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場惡夢

聲明:此文章確實是昨晚夢中所見,驚醒後有感因此馬上寫下來。事後只作某些潤筆。各位請勿對號入座。


昨晚冷得很,加上日間有事外出,晚上和太太談了一會家庭、信仰事就先匆匆睡了。

夢中自己因事前往一個偏遠堂區。堂區是簡陋的舊建築,聖堂內部卻是新穎的裝修,卻相似一個表演禮堂而非祈禱朝拜之地。

坐下等了好久,信友慢慢聚集,當中也有舊相識。但他們心神卻是集中在自己即將的表演以及舞台準備,另一些正盤算如何在禮儀推廣自己的政治立場,其他教友則無論幾早來到,也一律坐在最後。

終於彌撒開始,但在夢中,眼前的是一個宗教舞台劇,身後的人在派政治傳單。自己不知怎地決定離去,另找彌撒。

PuppetMass

並非夢中所見,但也不遠矣

繼續閱讀

個人短記:家庭玫瑰經

嬰兒洗禮

兒子早一段時間已嚷着要唸整串五端玫瑰經。

事緣是兒子的代父早前送給了兒子一條短的玫瑰鏈,只有一端的那一種。兒子對此十分興奮。我想是因為他在祈禱的時候不知道做甚麼好,現在祈禱時,除了口頭唸禱文之餘,他的手終於有所寄托。

那時,晚上家庭祈禱便變為唸一端的玫瑰經。很快兒子便發現爸爸媽媽拿着的玫瑰鏈長得多了!他便發現原來平日唸的玫瑰經是濃縮版!起初兒子只是想拿着這條長的玫瑰鏈唸,但不久,他便不甘於只是用這條玫瑰鏈的一部分:他要唸整串的玫瑰經,他要給聖母整串玫瑰花環。

繼續閱讀

在這邪惡的世代如何自處

在中國,一個以和平人權為終宗旨、終身獻身國家的知識份子,被自己的國家所殺死了。悲憤的心情是人性最自然不過的反應:悲是因為他的愛國為民的情操完全被自己的國家所忽視、憤是因為他的國家竟視一個全心為人民奉獻一生的知識份子為自己的敵人般對待,完全違背一個國家對自己人民,甚或對任何一個人的責任及尊重。

EmptyChair_NobelPrize

以下只是筆者於這幾天的想法。不是評論,卻只是筆者作為一個普通基督徒對現在局勢的想法。當中思路頗為混亂,但也暫且記錄下來。

聖詠中不少的篇章均是天主的子民在不公義的境地向天主的呼喊:

繼續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