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片故事] 巴黎聖母院大教堂的彌撒

巴黎的聖母院大教堂是巴黎總教區的主教座堂。它於十四世紀完工,以它的飛拱 (flying buttresses)馳名。這也是法國文學家雨果 (Victor Hugo)小說 “Notre-Dame de Paris" (The Hunchback of Notre-Dame,中文:《巴黎聖母院》或譯《鐘樓駝俠》) 的背景。

DSC_6265R

以上是2017年7月7日紀念《歷任教宗》頒布十週年的彌撒,按這裡去看其他的相片。

筆者見祭衣好像是絨面,看似會頗為熱。另外是五品的祭衣比六品的更多裝飾……是交換了嗎?

但那個祭台……筆者真的覺得真的缺乏美感。

《歷任教宗》十周年快樂!感謝天主!

榮休教宗本篤十六世在 2007年7月7日頒布了《歷任教宗》(Summorum Pontificum) 自動手諭,同時致函所有主教,放寬了由聖教宗若望保祿二世在《天主的教會》 (Ecclesia Dei) 對1969年以前生效的禮書的應用,讓所有拉丁禮神父能夠免卻主教的批准,舉行於1962年有效的禮書,包括彌撒經書 (Missale Romanum)、日課經 (Breviarium)及其他聖事典禮的舉行。

而在幾年後聖座再頒布《普世教會》 (Universae Ecclesiae),作為應用上述《歷任教宗》的指引,再一步放寬傳統羅馬禮儀在聖周的運用,讓神父及教友有更大自由使用禮儀革新前的禮儀。

PopeBenedictXVI_portrait-NataliaTsarkova

繼續閱讀

聖座禮儀聖事部部長 羅伯特.薩拉樞機——「未來的泉源」研討會開幕辭中文譯本及導讀

沉默了好一段時間,事緣是因為筆者最近忙於翻譯聖禮部部長薩拉樞機 (Cardinal Robert Sarah) 早前的一段講話。這段講話是樞機在一個在德國舉行的「未來的泉源」 (“Source of the Future", “Quelle der Zukunft")研討會所講的。

該研討會是回應着今年2017年7月7日將是教宗本篤十六世頒布《歷任教宗》自動手諭十周年,將羅馬禮特殊形式 (Extraordinary Form of the Roman Rite,或稱傳統羅馬禮) 恢復到一個能恆常地舉行的情況。然而,即使我們未必很常參與羅馬禮特殊形式,甚至一次也沒有參加過,但教宗本篤十六世卻指出,新禮和舊禮兩種形式應該要有「互相增益」 (mutual enrichment),所以即使我們單單只參與新禮的彌撒,《歷任教宗》也確確實實地影響我們的禮儀生活。

薩拉樞機的這篇講辭雖然提到傳統羅馬禮,但事實上,他更集中於禮儀的本質,對每個教友認識禮儀、參與禮儀都有莫大的益處。

我們討論禮儀,很容易流於表面,討論禮節中不同的細節。因為這些是標記,在本質上是容易看見的事物。但實際上,禮儀的本質是以標記進入天主的奧跡之中。而薩拉樞機這次的講話中,正正就是提醒我們,本篤教宗將羅馬禮特殊形式帶回教會主流當中,正正是要讓所有信友從新在禮儀中獲得靈修的養份,真正透過禮儀跟天主相遇。

我的重點[註腳]


本篤十六世頒布《歷任教宗》十周年
「未來的泉源」研討會
聖座禮儀及聖事部部長 羅伯特.薩拉樞機
開幕辭
2017 年 3 月 29 日 黑撒根拉特,鄰近阿亨巿

譯自 Catholic World Report 的英文翻譯:http://www.catholicworldreport.com/2017/03/31/cardinal-sarahs-address-on-the-10th-anniversary-of-summorum-pontificum/

