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讀者來函]公教會內的國際戰線

編註:這是一名網友的分享,原文的連結在這裡

梵中關係的發展,中國教會的現況,港澳教區的未來,教內領導層及平信徒之關的關係及互動,這一一都值得我們思考。


InternationalLine

一個沒有信仰的大國,外人看來百姓物質生活富足。繼承人貝氏可能擔心它將成為世界的榜樣,以致不惜一切與中共政權交往。這個看法來自一位在南美服務多年的印尼籍神父。事實上,不少非華裔神長認為中共在文明上仍有進步的可能,而支持貝氏此舉。這裡説明中共很早就開始國際戰線,而且宣傳成效顯著。外國人普遍感覺大陸人修養參差,卻非常富裕,將會發財立品。這一點深深吸引各國傳教人員。

為何中共要與聖座交往;聖座又何故要如此委婉。教會內外揣測兩極,無需一一重覆。梵京曾表示它明白大陸的情況,亦獲貝氏高調加持。最近,新法令港人惶恐不安,甚至隨時淪為難民。然而,貝氏一直關心受壓迫人士,特別是難民,卻臨時抽起對港人的公開問侯,令人失望。本地教會方面,領導當局即使面對兄弟姊妹的爭議,亦要保持與共方的關係。讓人懷疑是梵京本身未能掌握局勢,還是已經被共方脅迫。

主耶穌要求我們在愛德中實踐真理,教導我們規勸兄弟。再者,本地署理首牧帶領在港教會成為在陸教會與普世教會的橋樑。既然如此,各位兄弟姊妹,就讓我們本著是就說是、非就說非的宗旨,讓梵京及其他地方的兄弟姊妹們知道我們對中共和大陸的所見所聞。當中一定不乏真實的正面評價,也有被懷疑的負面信息。之後,掌陀當局如何詮釋和使用這些消息,這自然是他們和天主的帳。我們有份建立祂的神國就好,誰知今天的努力為將來無用,保持望徳吧!

香港人,加油!香港教友,努力!

遊子‧博
7.21 一週年紀念

回復「不」正常?

自2019年12月開始,疫症由中国武漢漫延全球。經濟停頓,學校關門,各學科的注意力都集中在防疫方向,不少地方的公開彌撒也取消了。很多人都希望回復正常。但是,我們有一個可以回去的「正常」嗎?

早兩前看到美國一名神父 Father John Hollowell 這樣寫道:

人們說:我只想回復正常。

我不想!

我希望多過22%的天主教徒能每周去彌撒。

我希望更多的人能定期辦告解。

我希望更多人能珍惜他們的公教信仰。

我相信這才是我們要前往的方向

Father Hollowell 點出了一樣很重要的事情:疫症前的生活,不是一個理想的生活!我們是因為習慣了這個不理想的生活才會覺得這是「正常」。但這不是理想的生活!在這時間,我們要思考的不是「回到正常生活」,而是要思考要「創造一個怎樣的後疫症時代」!

繼續閱讀

危機中的四旬期

香港近八個月可說是翻天覆地,沒有人能夠獨善其身。筆者雖說是安好,但同時像是喪失了寫作能力,長時間未能寫作。現在希望由這神聖的四旬期開始,重拾寫作的習慣。

過去的大半年,香港社會一直賴以生存的社會基礎被刻意破壞:法治、公平、自由。破壞香港價值的人依著外在的勢力,試圖奪取香港的權力,建立一個以外地勢力為核心的新霸權。然而,不少香港人不甘自己的土地如此被人強搶,奮起保衞自己土地恆久以來的法律及規則。然而,面對外地勢力,香港人似乎都處於下風,眼看外地的勢力將要重新定義「香港」。

Cardinal-StephenLangton-3

Cardinal Stephen Langton, 英國的《大憲章》(1215) 就出自他的手筆

不單是世俗社會,自從楊鳴章主教於2019年1月逝世,香港一直都沒有正權主教。在這一年多的時間,不時就聽到各方面的傳言,推測下一任的主教人選。教會內馬上也有爭議,擔心下一任主教能否帶領香港教會對抗共產主義政權的入侵,繼續維持教會在香港的道德影響力,甚至害怕香港的信友成為教廷為了討好某強國的犧牲品。

