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讀者來函]增加聖召並不是真的這樣難

[編註:有海外讀者翻譯了一篇有關聖召的文章,跟大家分享。]


增加聖召並不是真的這樣難

翻譯:Waverly

AFP6578492_Articolo

教宗方濟各於2017年5月7日祝聖新神父(圖:AFP)

美國的羅德島普羅維登斯 (Providence, Rhode Island) 多瑪斯.托賓主教(Thomas J. Tobin)最近在他的教區報紙專欄中强調了他的教區目前面臨的的聖召危機。托賓主教指出:

拿一些普羅維登斯教區的神職人員數字來思考:從十年前開始,由於退休的原因,已經導致我們減少了58位本來在教區活躍服務的神父,而到現在為止,我們教區只有祝聖了18位新晉神父。教區總計一共少了40位能夠活躍服務的神父。目前可以活躍服務的神父平均年齡為59歲。算上退休神父, 教區所有神父平均年齡是67歲。40歲以下的神父只有21位。

當然,並不是唯獨只有普羅維登斯教區忠誠的信友們遇到這樣嚴峻的狀況。 神父的短缺,缺少新血的晉鐸班,表現平平的神學院註冊統計數字,都顯示了未來年度的問題沒有改善。教會當局為了因應這個慘淡的情況,解决聖召危機 ,多在尋找最新的方案、主動的策略來推廣聖召。

增加聖召並不是真的這樣難。我們早已經知道答案:當每個地方,傳統的天主教在那裡蓬勃發展,聖召也就蓬勃發展。

BishopThomasJTobin

托賓主教 (中)

 

過去,我曾經寫了由內布拉斯加州林肯教區 (Lincoln, Nebraska) 和北卡羅來納州夏洛特教區 (Charlotte, North Carolina) 所提供的藍圖。兩教區儘管規模不大(林肯有不到10萬名登記的天主教徒,夏洛特有20萬人) [編按:據香港教區教務統計二零一六年八月三十一日的統計,香港教區約有 389,000 教友。] ,但這兩個教區有著成功的聖召實例:

繼續閱讀

本篤十六世悼邁斯納樞機

德國邁斯納樞機 (Cardinal Joachim Meisner) 於2017年7月5日安息主懷,享年83歲。願主接納他的靈魂,按祂的仁慈賞報祂忠信的僕人!

Kardinal_Meisner_ÖlLwd._Gerd_Mosbach_2010

Joachim Cardinal Meisner (Gerd Mosbach, 2010)

英國蘭開斯特教區 (Diocese of Lancaster) 的主教 坎貝爾主教 (Bishop Campbell) 翻譯了榮休教宗本篤十六世給邁斯納樞機的悼詞。這簡短的悼詞是在7月15日樞機的安魂彌撒中由本篤的秘書喬治.根斯凡總主教 (Archbishop Georg Gänswein)宣讀的。

本篤和邁斯納樞機二人私交甚篤,由這短短的悼詞便能看到二人確是屬靈的好友及好戰友。


在這時刻,當科隆教會及信友再一次向若亞敬.邁斯納樞機道別,我的心神及思慮均和他們在一起,而很欣慰地按沃爾基樞機 (Cardinal Woelki) 的願望,向他們講幾句反省的說話。

繼續閱讀

波多黎各正教團體回歸大公教會

Holy Synergy 的報道(原來的西班牙文報道):

波多黎各 (Puerto Rico) 上特魯希略 (Trujilo Alto) 的正教會團體 聖史皮里東團體 (the Pan Orthodox of St. Spyridon) [筆者覺得這是一個堂區] 在2017年6 月10日回歸大公教會、恢復跟羅馬教宗完全共融。這團體將歸屬當地拉丁禮總主教  Roberto González, O.F.M. 的管治權下 (Omophorion)。

據報道,這個團體將繼續按拜占庭傳統舉行神聖禮儀 (Divine Liturgy),即感恩聖祭,及其他聖事、繼續使用儒略曆 (Julian Calendar)、及使用教會斯拉夫語、英語、及西班牙語舉行禮儀。

