦免,也一直將存留,也在我們的審判時決定我們的最終歸向:天堂還是地獄。所以,告解給予罪赦的恩寵,讓人能夠重獲因領洗後的罪而失去的寵愛(sanctifying grace)。然而,筆者這次想由一次個人經驗來看一看告解的另一種恩寵,也是告解針對人性的一面。

繼續閱讀

[讀者發問] 如果克服告解的障礙

有讀者問到:

我有時告明前,都會怕神父認得出自己的聲音或樣貌,因自己的大罪,使他對我留下壞印象。我應該如何克服這種障礙呢?

其實我們害怕神父因我們的告解而有壞印象是非常人性的感覺,是正常的。就像原祖父母在犯罪後要遮蓋自己,我們也渴望遮蓋自己的罪過,希望天主或其他人看不到。最起碼,這表示我們還懂對錯善惡。這是該慶幸的。

另一方面,我們也要同時克服這人性的障礙,有些方法是能夠幫助我們的。

首先我們應選擇那些神父及告解者之間有分隔而不能互望的告解亭。這為幫助我們克服人性的軟弱是很有幫助的。在信理中我們知道,在告解中神父是以基督的身份去聽告明及赦罪,但在於人性來說,我們看不到在神父位格內的基督。因此我們需要遮住那些影響我們的五官。

筆者認為,面對面的告解其實是對告解者增添了很多無形的壓力。筆者認為這是靈修很高階的人可以考慮,筆者能力有限,學不來。而且很多時在告解亭的分隔都掛著十字架,也有悔罪經文,很方便默想。

另外,也為了不讓告解內容被外面聽到的原故,告解者可稍稍壓低聲線,低聲但清楚地告明。有時為了讓神父能夠理解你的告明及給予指導,你可以考慮先說明自己的生活狀況,例如:「我是位男青年,求學中」或「我是位主婦,有兩個小孩子」等等;但你也可以不說。如果你覺得有困難的話,便不要說吧。

如果各位的堂區的神父有聽告解的良好習慣,定時便自行坐在告解亭內聽告解,那當然是可以免除要面對面找神父辦告解的問題;另外也可以跟在別人辦告解的隊,不做第一個;或你也可以跟神父預約時間辦告解時請他先進告解亭你再進去;當然你也可以到別的堂區辦告解,這也是好的解決方法。

記得一位新神父說過,他離開告解亭時就忘記了告解亭的一切。 What happens in Vegas the Confessional stay in Vegas the Confessional. 就算神父記得,他也不能夠把告解內容說出來,或顯露出來,或有任何行動。就是說,如果有人向神父告明他放置了炸彈,他也不可以因此而有甚麼行動。教會歷來不少神父寧可殉道致死都不洩露告解內容半分,這就是天主恩寵賜告解者的 Confessional Seal 。

最後,要說的是,當我們要提起勇氣去進入告解亭時,這就更加顯露出我們對天主及罪赦的渴望。讓我們視這為天主給我們的考驗,為自己做賠補,在天國賺取更多恩寵。

陳繼容博士電台短講 (7)

在這系列的前幾篇文,我們一起讀到/聽到陳繼容博士講解了入門的三位聖事,即聖洗、堅振、及聖體聖事。入門聖事既完,我們將開始另一組的聖事就是治療聖事。

治療聖事包括告解聖事及病人傅油聖事,前者治療靈魂後者治療肉身。筆者可以非常肯定的說,現在教會遇到這麼多的問題,就是因為教友們沒有勤辦告解的後果!當我們不經常辦告解,我們怎能夠在天主那裡獲得足夠的恩寵去改變自己的惡習,然後去改變世界呢?告解聖事是天主慈悲的管道,天主恩寵的河流。我們不辦告解,就好像我們在沙漠快要渴死,但我們卻不走往那五分鐘路程的綠洲

教宗方濟各辦告解 (CNA圖片)

讓我們看看陳博士講解告解聖事。原文分三篇,請到原文收聽及閱讀全文:第十二集:告解聖事第十三集:告明第十四集:告解聖事的方式


各位聽眾:

今晚我們開始講告解聖事,第二組治療聖事的第一件。有不少人都問,為甚麼領了洗的人還要告解? 繼續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