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身體神學》到《人類生命》(0)——前言

今年2018年是真福教宗保祿六世頒布《人類生命》(Humanae Vitae, 英文)通諭50周年。這通諭對不少教友來說都是頗為陌生,就算知道也是不甚明白。

的確,很少神父會著重解釋及教導《人類生命》通諭,而慕道班導師亦很少有教導,但是我們是不可能忽略這部分的教會訓導。因為在1968年,保祿六世藉《人類生命—論節制生育》,相反世界潮流,堅持教會二千年來不變的訓導:「人工抗孕是違反人類的性,是不道德的」。保祿六世在強調「負責任父母」 (responsible parenthood) 的同時,強調人工抗孕是違反道德的,相反應利用造物主在人身上奧妙的安排,以自然可孕期的周期區間孩子的來臨。而事實上,這種日漸成熟的「自然家庭計劃」發展到今天,成功率既高,而且亦為夫婦二人帶來不少其他身心靈的好處。

LOsservatoreRomano-HumanaeVitae

羅馬觀察報於1968年8月8日刊登《人類生命》通諭

繼續閱讀

2018年——《人類生命》通諭 50周年

不少人對《樂山樂水》的角度是,很禮儀為本的。這也是真確的。但重望初衷,筆者一開始除了希望跟各地信友分享有關神聖禮儀之外,其實另一個筆者很想談的就是家庭及婚姻,而對此不能分割的就是聖教宗若望保祿二世的「身體神學」及真福保祿六世的《人類生命》通諭。

LOsservatoreRomano-HumanaeVitae

1968年8月8日 《羅馬觀察報》刊登《人類生命》通諭

繼續閱讀

一場惡夢

聲明:此文章確實是昨晚夢中所見,驚醒後有感因此馬上寫下來。事後只作某些潤筆。各位請勿對號入座。


昨晚冷得很,加上日間有事外出,晚上和太太談了一會家庭、信仰事就先匆匆睡了。

夢中自己因事前往一個偏遠堂區。堂區是簡陋的舊建築,聖堂內部卻是新穎的裝修,卻相似一個表演禮堂而非祈禱朝拜之地。

坐下等了好久,信友慢慢聚集,當中也有舊相識。但他們心神卻是集中在自己即將的表演以及舞台準備,另一些正盤算如何在禮儀推廣自己的政治立場,其他教友則無論幾早來到,也一律坐在最後。

終於彌撒開始,但在夢中,眼前的是一個宗教舞台劇,身後的人在派政治傳單。自己不知怎地決定離去,另找彌撒。

PuppetMass

並非夢中所見,但也不遠矣

繼續閱讀

聖誕快樂!

祝大家聖誕快樂!
願耶穌基督誕生所帶來的平安充滿你們的家庭和團體!

Nativity-Prime-Limbourg-Brothers

The Nativity (from Prime in Tres riches heures by Limbourg Brothers)

圖片出自一本十五世紀的日課經,圖下的開端詞和我們用的是一樣的。


有讀者問開端詞是甚麼,其實就是:

V. Deus in adiutorium meum intende.
R. Domine ad adiuvandum me festina.

Gloria Patri, et Filio, et Spiritui Sancto.
Sicut erat in principio, et nunc, et semper, et in saecula saeculorum. Amen.

領:天主,求你快來救我。
眾:上主,求你速來助我。

願光榮歸於父、及子、及聖神。
起初如何,今日亦然,直到永遠,及世之世。亞孟。

受傷的靈性反省

下午還抱着大兒子在街上狂奔,晚上一個不小心就發生家居意外,受傷入院。十指痛歸心,不知十趾是否也痛歸心。太太說我很冷靜,但事實是,不冷靜也不能夠怎麼樣。她留在家中照顧孩子,未能陪伴。其實不用照顧孩子,也實在無必要在䌓忙的急症室待診。剛剛才聽到,半夜一時半看完醫生的,是下午七時開始排隊的。「醫生,你的救援何時才來臨?請向我們病人顯示你的面容!」

640px-Hong_Kong_Fire_Services_Ambulance_A539_(MB518CDi)

(Photo: Malcolm Koo)

但原來筆者屬緊急,不久就能見醫生。醫生望了望,說「照張 X光吧!」唔……意料之內。其實入院前都估計情況不太妙,問題是「不太理想」或是「很不理想」。而筆者心裏都知道治療的過程大致也是那幾個選項。身邊有不少好動的同事,受傷也是常發生的事,所以心裏有數,要治療得宜,疼痛都是少不免的。

照好了 X光片,醫生拿着X光片詳細解釋了傷勢,也回答了我的問題。其實筆者一看到那X光片,心裏已暗罵了一聲:「是很不理想的情況。」醫生解釋後,自己心裡已有心理準備面對即將要來臨的痛楚。

過了一會,醫生護士一起過來,再詳細解釋治療方法。有了心理準備,咬緊牙根,抓緊床欄,勉力控制自己不要在痛楚中襲擊醫生護士。

被人魚肉一番之後,抺一抺額頭的冷汗,又是等候的時間。再照一張 X光檢查。再無限的等待。當病情由緊急跌為穩定,等候時間及醫生的關注也隨之急降。其實醫生放在一旁,也代表自己情況應該好轉了,也算是好事。

繼續閱讀

在十二月二十五日慶祝聖誕節正確嗎?

在二十世紀中開始,有些學者開始懷疑聖誕的日期是否在12月25日。有好些學者,而接著也有不少神父,都認為耶穌不在12月25日出生,或者有些說12月25日只是羅馬人的無敵太陽神節的日子,而基督徒只是後期才使用了這個節日。

但這些理論都不穩固,也與事實不符。老實說,我們能否完全百份之一百肯定耶穌必然出生在12月25日呢?筆者覺得,我們的確不能在毫無合理疑點的情況下證明耶穌的出生日期就是在12月25日,但在於探討耶穌在出生的日期時,筆者認為我們能夠有的資料其實都能說服我們,耶穌就是出生在12月25日。

AdorationOftheShepherd-Ghirlandaio

牧童朝拜耶穌 (Ghirlandaio, 1483-5)

繼續閱讀

真福保祿六世:魔鬼的尾巴正在瓦解公教世界

「魔鬼的尾巴正在瓦解公教世界。撒旦的黑暗已進入及在公教會內擴展,甚至到了它的頂峰。背教——信仰的失落——正在世界傳播,並進入了教會最高的階層。
(“The tail of the devil is functioning in the disintegration of the Catholic world. The darkness of Satan has entered and spread throughout the Catholic Church even to its summit. Apostasy, the loss of the faith, is spreading throughout the world and into the highest levels within the Church.")」
–教宗真福保祿六世。1977年10月13日。刊於意大利報紙 “Corriere della Sera" 1977年10月14日,第7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