聖事有效就夠了嗎?

近日,香港教區出版了新的教區牧民指引。其中有關彌撒聖祭的指引列出了不少細節,清楚列明神父開彌撒的種種要注意之處。有些教友會有疑問:「為甚麼這樣麻煩呢?最重要不就是要有效嗎?」

這個問題的確問得很好。其實不少神學家、禮儀專家、甚至聖人也解釋過,筆者不打算在眾多專家前班旦弄斧,用甚麼大道理解釋,但筆者嘗試以一些身邊的小事情作比喻。

00138_illuminated-manuscript-decorated-leaf-crucifixion-scene

繼續閱讀

[活動介紹]李毓明神父晉鐸鑽慶及九十上壽彌撒

香港教區的李毓明神父將於聖神降臨節舉行隆重大禮彌撒,為了他的晉鐸鑽慶及九十上壽感謝天主。

OLYMPUS DIGITAL CAMERA

李毓明神父生於1927年6月5日,在1940年代末逃難來到香港。李神父於1957年7月6日在灣仔聖母聖衣堂,由香港教區主教白英奇主教 (Bishop Lorenzo Bianchi, PIME) 祝聖為神父。他的家族既有殉道聖人 (於2000年被宣聖的120位中國聖人之一),亦有不少神父。

為紀念天主的大恩,李毓明神父將按傳統羅馬禮舉行隆重大禮彌撒 (Solemn High Mass),當中有香港、澳門、中國內地的神父襄禮參與,體現大公教會的共融。該台彌撒聖祭亦有樂團 Die Konzertisten 演唱,實在是體現禮儀音樂的好時機。

日期:2017年6月4日 (聖神降臨節)
時間:下午 2:30
地點:聖德肋撒堂
主禮:李毓明神父
歌詠團:Die Konzertisten

FatherFrancisLi-90yo-60anni

進教之佑九日敬禮分享講辭(2)

院長,各位會士,晚安。

有時候,在學校早會上,或其他場合,聽見老師或講者分享關於「孝順父母」的題目,我都會特別想起那些單親甚至是被父母遺棄的小孩,他們聽到這些話,會有甚麼感覺呢?老實說,我覺得他們不太好受。

最近,院長在晚訓時提及父母這話題。晚禱後,一位宿生走來跟我說:「我沒有爸爸,也沒有媽媽,他們都不容許我住在他們各自的家。」雖然這裡的宿生很多都是家庭不完整的,但每次從別人或他們口中聽到這樣的故事,我的心都很酸。我回答他:「我明白的。但你是有父母的,天父就是你的爸爸,而聖母就是你的媽媽。」

OurLadyHelpofChristians

當我準備這分享稿時,想起這件事,讓我再次反思,聖母瑪利亞在我們的生命中擔當的角色。

繼續閱讀

花地瑪聖母系列(零)–和平天使

2017年是花地瑪聖母顯現一百周年。談起花地瑪聖母,很多人的注意力馬上便跳到去那三個花地瑪秘密當中。但筆者認為,我們最最最重要是回到基礎,就是聖母顯現的事蹟和她帶給世界的訊息。唯有回到這些事蹟和訊息,我們才能真的回應聖母對世界的邀請。

OLFatima

因此,筆者希望由花地瑪大殿的網頁中,慢慢逐少逐少重新閱讀花地瑪聖母顯現的事蹟,再反思一下這顯現和我們,聖母顯現後一個世紀的基督徒,有何關係。


聖母在花地瑪的第一次顯現是在1917年5月13日,之後這成為花地瑪聖母的紀念。然而,這一連串的顯現之前,天主特別安排了天使顯現給幾位牧童。

三位牧童,即路濟亞 (Lucia dos Sanctos,1907年生)、方濟各 (Francisco Marto,1908年生) 和雅仙達 (Jactinta Marto,1910年生)在1916年的春天、夏天及秋天都遇到了超性的事情:和平天使的顯現。

和平天使在這個時間出現是很有意義的:當時正值第一次世界大戰,而花地瑪所屬的葡萄牙在不久前也正式加入了戰爭。

繼續閱讀

[圖片故事] 修生餐桌旁的樞機

在 Fr. Z 的網誌見到了這張相。這是 Fr. Z 收到修院的餐桌相片,相中柏克樞機 (Cardinal Burke) 在替修生們準備用餐。

17_05_09_Burke_02-768x510

柏克樞機為修生準備用餐 (Fr. Z’s Blog)

 

這令筆者想起,早前也有一張照片在網上流傳,就是陳日君樞機一個人在慈幼修院門口掃地。

近代的聖人都不斷提醒我們,要有這種以最大的愛德去完成身邊的小事情的德行。我們要改變世界,要靠的正正是這種愛德。

道明會士 Father Lawrence Lew 淺談攝影及「美」

以下是一名道明會士談攝影及美。 Father Lawrence Lew, O.P. 是一名網上頗活躍的道明會士,他替很多不同的禮儀拍照,將禮儀的美、信仰的美表達出來。

Father Lawrence OP!

攝影由一開始作為畫家的工具, camera obscura ,發展成一項獨立的藝術及紀錄工具,一直也在參與人類歷史的進程。攝影作為一項藝術,也受到不同的藝術思潮所影響。一如不同的藝術,自我表達成了藝術的主要論調。仿佛「美」已失卻了標準。

作為一名攝影人、作為一名天主教道明會神父, Father Lawrence Lew 在片中這樣說:

現代對藝術的理解似乎只關乎自我表達,但對藝術更古典的理解是要揭示「美」。

The modern understanding of the arts seems to all about self-expression, but the more classical understanding of the arts is to reveal beauty.

繼續閱讀