中文譯文全文


CardinalSarah_SacraLiturgia2016

首先我願意由心底感謝在教宗本篤十六世頒布《歷任教宗》自動手諭 (Motu proprio “Summorum Pontificum) 十周年,在黑撒根拉特舉辦「未來的泉源」研討會的主辦人,他們讓我在你們反省這個題目時給予一個介紹,這題目對教會的生命很重要,尤其是對禮儀的將來;我很高興能給你們一個開幕辭。我願親切地歡迎這研討會的所有參加者,特別是以下這些團體的成員,我特別提到你們因為你們很有心地邀請了我:德國 Una Voce ;漢堡及科隆總教區司鐸及平信徒公教圈 (The Catholic Circle of the Priests and Laity of the Archdioceses of Hamburg and Cologne)、紐曼樞機協會(The Cardinal Newman Association)、黑撒根拉特聖日多達堂的神父網絡 (The Network of the priests of Saint Gertrude Parish in Herzogenrath)。當如我寫信給黑撒根拉特聖日多達堂的主任司鐸 Guido Rodheudt 神父時表示,我很抱歉我得放棄參加你們的研討會,因為在我已經很忙碌的日程中,有一些突發的事務再出現了。但無論如何,我仍透過祈禱在你們中間:這會每天伴着你們,當然你們也會在研討會的日程,即3月29日至4月1日,我每天奉獻的彌撒聖祭的奉獻當中。所以我會盡我所能,替你們的研討會日程作一個開始,反思一下《歷任教宗》自動手諭在團結及和平中實行的方式

繼續閱讀

聖座禮儀聖事部部長 羅伯特.薩拉樞機 — 「邁向真確落實《禮儀憲章》」中文譯本 + 導讀 (4)

上文中,聖座禮儀聖事部部長薩拉樞機清楚表明了,梵蒂岡第二次大公會議的會議教長並不是要重建一個新的羅馬禮,而是讓羅馬禮儀能夠有機地發展,以配合現代信友的需要,並以基督徒合一及全球人類進入教會為福傳目標。


丙、《禮儀憲章》頒佈後,發生了甚麼事?

我之所以提出,應該重新檢視《禮儀憲章》及其後的改革,是因為我不認為,我們今天可以坦誠光看《禮儀憲章》的首節,便大家自滿已達成了它的各項目標。我的兄弟姊妹們,會議教長們所提到的信徒們,去了那裡?眾多的信徒們,今天已經變成了無信者:他們根本已經不再來參與禮儀了。引用聖若望保祿二世的話:「忘記天主令人放棄人類。因此,難怪今天日常生活,已大為開放給毫無限制的哲學懷疑論、價值觀與道德的相對主義、實用主義、甚至乎玩世不恭的享樂主義。歐洲文化予人『靜默背教』的印象,使人以為自己可以完全自給自足地生活,猶如天主不存在一樣。」(《教會在歐洲》宗座勸諭 2003年6月28日,9節)大公會議所追求的合一,去了那裡?我們仍未達成合一。我們已召叫到全人類加入教會的家庭裡,取得真實的進展嗎?我就不敢苟同了。可是,我們卻對禮儀,做了極多的事!

Cardinal_Robert_Sarah

薩拉樞機

繼續閱讀

《歷任教宗》九周年的一點反思

九年前,2007年7月7日,教宗本篤十六世頒布了《歷任教宗》自動手諭,並附帶一封給全球主教的信函。讓全球拉丁禮司鐸能夠無須特殊批准地自由選擇按1962年版本及2002年版的《羅馬彌撒經書》舉行彌撒,稱前者為「羅馬禮特殊形式」,後者為「羅馬禮通常形式」。這一舉動,確認了所謂的新禮和舊禮彌撒都同是羅馬禮,只是表達形式有別。

這可算是羅馬官方推動「新禮儀運動」(New Liturgical Movement) 的重要一步。

感謝本篤教宗!感謝天主!

Gratias tibi, Papa! Deo Gratias!

