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身體神學》到《人類生命》(2)——起初,墮落,得救贖

1978 FILE PHOTO FROM ELECTION OF POPE JOHN PAUL II

1978年10月16 沃以蒂瓦樞機成為第264任教宗,取名若望保祿二世

我們開始了新系列,研讀聖若望保祿二世的「身體神學」及保祿六世的「人類生命」。

上文我們開始提到,我們首先要記得我們是靈魂及肉身兼備的受造物。接著在這裏,我們先很廣泛地看看聖若望保祿二世如何將人類的救贖史分為「在起初」、「墮落後」、及「被救贖」的階段。

聖若望保祿二世在解釋我們的身體時,他回到創世紀的敍述。因為聖教宗想和我們一起看,天主「在起初」的計劃是怎樣的。一如前文所述,「在起初」天土創造天地萬物,而「天主看了他造的一切,認為樣樣都很好。」(創世紀 1:31)

然而在這萬物當中,人是特別的。這不是因為人能夠比其他動物跑得快或舉起更重的物件。人是特別的是因為「天主於是照自己的肖像造了人,就是照天主的肖像造人:造了一男一女。」 (創世紀 1:27)

「在起初」在聖若望保祿二世的整個「身體神學中」有著重要的角色。因此我們要先理解聖教宗如何看待這詞語。聖教宗將整個人類歷史分為三個階段:「在起初」、「墮落後」、「被救贖」。

繼續閱讀

由《身體神學》到《人類生命》(1)——人是身體及靈魂

1978 FILE PHOTO FROM ELECTION OF POPE JOHN PAUL II

1978年10月16 沃以蒂瓦樞機成為第264任教宗,取名若望保祿二世

上文提到我們開始了一個系列,研讀聖若望保祿二世的「身體神學」及保祿六世的「人類生命」。要理解聖若望保祿二世的「身體神學」,甚至說,要真正接受天主教會對「性」及「愛」的訓導,筆者認為以下兩點是我們首先要明白的:

  1. 我們是靈魂及肉身兼備的受造物。
  2. 天主「在起初」給人的計劃、人在「墮落後」的境況、以及基督如何「救贖」人性。

教會在二千年來應付過不少異端,就是對天主錯誤的理解。很常見的一種想法就是,將人或世界的物質及靈性分裂。很多古時的宗教將世界視為善和惡相爭之地。創世紀卻說天主創造了世界,說:「天主看了他造的一切,認為樣樣都很好。」(創世紀 1:31)

接着,基督徒要面對諾斯底主義 (Gnosticism) 。跟從諾斯底主義的人都認為人如果要達到真正的完滿,並不是靠信仰、聖書、宗徒傳承,而是靠一種秘密的知識。而這知識不是人人能夠擁有的。既然他們都不相信傳承的信仰,他們信仰的內容其實和基督信仰沒有甚麼關係,卻在用了基督信仰的詞彙去說他們的理論。他們普遍相信,人的靈魂是造物主靈體的「碎片」或「分身」,但這高雅的靈魂卻被困在屬於惡的世界、屬於惡的肉身當中,所以人的終向就是要脫離肉身,回歸到造物主當中。

然而,這並不是基督信仰。基督信仰不依賴一些個人的「覺悟」、超越聖經、歷代聖人教導的學說。基督信仰——聖經及教會的訓導——由一開始就不止於相信創世紀說「世界是好的」,也同樣相信,我們的復活是靈魂和肉身一起復活:

繼續閱讀

由《身體神學》到《人類生命》(0)——前言

今年2018年是真福教宗保祿六世頒布《人類生命》(Humanae Vitae, 英文)通諭50周年。這通諭對不少教友來說都是頗為陌生,就算知道也是不甚明白。

的確,很少神父會著重解釋及教導《人類生命》通諭,而慕道班導師亦很少有教導,但是我們是不可能忽略這部分的教會訓導。因為在1968年,保祿六世藉《人類生命—論節制生育》,相反世界潮流,堅持教會二千年來不變的訓導:「人工抗孕是違反人類的性,是不道德的」。保祿六世在強調「負責任父母」 (responsible parenthood) 的同時,強調人工抗孕是違反道德的,相反應利用造物主在人身上奧妙的安排,以自然可孕期的周期區間孩子的來臨。而事實上,這種日漸成熟的「自然家庭計劃」發展到今天,成功率既高,而且亦為夫婦二人帶來不少其他身心靈的好處。

