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宗上電視

教宗良十三世 (Leo XIII) 是第一個被拍攝影片的教宗。良教宗生於1810年3月,1837年除夕成為神父,1843年2月成為主教,1878年2月20日被選為伯多祿的繼任人,成為第256任教宗。

以下影片攝於1896年,其時教宗86歲,是其任內第8年。

片中第33秒開始的聲音,是良教宗頌念拉丁文的聖母經。另外,片中第47秒開始,良教宗右手揮動,看似劃圓,但仔細看來應該是劃了三個十字,降福觀看影片的人。

 

 

 

李善修神父《天主教中國化之探討》節錄

早些時間,一名神父給筆者看了一本舊書的幾頁,很值得跟大家分享一下。

梵蒂岡第二次大公會議

這書是民國六十五年五月初版,由台灣的李善修神父所著的《天主教中國化之探討》。本書著作於一九七零年代中葉,梵蒂岡第二次大公會議剛過去十年,保祿六世頒布的新禮《羅馬彌撒經書》推行了五年左右。各地都在出版不同的著作,配合開展不久的教會革新。無論是革新的優劣,大家還未看得清楚,然而各人都滿懷熱誠地配合當時革新教會的熱情。

繼續閱讀

湯漢樞機退任、楊鳴章主教接任

相信大部分教友都留意到香港教區牧首的交替。梵蒂岡新聞處亦報道了教宗方濟各接納了湯漢樞機的請辭,已楊鳴章主教接任。感謝湯漢樞機這些年來的工作,亦願天主協助楊主教引領教區越加走近基督。

現在除了陳日君樞機外,湯漢樞也成了榮休主教 (Emeritus bishop)。但由於他的主教職是永存的,我們可不能稱他為「前主教」。

筆者感到好奇的是:甚麼是「Hong Kong, in Continental China」:

ResignationAppointment20170801

[活動介紹]耶穌顯聖容瞻禮–聖樂及禮儀

中學時期聽音樂時總有個疑問:究竟CD 中的彌撒曲或其他的聖樂作品是否真的可以在彌撒中詠唱。即使經常在書中讀到這些曲目在那些作曲家在世的時候是在禮儀中出現,但現實生活中卻很少這些機會。

到了後來,在外國的彌撒、互聯網的片段中慢慢理解到一些曲目純粹是作曲家以彌撒曲為題材,卻不能實際應用;也明白到有些曲目卻是真的在禮儀中能夠應用的。當然,親身在真實的禮儀中聽到這些悅耳的作品是令人十分感動的。

朋友告訴筆者有以下活動。筆者覺得各位音樂愛好者、堂區聖詠團成員都可以藉此活動,一面欣賞悅耳的音樂,同時更體驗到彌撒和傳統聖樂的配合如何實踐著梵蒂岡第二次大公會議的禮儀訓導:

聖樂越和禮儀密切結合,便越神聖,它能發揮祈禱的韻味,或培養合諧的情調,或增加禮儀的莊嚴性。——《禮儀憲章 112條》

Transfiguration_MissaCantata

耶穌顯聖容瞻禮彌撒
日期:2017年8月6日
時間:下午12:30
地點:九龍進教之佑堂
內容:唱經彌撒及降重聖體降福,當中將獻唱額我略讚 (Gregorian Chants)、及不同作曲家的聖樂作品。

[讀者來函]增加聖召並不是真的這樣難

[編註:有海外讀者翻譯了一篇有關聖召的文章,跟大家分享。]


增加聖召並不是真的這樣難

翻譯:Waverly

AFP6578492_Articolo

教宗方濟各於2017年5月7日祝聖新神父(圖:AFP)

美國的羅德島普羅維登斯 (Providence, Rhode Island) 多瑪斯.托賓主教(Thomas J. Tobin)最近在他的教區報紙專欄中强調了他的教區目前面臨的的聖召危機。托賓主教指出:

拿一些普羅維登斯教區的神職人員數字來思考:從十年前開始,由於退休的原因,已經導致我們減少了58位本來在教區活躍服務的神父,而到現在為止,我們教區只有祝聖了18位新晉神父。教區總計一共少了40位能夠活躍服務的神父。目前可以活躍服務的神父平均年齡為59歲。算上退休神父, 教區所有神父平均年齡是67歲。40歲以下的神父只有21位。

當然,並不是唯獨只有普羅維登斯教區忠誠的信友們遇到這樣嚴峻的狀況。 神父的短缺,缺少新血的晉鐸班,表現平平的神學院註冊統計數字,都顯示了未來年度的問題沒有改善。教會當局為了因應這個慘淡的情況,解决聖召危機 ,多在尋找最新的方案、主動的策略來推廣聖召。

增加聖召並不是真的這樣難。我們早已經知道答案:當每個地方,傳統的天主教在那裡蓬勃發展,聖召也就蓬勃發展。

BishopThomasJTobin

托賓主教 (中)

 

過去,我曾經寫了由內布拉斯加州林肯教區 (Lincoln, Nebraska) 和北卡羅來納州夏洛特教區 (Charlotte, North Carolina) 所提供的藍圖。兩教區儘管規模不大(林肯有不到10萬名登記的天主教徒,夏洛特有20萬人) [編按:據香港教區教務統計二零一六年八月三十一日的統計,香港教區約有 389,000 教友。] ,但這兩個教區有著成功的聖召實例:

繼續閱讀

本篤十六世悼邁斯納樞機

德國邁斯納樞機 (Cardinal Joachim Meisner) 於2017年7月5日安息主懷,享年83歲。願主接納他的靈魂,按祂的仁慈賞報祂忠信的僕人!

Kardinal_Meisner_ÖlLwd._Gerd_Mosbach_2010

Joachim Cardinal Meisner (Gerd Mosbach, 2010)

英國蘭開斯特教區 (Diocese of Lancaster) 的主教 坎貝爾主教 (Bishop Campbell) 翻譯了榮休教宗本篤十六世給邁斯納樞機的悼詞。這簡短的悼詞是在7月15日樞機的安魂彌撒中由本篤的秘書喬治.根斯凡總主教 (Archbishop Georg Gänswein)宣讀的。

本篤和邁斯納樞機二人私交甚篤,由這短短的悼詞便能看到二人確是屬靈的好友及好戰友。


在這時刻,當科隆教會及信友再一次向若亞敬.邁斯納樞機道別,我的心神及思慮均和他們在一起,而很欣慰地按沃爾基樞機 (Cardinal Woelki) 的願望,向他們講幾句反省的說話。

繼續閱讀

在這邪惡的世代如何自處

在中國,一個以和平人權為終宗旨、終身獻身國家的知識份子,被自己的國家所殺死了。悲憤的心情是人性最自然不過的反應:悲是因為他的愛國為民的情操完全被自己的國家所忽視、憤是因為他的國家竟視一個全心為人民奉獻一生的知識份子為自己的敵人般對待,完全違背一個國家對自己人民,甚或對任何一個人的責任及尊重。

EmptyChair_NobelPrize

以下只是筆者於這幾天的想法。不是評論,卻只是筆者作為一個普通基督徒對現在局勢的想法。當中思路頗為混亂,但也暫且記錄下來。

聖詠中不少的篇章均是天主的子民在不公義的境地向天主的呼喊:

繼續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