PopeBenedictXVI_portrait-NataliaTsarkova.jpg

本篤十六世 (by Natalia Tsarkova, 2007)


碰巧,今年在英國的禮儀研究會 Sacra Liturgia 2016 ,聖禮部的薩拉樞機 (Robert Cardinal SARAH) 在開幕演說中表示,彌撒的方向應是向著(禮儀的)東方。不少人都懷疑這種方向的轉變是否改變了梵二的訓導。

說「向東舉祭」是違反《禮儀憲章》的說法真令人摸不著頭腦。因為單看保祿六世的《羅馬彌撒經書》,禮書本身是預期神父向著祭台舉行彌撒,到某些時候才會按禮書規定轉身望著教友,例如在「弟兄們,請你們祈禱…」的時候。而薩拉樞機亦曾明言主祭及教友望著同一方向舉祭符合《禮儀憲章》。

禮儀方向的改變,怎樣也比不上整本禮書的改變。然而教宗本篤在解釋將傳統羅馬禮正常化時,他這樣說:

首先,有人懼怕這份文件削弱了梵蒂岡第二屆大公會議的權威,使是次會議的重要決定——禮儀改革——受到質疑。 這種恐懼是沒有根據的。

在這方面,我們必須重申:由 教宗保祿六世頒佈,並其後由若望保祿二世再出兩版的彌撒經書,顯然是感恩禮儀的通用方式 (Forma ordinaria), 而且將繼續如此。由若望二十三世在1962年、梵二之前授權出版,並在是次大公會議期間被採用的《羅馬彌撒經書》,由現時起,可採用為舉行禮儀的特殊方式 (Forma extraordinaria)。將《羅馬彌撒經書》的兩種版本說成「兩種禮儀」並不恰當。反之,這是同一禮儀的雙重應用。

——教宗本篤十六世 附於《歷任教宗》的信函

筆者認為很多有這種恐懼,源自他們錯誤理解梵蒂岡第二次大公會議。他們認為教會應分為梵二前及梵二後兩個階段,認為兩者有著決定性的分別。然而,教宗本篤多次指出,這種想法只是媒體的謊言,教會在會議前後的教導是一樣的,教理、禮儀、倫理都有著連貫性。

[補充] 有人說「向東」、「使用拉丁文」是後人扭曲梵二的意思?要記得的一點是:本篤十六世當年是以神學顧問的身份參與梵蒂岡第二次大公會議,那筆者認為他的觀點不是可以忽視的。

羅馬彌撒經書的兩個版本之間,並無矛盾。在禮儀史中,有成長和發展,卻沒有決裂。我們的前輩所視為神聖而 予以保存的事物,至今仍然是神聖的,且為我們亦是偉大 的——它們不可能突然被完全禁止或被認為有害。教會的信仰和祈禱所發展出的寶庫,我們務必加以保存,並讓它們享到應有的地位。

——教宗本篤十六世 附於《歷任教宗》的信函

《執行梵蒂岡第二次大公會議的禮儀改革》–聖禮部長 Robert SARAH 樞機

上一篇文,筆者翻譯了聖禮部長 Sarah 樞機一篇有關禮儀的文章,今次筆者也繼續翻譯了樞機的另一段有關禮儀的訊息。這是樞機寫給2015年6月1-4日於紐約的 “Sacra Liturgia USA 2015″研討會參加者的訊息,然而內容對每一位基督信徒,尤其是負責禮儀的,都非常合用。原文取自 Adoremus.org2015年7月號。筆者的重點[意見]

希望大家都能夠從 Sarah 樞機的這兩篇文章有所得益及啟發。


《執行梵蒂岡第二次大公會議的禮儀改革》

1. 我很高興能夠和集合在紐約的你們致以問候,你們聚集在紐約為了美國 Sacra Liturgia 研討會的開幕禮。尤其我向紐約總主教 Timothy Dolan 樞機致意,並感謝他對這活動的興趣及支持,這活動標記著禮儀培育、及其在教會生命及工作內的舉行的重要性。
繼續閱讀

《歷任教宗》八周年

感謝天主恩寵,八年前的今天 (2007年7月7日),教宗本篤十六世頒布《歷任教宗》自動手諭 (Summorum Pontificum),正式給予批准所有天主教拉丁禮神父,以若望廿三世1962年出版的《羅馬彌撒經書》舉行彌撒,及1962年的《羅馬日課經》誦念日課。

教宗本篤十六世 (Photo: Fabio Pozzebom/ABr)

教宗本篤十六世 (Photo: Fabio Pozzebom/ABr)

繼續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