LOsservatoreRomano-HumanaeVitae

羅馬觀察報於1968年8月8日刊登《人類生命》通諭

繼續閱讀

2018年——《人類生命》通諭 50周年

不少人對《樂山樂水》的角度是,很禮儀為本的。這也是真確的。但重望初衷,筆者一開始除了希望跟各地信友分享有關神聖禮儀之外,其實另一個筆者很想談的就是家庭及婚姻,而對此不能分割的就是聖教宗若望保祿二世的「身體神學」及真福保祿六世的《人類生命》通諭。

LOsservatoreRomano-HumanaeVitae

1968年8月8日 《羅馬觀察報》刊登《人類生命》通諭

繼續閱讀

真福保祿六世:魔鬼的尾巴正在瓦解公教世界

Embed from Getty Images

「魔鬼的尾巴正在瓦解公教世界。撒旦的黑暗已進入及在公教會內擴展,甚至到了它的頂峰。背教——信仰的失落——正在世界傳播,並進入了教會最高的階層。
(“The tail of the devil is functioning in the disintegration of the Catholic world. The darkness of Satan has entered and spread throughout the Catholic Church even to its summit. Apostasy, the loss of the faith, is spreading throughout the world and into the highest levels within the Church.")」
–教宗真福保祿六世。1977年10月13日。刊於意大利報紙 “Corriere della Sera" 1977年10月14日,第7頁

 

色情文化的傷害——聖若望保祿二世的啟示

筆者剛剛開始閱讀 卡羅爾.華廸卡主教 (Bishop Karol Wojtyla)1 所著的《愛與責任》(Love and Responsibility)。這本書可以說是為將來華廸卡主教成為教宗後,連續一百多篇的星期三講道 (Wednesday Audience) 講論「身體神學」(Theology of the Body)2 的思想基礎。

pope_john_paul_ii_01_710804

聖教宗若望保祿二世

 

《愛與責任》並不是「閒書」,讀每一頁都需要花盡腦汁細味咀嚼。然而能夠站在巨人的肩膀上看這世界卻是賞心樂事。華廸卡主教在書中一開始提到,人不但是自己行動(act)的主體 (subject),也是受體 (object),即使這個行動的受體主要是他人,但自己自然地會先成為行動的受體。華廸卡主教提醒了我們一個重要的訊息:我們不要誤以為我們的行動可以不影響他人,更不可能不影響自己。

華廸卡主教的教導,正好就和世俗的想法相反:有些行為只要不影響人就可以做,例如人的性行為只要不影響到他人,別人無權判斷。又或者是一個人關上房門看色情產物,只要不影響人不傷害人,就沒有問題。然而,真的有行動不影響自己嗎?這行動真的不會帶來傷害?


早幾前看到端媒的一篇報導:《在網絡色情裏度過整個青春期:男孩和他們的女伴們,會經歷什麼?》。文中報導的事情正正表達了色情產物可不是「不會傷害人」的東西:越來越多的年輕男士因為在青少年時期不停地浸淫在色情文化當中,慢慢變得有勃起障礙,不能正常地進行性行為。

靈性方面,耶穌在山中聖訓警告我們:

注視婦女,有意貪戀她的,他已在心裏姦淫了她。若是你的右眼使你跌倒,剜出它來,從你身上扔掉,因為喪失你一個肢體,比你全身投入地獄裏,為你更好 (瑪竇福音5:28-29)

保祿宗徒也嚴厲告誡格林多信友:

你們務要遠避邪淫。人無論犯的是什麼罪,都是在身體以外,但是,那犯邪淫的,卻是冒犯自己的身體。難道你們不知道,你們的身體是聖神的宮殿,這聖神是你們由天主而得的,住在你們內,而你們已不是屬於自己了嗎?你們原是用高價買來的,所以務要用你們的身體光榮天主。(格林多前書 6:18-20)