繼續閱讀

離我們不遠的死亡

香港教區主教楊鳴章主教最近因病逝世,看到有些信友都表示生命的確無常、「很化學」(很容易壞/失去)。

的確,生活在廿一世紀初的我們,死亡好像離我們很遠。尤其是住在如香港、澳門這些城巿,我們都似乎擁有不錯的醫療、人生安全還算得到保障。我們平常會生病,但我們不常想到我們會病死;我們時不時也看到馬路上有意外,然而我們未必想到有人可能因此而喪生。

©Photo. R.M.N. / R.-G. Ojéda

但是,死亡其實從沒有離開過我們。記得中學畢業後,第一次也是唯一一次再次集合全班同學的,就是因為其中一名同學的死亡。當時還分別不久的我們都似乎不太懂得怎樣面對,我們好像第一次意識到,等待我們的不一定是光明的前途,死亡其實也就在我們身邊。

人漸大,也聽到身邊的人患病逝世,也有朋友的小孩一出生便過世。即使是何等先進的科技,我們也要記得死亡是我們每人要面對的事。

繼續閱讀

2018年9月星期五守大小齋

A11593.jpg

Gerrit Dou (Dutch, 1613 – 1675 ), The Hermit, 1670, oil on panel, Timken Collection

「但這類魔鬼非用祈禱和禁食,是不能趕出去的。」瑪竇福音 17:21

請各位響應香港教區主教楊主教的呼籲,9月的星期五守大小齋。

香港教區主教公署

一、宣告九月將為祈禱及懺悔月,為神職人員性騷擾兒童醜聞贖罪

數天前,教宗方濟各表示,對於美國一大陪審團的報告中披露駭人聽聞的賓夕法尼亞州神職人員性騷擾兒童案例,感到羞愧與心痛惡絕,並呼籲所有聖職人員為曾犯罪的弟兄祈禱和贖罪。教宗亦邀請所有信徒共同懇切祈禱,哀求慈悲的天父,恩賜所有人,祂的恩寵與慈愛;更要祈求聖神,啟廸及強化那些雖處於極大困苦和折磨中,仍竭力奉行天主旨意的一群。

為回應教宗的呼籲,楊鳴章主教經諮詢教區主教公署後,公佈九月為祈禱及懺悔月。楊主教鼓勵信友於九月份的星期五守大小齋,並參加由堂區舉辦的朝拜聖體及頌唸贖罪經文,為受害者及犯罪人士祈禱。

主,求你依著你的仁慈,時時刻刻潔淨與護佑你的教會

Dominica XV Post Pentecosten
五旬節後第十五主日

Oratio: Ecclésiam tuam, Dómine, miserátio continuáta mundet et múniat: et quia sine te non potest salva consístere; tuo semper múnere gubernétur.
禱文:主,求你依著你的仁慈,時時刻刻潔淨與護佑你的教會;因為沒有你,她便不能保持安全;望你常施恩祐,使她得到你的照管。

剛剛過去主日的彌撒經文非常配合當今教會遇到的問題。筆者拿起禮書,馬上便被首兩個字吸引著: Ecclesiam tuam 「祢的教會」。筆者想到,天主的教會為何會被負賣主的神職所佔據著呢?但這禱文同時提醒著我們,天主的教會要靠著上主不斷的仁慈——miseratio continuata ——才能得到潔淨。是天主沒有仁慈嗎?不是,而是我們抗絕了天主的仁慈,是我們沒有善用天主的恩寵。

JesusSleepingStorm

因為沒有了天主,我們便不能持續地得到安全,健康、救恩 (salvus);而教會則需要天主不斷的掌舵——gubnero ——才行。教會的醜聞,正正是我們沒有讓天主掌舵。我們憤怒的,不單單是一些兇殘的神職向青少年,甚至修生埋手;更令人憤怒的是教會高層受著所謂的 gay mafia / lavander mafia 所滲透,而互相包庇那些犯事的神職。外文稱他們為 Judas priests ——猶達斯神父、背主神父。

我們能否將教會的掌舵人,由這些背主神職當中奪回而歸還給天主?