SaintSpyridon

St. Spyridon 聖堂外觀

DivineLiturgy

宣認大公信仰後,團體舉行首台神聖禮儀

在這邪惡的世代如何自處

在中國,一個以和平人權為終宗旨、終身獻身國家的知識份子,被自己的國家所殺死了。悲憤的心情是人性最自然不過的反應:悲是因為他的愛國為民的情操完全被自己的國家所忽視、憤是因為他的國家竟視一個全心為人民奉獻一生的知識份子為自己的敵人般對待,完全違背一個國家對自己人民,甚或對任何一個人的責任及尊重。

EmptyChair_NobelPrize

以下只是筆者於這幾天的想法。不是評論,卻只是筆者作為一個普通基督徒對現在局勢的想法。當中思路頗為混亂,但也暫且記錄下來。

聖詠中不少的篇章均是天主的子民在不公義的境地向天主的呼喊:

繼續閱讀

[圖片故事] 巴黎聖母院大教堂的彌撒

巴黎的聖母院大教堂是巴黎總教區的主教座堂。它於十四世紀完工,以它的飛拱 (flying buttresses)馳名。這也是法國文學家雨果 (Victor Hugo)小說 “Notre-Dame de Paris" (The Hunchback of Notre-Dame,中文:《巴黎聖母院》或譯《鐘樓駝俠》) 的背景。

DSC_6265R

以上是2017年7月7日紀念《歷任教宗》頒布十週年的彌撒,按這裡去看其他的相片。

筆者見祭衣好像是絨面,看似會頗為熱。另外是五品的祭衣比六品的更多裝飾……是交換了嗎?

但那個祭台……筆者真的覺得真的缺乏美感。

《歷任教宗》十周年快樂!感謝天主!

榮休教宗本篤十六世在 2007年7月7日頒布了《歷任教宗》(Summorum Pontificum) 自動手諭,同時致函所有主教,放寬了由聖教宗若望保祿二世在《天主的教會》 (Ecclesia Dei) 對1969年以前生效的禮書的應用,讓所有拉丁禮神父能夠免卻主教的批准,舉行於1962年有效的禮書,包括彌撒經書 (Missale Romanum)、日課經 (Breviarium)及其他聖事典禮的舉行。

而在幾年後聖座再頒布《普世教會》 (Universae Ecclesiae),作為應用上述《歷任教宗》的指引,再一步放寬傳統羅馬禮儀在聖周的運用,讓神父及教友有更大自由使用禮儀革新前的禮儀。

PopeBenedictXVI_portrait-NataliaTsarkova

繼續閱讀

布朗神父的真理及理智

最近在看著名的英國天主教作家 G. K. Chesterton ,然而不是看他的護教學經典 Heretics, Orthodoxy, 或 The Everlasting Man ,卻是看他用以賺取收入的 Father Brown (布朗神父)系列的偵探小說。

640px-G._K._Chesterton_at_work

G. K. Chesterton

但 Chesterton 卻不放棄在小說中表達他的信仰,以下是在 Father Brown 首次出場時,跟假扮成神父的大盜 Flambeau 的對話:

[The fake priest Flambeau:] “Ah, yes, these modern infidels appeal to their reason; but who can look at those millions of worlds and not feel that there may well be wonderful universes above us where reason is utterly unreasonable?"

“No," said the other priest; [Father Brown]reason is always reasonable, even in the last limbo, in the lost borderland of things. I know that people charge the Church with lowering reason, but it is just the other way. Alone on earth, the Church makes reason really supreme. Alone on earth, the Church affirms that God himself is bound by reason."

The other priest raised his austere face to the spangled sky and said:

“Yet who knows if in that infinite universe——?"

Only infinite physically," said the little priest, turning sharply in his seat, “not infinite in the sense of escaping from the laws of truth."

Reason and justice grip the remotest and the loneliest star. Look at those stars. Don’t they look as if they were single diamonds and sapphires? Well, you can imagine any mad botany or geology you please. Think of forests of adamant with leaves of brilliants. Think the moon is a blue moon, a single elephantine sapphire. But don’t fancy that all that frantic astronomy would make the smallest difference to the reason and justice of conduct. On plains of opal, under cliffs cut out of pearl, you would still find a notice-board, ‘Thou shalt not steal.’"

(The Innocence of Father Brown / The Blue Cross)

繼續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