現在越來越多的醫學證據顯示,色情物品也帶來身體方面的傷害!由於我們的腦袋本身的設計就是讓我們記住我們性歡愉的情景。如果這時我們面對的自己的丈夫或妻子,我們就越發加深夫婦二人彼此的關係;但如果我們是坐在電腦前,每次有新的刺激,我們的腦袋則變得越來越麻木,最後麻木得不能進行正常的性行為。最終,這些「不傷害人的」私人享樂,成了「咆哮的獅子巡遊,尋找可吞食的人」(伯多祿前書 5:8),擊敗了無知的青少年。


教會由起初便強調人性的高貴,「性」是其中的一部分,不能當作物品般用以取樂。「性」的價值在於它和愛及生命的緊密關係。

本性而言,性行為產生新的生命,讓人參與天主的創造工程;於靈性而言,性行為讓夫婦二人不停地加深關係;於超性而言,性行為更反映著基督和教會互相完全為對方奉獻自己。但當我們背離性行為的真正意義,我們的身體和靈性都受著傷害,只是我們沒有發現。

creation-of-eve

天主創造了厄娃,亞當並不以她為滿足自己的工具,而視她為自己「骨中之骨,肉中之肉」!

聖教宗若望保祿二世雖是守獨身的人,卻憑著他牧民的經驗透徹地理解到「性」如何使人、家庭達致完滿,「性」的誤用又如何令人和家庭受到傷害。教會不是落後,而是比我們的認知看得更深、更透徹。

在這玫瑰月,今天也是玫瑰聖母紀念,讓我們特別為求我們個人、眾信友、以及世界的貞潔獻上玫瑰經。望至潔之后、玫瑰之后能扶助我們渡一個潔德的生活!

至潔之后,為我等祈!
玫瑰之后,為我等祈!

ol_rosary_st-dominic


1. 因著書之際 (1960年) 作者還是主教,故慣例上會以著書時作者的身份稱呼。

2. 「身體神學」是聖若望保祿二世以百多篇的講道,他嘗試以現象學(phenomenology)的方法,探討人的身體如何反映天主對人的計劃,從而以一種新的目光看人的身體、性、家庭、獨身聖召。雖然這種探討的手法是新的,但聖教宗卻確認教會傳統一直相信的教理,同時也將教理發展去回答現代社會出現的新問題。其中一個重要的發展就是,聖教宗若望保祿二世確認了真福保祿六世在《人類生命》(Humanae Vitae) 通諭中,教會確立人工抗孕是一個內在邪惡,在違反天主的誡命。聖教宗甚至說整個身體神學都是在解釋《人類生命》的立論。

陳繼容博士電台短講 (12)

來到陳繼容博士整個聖事系列短講的最後一集,陳博士這一集由婚配聖事延伸到夫婦之間的愛。 一如以往,請到原文處收聽及閱讀整篇短講:第二十二集:夫妻之間的愛情


各位聽眾: 今晚是這個有關天主教會的聖事最後一次的講解,我們繼續深入看天主的上智計劃中的夫妻之間的愛情。這種愛情包括身體和本能的需求、感覺和情感的力量、心靈和意志的渴望。這種愛情要求夫妻二人要有一個決定性的彼此交付[筆者在上文也有提到了婚配中的盟約],從此既不可以拆散,又要忠貞不渝;同時保持對生育開放的態度。這種愛情是所有夫妻的自然愛情的正常特質,而基督徒的婚姻,更加以一種新的意義淨化、加強這些特質,最後提昇這些特質,使這些特質成為天主教會對夫婦的婚姻特有的價值觀的表達。

……

[留意:]最後要講的,是對生育的開放態度,當天主造了男人和女人之後,天主對他們說:「你們要生育繁殖」(創1:28)。 所以,真正的夫妻之愛,以及出自夫妻之愛的整個家庭生活制度,其目標就是使夫妻們,在不輕視婚姻其他宗旨的條件下,願意和造物主及救主的愛合作,生育兒女,因為天主正是透過夫婦的合作,使祂自己的家庭日益擴展。

由於父母是子女最主要和最先的教育者,所以夫婦對生育的開放態度不但只限於生育子女,他們也有責任在道德、精神和超性生活培養他們的子女。相信大家都會同意,對今日的社會來說,這是個非常迫切的需要。

繼續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