這天的書信取自聖保祿宗徒致迦拉達書 5:25 – 6:1-10 :

繼續閱讀

湯漢樞機退任、楊鳴章主教接任

相信大部分教友都留意到香港教區牧首的交替。梵蒂岡新聞處亦報道了教宗方濟各接納了湯漢樞機的請辭,已楊鳴章主教接任。感謝湯漢樞機這些年來的工作,亦願天主協助楊主教引領教區越加走近基督。

現在除了陳日君樞機外,湯漢樞也成了榮休主教 (Emeritus bishop)。但由於他的主教職是永存的,我們可不能稱他為「前主教」。

筆者感到好奇的是:甚麼是「Hong Kong, in Continental China」:

ResignationAppointment20170801

[活動介紹]耶穌顯聖容瞻禮–聖樂及禮儀

中學時期聽音樂時總有個疑問:究竟CD 中的彌撒曲或其他的聖樂作品是否真的可以在彌撒中詠唱。即使經常在書中讀到這些曲目在那些作曲家在世的時候是在禮儀中出現,但現實生活中卻很少這些機會。

到了後來,在外國的彌撒、互聯網的片段中慢慢理解到一些曲目純粹是作曲家以彌撒曲為題材,卻不能實際應用;也明白到有些曲目卻是真的在禮儀中能夠應用的。當然,親身在真實的禮儀中聽到這些悅耳的作品是令人十分感動的。

朋友告訴筆者有以下活動。筆者覺得各位音樂愛好者、堂區聖詠團成員都可以藉此活動,一面欣賞悅耳的音樂,同時更體驗到彌撒和傳統聖樂的配合如何實踐著梵蒂岡第二次大公會議的禮儀訓導:

聖樂越和禮儀密切結合,便越神聖,它能發揮祈禱的韻味,或培養合諧的情調,或增加禮儀的莊嚴性。——《禮儀憲章 112條》

Transfiguration_MissaCantata

耶穌顯聖容瞻禮彌撒
日期:2017年8月6日
時間:下午12:30
地點:九龍進教之佑堂
內容:唱經彌撒及降重聖體降福,當中將獻唱額我略讚 (Gregorian Chants)、及不同作曲家的聖樂作品。

一位富有慈悲的牧者-劉勝義神父

[編註:上周介紹了李毓明神父舉行彌撒慶祝晉鐸鑽禧。但香港也不乏這些終身事主的神父。今天我們也便在介紹另一位晉鐸六十周年的神父。]

『法官』對一般人來說,一定是很嚴肅、公正與鐵面無私的形象;如果是天主教會內的『法官』又或者是負責『司法』的神長,我們一定會以為是很冷酷的樣貌與冷冷的態度,又或是只喜歡對著一大堆司法文件的人。

但今天要分享的人物,雖然他曾是貴為教區的司法長,但為我和內子他又是一位滿有愛心和豐有幽默感的一位神長。他就是晉鐸鑽禧的劉勝義神父 (Rev. John Russell, SJ)

CardinalZenwithFatherRussell

右邊的是耶穌會劉勝義神父 (圖:明報)

繼續閱讀

聖事有效就夠了嗎?(續)

上次,筆者嘗試就討論「聖事是否有效」是一種很奇怪的想法,表示這個問題一開始就問錯了,因為聖事必須有效才是聖事,是最根本作為聖事的條件 (sine qua non),但我們要追求的是我們在禮儀中能否透過全心的準備及參與慶典,達致自己及他人靈魂的得救。

但不知怎地,有讀者將這種討論拉扯到兩個筆者沒有提及的議題:

  1. 禮儀用品的金錢價值1
  2. 羅馬禮普通及特殊形式的優劣2

老實說,很多人都誤以為禮儀要好看就一定要花很多錢,雖然這不是事實,但這個題目走出來筆者也算能夠理解,所以其實早已解釋過了。但筆者完全不明白為甚麼談到聖事是否有效及聖事的外在隆重性會突然跳到羅馬禮新舊禮的比較呢?筆者認為,新舊禮最大的分別根本就不在它們兩者的隆重程度,而是在它們實際禮儀年曆、禱文等等的分別。這個題目出現實在令筆者摸不着頭腦。3

我用一件剛剛發生的事情來解釋為何這兩個問題是完全的離題。

繼續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